【星穿大时代】回二

    二

    地震在夜幕降临时突然降临。
    起初杨歌听见小喵家附近花盘倒是掉了一地,然后各家各户的人摸黑跑出来,挤满比较空旷的地方。
    没有光,有人点起火机,不过很快就熄了。
    那些跌伤了、踩伤了的逃难人群,逐渐安静下来,在漆黑之中默默地感受着晃动。
    然后月亮出来了,月光泼洒落下来,人们看到了泛起红光的城市轮廓,然后才察觉月亮变了颜色。
    暗红,像极了锈蚀的钢铁。
    有人惊呼起来:看啦,快看啦。
    很多人都不由抬起头,天空中一道亮白的弧光弹射而过,似惊鸿,更似利剑。
    一道,然后是许多道。
    开始它们划过浓厚的云层,接着它们划过楼层的顶部,惊慌的人们邹然安静下来,看着弧光逐渐接近遥远处这城市最高的建筑物。
    在期待和不希望之中,终于一道弧光划过,所有人齐齐发出一声兴奋扭曲的哀叹。
    击中啦!
    一道接一道,越来越多的弧光如鞭子一般无声无息的抽上视线内高耸的大楼、高塔,每下都引到看到的人群发出惊呼。
    弧光晃动,静悄悄的,貌似无害。
    远处被誉为这个城市商业标志的最高建筑却在暗红月色的光影里被切开,无法抑制的逐渐开始从顶部分解,一块块的向地面跌落。
    地震如帮凶般持续着,当那座高塔也开始分解时,有人在人群中哭起来,引的更多人一起哀嚎。
    弧光开始扩大它施虐的范围,如果从云下俯视整座城市,会发觉这些弧光由城市最高之处不断向外分解出更多的弧光。
    终于,有那么一道击中了杨歌他们所在小区的某一栋,白光映亮一张张惊恐的脸,心里充斥不安的人群瞬间炸开锅来。
    “快走,快走!”
    杨歌拉上小喵,没等他们跑起来,人群就冲散了他们。
    杨歌听见小喵在叫自己,奋力想往声音传来的方向挤,却被逃生的人流推向遥远的另一边。
    又是一道弧光击落。
    白光一闪而没,杨歌看到小喵惨白的脸,他能读出小喵在那个瞬间的口型:“杨歌”——他的名字。
    噗,小喵如奔流中溅开的一颗水泡,浮起即破灭,消没在人流里。
    杨歌吐出肺里的所有空气嘶喊,却根本听不见自己的声音。
    弧光切开的楼层开始缓缓向地面滑落,砖石飞溅,杨歌只觉额头被什么砸到,头随之一甩,顿时意识模糊。
    杨歌依稀感到自己没有倒下,后面的人在推,前面的人在挤,他乏力的夹在千余人中间,从小区流入街道,当人群混入更庞大的逃生人流时,他被抛到了路边的瓦砾中。
    耳边轰隆闷响连成一片,那是数不清的高楼正在坍塌,关于人所发出的一切声响都变得弱不可闻。
    杨歌就那么躺着,额头模糊。
    他无力的想:亏大了,白读了十几年书,却没了高考。
   
    ■■■
   
    地震在黎明前停了下来,天空早已不再有怪异的弧光闪动。
    这座庞大的都市如死去的野兽匍匐着,偶受伤的人跟在野猫野狗中,孤魂般的游荡。空旷的街道深处,偶尔有让人心悸的嘶吼,或者凄凉的哀嚎传来。
    一个战斗机飞行编队从城市低空掠过,刺耳的声波把杨歌唤醒。
    他发现此时自己被一块广告牌压着,努力挪了挪,勉强能挪出去,可一动手脚和胸口就一起在痛。
    杨歌花了超过半个小时,才把大半个身子挪出广告牌的缝隙,便再也无力挪动手脚。他懒得知道自己哪里受了伤,只能这样睁着眼睛躺着,像极了前一天从床上醒来时的模样。
    月球已经移动到了另外一边,他感到浑身冰凉,才发觉黎明迟迟没有来到。
    天空依旧是暗红的,唯一的变化似乎是周围的事物变得更加清晰,而不是仅仅只有一个轮廓。
    或许黎明已经来到了,杨歌想。
    他听到瓦砾翻动的声音,扭过头,一个满脸血污的中年男人怀抱着小孩缓慢从面前的街道上走过,男人的右肩锁骨下插着一根粗糙的木条,发黑的一端很尖。小孩手脚无力的垂落,杨歌看不清男人的表情,唯一所见的是他亦步亦趋的挪响城外的方向,最后在快要到街道尽头的地方跌倒,吓到旁边好奇的野猫纷纷逃散。
    地面微微晃动起来,几辆红色的消防车出现在路的一端。他们看到躺在地上的中年男人就停下车,车上跑下来几个人,围着看着一阵,留下两个人把他抬到路边,又把他抱着的那个小孩放在他身旁,重新跳上车开过来。
    车辆缓缓开来,杨歌好像以往跟郜凯满晴在路边发呆时看路上的车辆一样,默默的看着车队开了过去,然后又有一辆倒回来。
    车上跑下来一个戴着消费头盔的消防员,走到离杨歌两步远的地方才停住。
    杨歌看到线条柔软的脸。
    消防员的眼睛动动,杨歌眼睛也跟着动动,消防员问:“你还活着吧?”
    杨歌听出她是个女人,张了张嘴发觉喉咙干燥难以发声,只好点点头。
    消防员又说:“你傻呀,怎么不叫?我们差点就过去了。”
    杨歌眼神无辜的看着她。
    消防员没理他,回头叫了起来:“这人还活着,还活着!”然后走近开始检查伤势。
    杨歌的状况并不好,头上的伤口虽然已经结疤,但肋骨似乎被挤断也不知有没有伤到肺部,一边肩膀脱臼看起来怪怪的,而左腿还埋在一块广告牌下。
    “九朝汤臣,。”杨歌记下了上面的内容。
    消防员脱下缀有反光布条的帆布外套垫在杨歌身下,配合着跟来的队员把他抬起来,杨歌费力的扭头去看身后不远处的水景小区。
    女消防员似乎看出杨歌想说的话,晃了晃头说:“这条街我们巡查两天了,能救的都救走了。你要知道,这次地震并不猛烈,也没有多少人被埋在地下的……”
    两天?
    杨歌恍然,很快他又思索出了女消防员话里的意思:地震来的时候大多数人都有足够的时间跑到户外躲避,当弧光开始破坏建筑时,才出现大量的伤亡,而真正要命的却是黑暗中每个人的求生欲望。
    “城里的救援差不多结束了,我们要撤下去休整,还好发现了你。”
    女消防员陪同杨歌待在了车厢里,消防车发动,缓缓的向前行驶。
    杨歌看着后门窗口外逐渐远离的街景,他用手指拨弄裤袋里的手机,消防员告诉他,没用,除了无线电,什么通讯暂时都无法使用。杨歌就放弃了,他不敢去想小喵,他怕想起那个面容凄白的女孩再次呼喊自己名字;他也不敢去想老妈,想郜凯,想那个从检票口消失的背影。
    后窗在消防车的颠簸中慢慢蒙上薄霜,杨歌隐约看到窗外有白色的雪花飘落下来。
   
    ■■■
   
    杨歌被安置在市区外一片临时搭建的避难所里,这里多是受伤需要休养的伤员。
    医生再次确认了杨歌的伤势,脱臼的手臂已经接上,骨折的地方也固定好了。输液补充后,杨歌勉强可以说话,他要过自己的手机,一遍遍的拨打仅有的那几个号码,直到没电,然后就彻夜彻夜躺在床上发呆。
    同住医患帐篷里的人还有不少,大多显得很轻松,听他们谈论后杨歌才知道,这次灾难并不仅仅是这座城市,也不是某一个地区,某一个省市,在同一时间全国都发生了相似的事情。
    有个伤了颈椎的开始感慨不知道外国如何,当别的人言之凿凿的说肯定也没跑时,那人则露出失望的表情。
    他说:“我小姨子在国外,还说能走了去那边躲躲。”
    大多人都露出幸灾乐祸的表情,接着开始谈论道听途说的各种消息。
    某个双腿被截肢的病友说:我看八成是跟美国打仗了,大家都发射了核弹头,都以核捆绑为战略手段的各国,瞬间被摧毁个遍。
    隔壁床脑袋缠得跟粽子那人反驳道,没看见蘑菇云吧,就看见闪电了,有什么核弹能在头顶爆炸还专炸大楼的?我看过了,大多是百米左右的楼层被削掉,那切口,跟刀切似的。
    没腿的又说:我不信,你没看好些天没出太阳了么?白天晚上都暗红暗红的,还都在下雪——这是核冬天来了啊。
    粽子说:你就吹吧,我从南都过来半路上出事的,那地方多平啊,一望无垠,根本没瞧见啥炸弹,就看见天摇地动,那白光跟下刀子似的到处落,等你腿好了,你自个去看,那片平地割得跟他妈狗啃过一样。
    没腿的急了:我抽你耳光信不信!
    粽子忙说:没看见,口误口误。
    那小姨子在国外的人接过话头:会不会是海啸?我小时候经历过一次,几十层楼那么高……
    但谁都没理他,那人又缩了回去。
    杨歌隔壁床那吊着半个胳膊的接着说:我看是挨陨石撞了,以前不是有电影拍过吗?弄不好这次真落到他们美国去了……
    没腿的也跟着应和:有可能,有可能。
    粽子却又反对,陨石要落下来不可能没消息吧?你当那些天文学家都吃素的么,咱们都开始开发月球了,要有陨石撞击不知道准备了多少个备案。你事前见老美疏散了吗?宣传了吗?没有!在看看咱们这,多少天了?半个月有了吧?什么信没有,手机电视一样不同,进出都是武警交警,连个当兵的都没有……
    没腿的明显跟粽子对上了,不等他说完抢白道:你什么意思?有本事你说说看,是怎么回事。
    粽子一下没了声,左右看看,似乎绷带下的脸色变的谨慎起来,然后才小声说:知道为什么当初进城救灾的没什当兵的么?我听那些医生议论过,说当初一出事全调动到边境了,十有八九准备打仗……
    没腿的鼻子哼哼极其不屑:打仗?不说全球都受灾了吗?还跟谁打仗?外星人?
    粽子也不反驳,神秘兮兮的道:说不好。
    然后所有人都笑了起来,外国小姨子更是笑得站起来,用手托着脑袋往外走,边走边说:外星人,他妈的笑死我了,老子这就去撒泡尿淹死它们。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嘀咕?!
最新文章
豆瓣!?
最新留言
类别
搜寻栏
RSS连结
连结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