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穿大时代】回一

    一

    这个世界上有没有人能掌握自己的命运?
    杨歌睁着眼睛赖在床上。
    记得那天郜凯说有,卫满晴说没有。
    郜凯的理由硬邦邦的:有钱有地位的人就能!看人家美国总统,想打谁就打谁,还没人敢吱声。
    卫满晴对此嗤之以鼻:能控制别人不等于能掌握自己,地位再高,财富再多的人都有不得已的事情,历史上那些皇帝有几个能过自己想过的日子?
    郜凯说:他们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想吃什么就吃什么,命运就在他们手里啊。
    我跟你这饭桶说不清,满晴说,杨歌说说,他一定有不一样的想法,可他每次都不说出来。
    然后两人一起看着他,杨歌觉得姑娘长大以后眼睛怎么就都这么亮,小子却变得跟豺狼虎豹似的,一拍大腿:弃权。
    满晴说,杨歌,你知不知道你真的很像让人锤你扁你摧残你?说完满晴跟郜凯就一起动手。
    笑闹过后,满晴又说,她要搬家去南都了。
    那高考怎么办?郜凯问。
    满晴坏坏地眨了眨眼,不考了呗。
    郜凯也乐了,拍着杨歌的肩:哥要去当兵,去指挥千军万马。高考这独木桥,就你小子就陪着应小喵玩吧。
    然后他们俩齐齐的笑起来,让杨歌觉得好像被人抛弃了一般。
   
    唉,当时真该说点什么。
    杨歌在合上眼,在床上自言自语。   
   
    准确的说,应小喵的名字写作应小苗,是个嘴角像小猫一样翘翘的女孩,坐在杨歌班上第三排最右边的窗台下。
    可爱的女孩老被人小苗小苗的叫,叫着叫着也不知怎的就变成小喵,或许是小喵远比本名跟贴切她的性格。
    因为父亲的关系,杨歌给校刊写过一段时间天文学的稿子,后来老拖稿,主编校刊的老师就抓到同班的小喵来催他。
    那段时间,一到放学小喵就拖着杨歌写稿,空荡荡的教室里,小喵反坐在杨歌前边的位置上,好奇的看杨歌抓耳挠腮的好笑模样。
    后来,小喵就常把杨歌找出去,理由无非是买衣服买书,或者帮忙做一些发传单的小工作,然后小喵会请杨歌去蛋糕店吃她最喜欢的蛋糕。
    这些事杨歌跟郜凯满晴他们是从来不会去做的,他们只会猜拳请可乐,叼着四个圈蹲街边,要不就是跑到郊区,让满晴瞎指挥两个傻小子满荒地里找知了。
    如果没被满晴和她的姐妹们在街上撞见,估计杨歌根本不会跟人提起与小喵走得很近。
    嗯,只是很近。
    杨歌,你喜欢的是小喵吧?
    在跟郜凯独处的时候,郜凯曾经问过。
    杨歌说差不多吧。
    郜凯又问:那我喜欢满晴你没意见吧?
    你以为天下就满晴一个女生吗?杨歌用鼻子回答。
    郜凯叹了口气,说我知道我就知道,你装吧。
    那次后,两人默契的再也不谈起满晴。
    小喵于杨歌或许是美好,而满晴于杨歌他们三个,却是无可替代。
   
   
    他听见郜凯那大嗓门在楼下跟看门狗比谁大声,杨歌不乐意的滚下床。
    “干嘛,不知道明天我要去高考吗?”杨歌光着膀子出现在窗口。
    “杨歌,你下来,我有事跟你说。”
    “什么事,就这么说吧,哥忙着呢。”
    五月底晒得人心里发慌的太阳里,郜凯问他去不去送卫满晴,杨歌则在2楼窗台吊着嗓子跟楼下歪眉斜眼的跟他装傻。
    “卫满晴是谁啊?哥不认识!”
    把郜凯气得直踹他们院里那颗种歪了的胡杨,指着杨歌的小鼻子小眼骂。
    “有你的杨歌,满晴这一走看谁他妈还稀罕你。”
    杨歌拿花盘作势朝着郜凯砸去,想起这是满晴去年送的,就放了下来。
    “哥稀罕你呢。”
    呸!
    郜凯比出中指,懒得跟他废话,扶起车头也不回一头扎进被树木分成一段段的阳光里。
    看着好友似乎跟破山地有仇般的蹬车,杨歌吹了声口哨,回到屋里又看见枕边的手机,没来由的一阵心烦意乱。
    卫满晴在短信里说:杨歌,我要走了。你要不来送我,就再也见不到我了。
    杨歌想,小姑娘越来越会演戏了。
    老妈在阳台上摆弄置物架上种的各种蔬菜,客厅里放着也不知道重播了多少回的电视剧。
    “妈,我出去走走……”杨歌随便翻了件T恤套上。
    “嗯,去吧去吧。”老妈跟见不得自家儿子般埋头摆手,没等杨歌穿上鞋,又絮叨起来:“每年这五月底六月初我就觉得心慌,你外婆说是虚火,要我看多半是看到别人高考就想到你有朝一日也得过这关,唉,你今年要是考不上也别复读,绝了我这病根吧……”
    “随便,我……妈,给点钱。”杨歌根本不想听这些,正待出门,一摸兜里就剩块不会自己响的钢镚。
    “衣架我皮包里,多少自己拿。唉,你爸知道又该说我惯你了,也不知道你爸现在那是白天还是夜里,该不会忘了饭点又闹胃疼吧……”
    杨歌觉得自己妈原来也挺大方的,结果在挎包里翻了半天,总共就11块5毛,这才明白大人们永远都不会放松警惕。
    回头出门时杨歌跟他妈说:“妈,我爸在月亮上,天天吃兔子,哪天都是白天。”
   
    ■■■
   
    杨歌他爸真在月亮上待着,他妈说谁要让他下来跟要他命似的。
    杨歌就想不明白了,除了灰尘就是石头的地方有什么好的,真当月宫里有兔子肉吃呢。
    其实,满晴他们知道杨歌研究太空地质学的父亲能常驻月面地基时,那种惊讶和羡慕让杨歌得意了很久。等他们死缠烂打要杨歌送几块月面石时,杨歌又觉得友情实在是太廉价了。
    拿到杨歌找父亲要来的月面石时,满晴激动的眼睛里全是星星,郜凯更是直接宣誓要当航天兵,跟外星人死磕的那种。
    自己老爸都还得托老美的飞船来回地球,天知道有生之年会不会出现这个兵种。
    杨歌想到这里就暗自发笑,笑得坐他旁边的大姐以为他神经不正常,抱着包使劲往边上挪。
    正因为有个不着调不沾家的老爸,杨歌根本没什么特别的梦想,好长一段时间他都觉得,随便考个大学,然后在不远的地方找个工作,能每天回家吃老妈做的饭菜,继续跟卫满晴、郜凯这帮死党到处胡混就是最美好的人生。
    快到车站的时候,杨歌接到老妈的电话,老妈很高兴的跟他说,他们家老杨今天要回来了,早点回家一起吃饭。
    杨歌满口答应,没等挂了电话,就听见车站广播说到南京的磁悬浮检票了,赶紧顺着人流往检票口挤——他可没钱买月台票。
    可是还是晚了一步,站在候车厅门口只看见郜凯冲满晴的背影挥手。
    郜凯说,杨歌你真是王八蛋。
    杨歌满不在乎,我这不是来了吗?真要在检票口哭着笑着唱月台分手才开心啊?
    郜凯说,杨歌你他妈真傻是不是,咱们仨以后就得分开了。
    杨歌不说话,郜凯也没什么好说的,撂下他自己走了。
    离开车站,杨歌阴着脸,心情更差,好几辆公交在他面前停下,他都没上车的欲望。
    杨歌忽然很想见小喵,或许是走掉的那一个让他明白人生里很多东西都需要珍惜。
   
    小喵住在城西新修的一个小区里,那小区有个漂亮的水景花园,可花园里常年停满了车。
    杨歌就站在车堆边看着小喵奔奔跳跳从楼里跑出来。
    没等走到杨歌的面前小喵就咯咯咯的笑起来:找我干嘛。
    杨歌说:没事,就陪我走走吧。
    小喵说:好,可是只有一回儿,晚上我爸带我去吃大餐。想不想去,就不带你去。
    杨歌一指小区里的水池:大餐有什么稀罕的,走,哥带你抓鱼吃。
    小喵说:好啊,那水池里只有乌龟,等下你吃壳,我吃肉。
    他们就沿着花园里的石子小路慢慢的走,杨歌看到了水池里趴着不动的乌龟,到处找石子砸,小喵乐得在边上替他把风。
    可还是惊动了保安,两人赶紧跑到一边做出一脸茫然的表情,等保安满脸疑惑的往别处走去,两人又坐在路沿上偷笑。
    杨歌看到那些停的七零八落的车问小喵:住这里的都是有钱人吗?
    小喵说,还好吧。
    那你是有钱人吗?
    小喵说,我爸……还好吧。
    说完就很随意的指了辆车:这是我家保姆的。
    然后两人都笑起来,小喵告诉杨歌,你笑起来的样子很欠打。
    杨歌挠挠头,这得怪我爸。
    你爸做什么的啊?
    杨歌仰起头,看着提前出现在灰白暮色里的月亮:他在月亮上,我也不知道他做什么。
    小喵惊讶的张大眼睛,看看杨歌又看看月亮,最后还是回到杨歌身上。
    “你以后会不会也跑到月亮上不回来?”
    “我没跟你说过,我一点都不喜欢天文,也不喜欢月亮。”
    “没事的,漫天的星星那么多,你一定会找到你喜欢的那颗。”小喵抿起嘴,嘴角变得弯弯的。
    “啊,没发现今天的星星特别多。”
    杨歌不敢看小喵,只好看着天,夜晚在某个不被察觉的瞬间突然来临,一片很难得见到的星河撒满了天空。
    “不对,是停电了。”小喵四处看看,发觉了异常。
    杨歌努力辨认那些发光的碎粒,却怎么都分辨不出,他这才发现所有的星星都在摇晃。
    紧接着,地面也开始摇晃。
    刚开始附近的车辆同时离地,又齐齐落下,然后站在地上的人就好像被用力晃动。
    世界在黑暗中触碰了邪恶的跳蛋开关。
    小喵抱着头尖叫,杨歌试图拉着她站起来,根本使不上劲,紧跟着两人一起跌倒在路边。
    这时杨歌却想起那天满晴说的话,他忽然有了自己的看法。
    或许所有人的命运早已绑在了一起,谁也改变不了,谁也脱离不掉。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嘀咕?!
最新文章
豆瓣!?
最新留言
类别
搜寻栏
RSS连结
连结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