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仙劍譚 【002】

-003
士兵是永远不需要答案的。
张显志忘记了说着句话的人是谁,但是他忽然觉得能够做一个干什么都不用脑子的人,其实很幸福。
可是这是二排长牛学农正看着他。
曾经的二排长、现在的逃兵的牛学农在他的枪口下看着他。
他很清楚的听到嗡的一声,有个声音在他脑子里嚎叫:瘦排长骗了你!他骗你将枪口对准自己的战友!
张显志努力的想证明这一点,但是他根本记不起来瘦排长是没说过,还是自己刻意没有听。
驾驶班也是警卫排的驾驶班,苟小伟冲上来踢开掉落在旁的56步,樊班头则抱住张显志往掩体后拉,其他人仍旧盯着通往出口的过道。
“别过来,过来我就杀了她!”
看不见过道的转角处有个声音在喊,然后一个童声高声哭叫起来。
声音不是冲着这边,那便是对围剿的瘦排长等人喊的,堵截在出口的驾驶班紧张起来。
“没用的,没用的……哈哈哈哈,人怎么能打赢妖怪呢……”
瘫倒在空旷出口外的牛学农忽然笑起来,不用看就知道他的状况有多糟糕——左大腿刚刚被击穿,鲜血以肉眼可视的速度流失着,他的左肩塌下去拳头大的一块,他的胸前一片模糊,肮脏渗血的绷带在破烂的军装下一塌糊涂。
可是生命还顽强的驻留在他体内。
让他放声的大笑。
他这是怎么了!他这是怎么了!
张显志奋力的挣扎,却让跟上来的苟小伟一脚踹到墙根。
“别过来,别过来,我会杀了她的!”
那个声音依旧在嘶声力竭的喊道,语气中的疯狂让张显志觉得耳熟。
“那个……那个是……”瘫坐到墙根的张显志瞪着牛学农,手指摇晃,指向那个几近疯狂的声音。
“还能有谁?”牛学农软弱的说,“那是你班长的小老乡啊……”
那个懦弱的只会在吴卫国庇护下活着的小老乡?
惊慌冲击着张显志的大脑,让他无法思考。
“我的排,活着的,那个……快死的,这……”牛学农抬了抬右手食指,也只是右手食指。
他还没说完,就听见房后56步大响,那个活疯了的声音嘎然而止。
“我就知道没用,你们……都是狗日的……狗日的……狗日的……”牛学农似乎很想找个词来形容,却许久都无力说出口,只得缓缓的道:“那还有个小孩……”
没有人说话,张显志乘着集体失神的瞬间再次跑到牛学农的身边,跪在地上双手捧起他的头。
“怎么了,到底怎么了!”张显志看着牛学农那双越来越浑浊的眼睛喊道。
“妖怪啊,许胜就是妖怪啊,他吃了我的排,他吃了我的排!”
“谁是许胜?告诉我谁是许胜!”
“许胜是妖怪……他不是吃了你吗?你为什么还活着?”牛学农死死地盯着张显志,好像根本不认识他一样。
“谁是许胜!谁是许胜!”
回过神来的樊班头再次跑了过来,死活要把张显志拉开,张显志玩命似的仍旧让上扑,苟小伟跑过来,狠狠地一枪托砸在他的嘴上,这才让他安静了些。
过道那头有人嚷了句暗号,驾驶班收起枪,瘦排长带着人走出来。
“死没有?”瘦排长盯着躺在地上拼命喘气的牛学农明知故问道。
“还没,抓起来么?”樊班头回答着。
“不用。”
瘦排长抬了抬手,一颗手枪子弹准确的击中牛学农的眉心。跟在他身后的几个战士跑过来,拖起牛学农的尸体往平房区里拖去。
张显志想扑上去,却被早有准备的樊班头一把摁住,他还想挣扎,却听樊班头在他耳边低声说:“别闹我就告诉你谁是许胜。”
这句有魔力的话让张显志镇静下来。
“他怎么了?”瘦排长皱起眉头问。
“被那逃兵打了,想报仇呢。”樊班头敷衍着。
“是吗?”瘦排长扯扯脸颊的肌肉,目光在张显志脸上停了停,没说什么,挥挥手示意可以收队了。
樊班头把张显志丢给苟小伟和另外一人架起,沿着平房区外围往集合点走,没多久,就听见平房区内响起巨大的爆炸声。
气浪卷起各种垃圾砸在石棉瓦的屋顶上,稀里哗啦下雨一般。
“他们这是在爆破。”苟小伟低声在张显志耳根说,而张显志好像丢了魂似的仍由两人夹着。
“死了不该死的人,就要让死人顶罪,自古以来,没有例外……”
苟小伟说话一如既往的不着边际。
“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事,就要让活人闭嘴,自古以来,没有例外……”
苟小伟不着边际后一如既往的跑题。
“当兵的打仗,该死不该逃,到了哪里他们都会该死,自古以来,也没有例外……”
“二排长,该死!”张显志豁着牙含糊不清地说,“他不会逃,打老鹰山他带我班长冲了四次,挨了2枪没有逃。守荫河口,2个营的交趾人围攻他们排,六个小时打退八次进攻,没有逃……”
无法反驳,苟小伟低下头只觉得脸颊一阵火辣,他撒开手,叹了口气自顾自的说:“他们还胁持人质,累死了老百姓……”
“更该死!”张显志扯掉松动的牙齿,把满嘴带血的唾沫吐掉。
“我知道许胜是谁。”苟小伟自觉地愧对那颗脱落的犬齿,他环视了一圈,又看了看樊班头才道:“不光是我,这里的人都知道,包括你。”
“包括我?”
“对,你就是他招进来的。”
那个少校!
张显志记起了那张好似什么都无所谓的脸,那不像是一张吃进大腿胳膊的脸。
可他是牛学农嘴里吃人的妖怪,还吃没了一个排。
他疑惑了。
“我们就是许少校的警卫排。”不爱说话的樊班头,每次开口总让人意外,“许少校是军情处的,他无权指挥普通军事单位。”
“那他怎么能征召我?还派他的警卫排来杀人!”张显志反击樊班头对他上司的解释。
“任务需要,一个惊人的大任务。”樊班头兴致缺缺的说。
“什么狗屁任务能这样草菅人命?”似乎为了配合张显志,又一次的爆炸声在平房区里响起。
“一个你二排长那样的人也会做逃兵的任务。”樊班头说完彻底的闭上了嘴。

□ □ □

回程的时候,张显志一直很安静,他有太多的事情需要在这难得的时间里思考,而这不多的时间还包含着伤感和愤怒。
他认为蒲成城把他丢在警卫排是一个错误,如果他不在警卫排,他或许永远不会用枪管面对曾经的战友。
他也认为许胜招揽他到这支隶属军情处的队伍里是一个错误,如果他还在以前的团,他或许有机会拉住溃逃的牛学农。
他更加认为自己以退学相胁上前线是一个天大的错误,如果他不曾到来,这一切都将不会发生。
吴卫国一个多月前死了,牛学农今天死了,小老乡今天也死了,二排的人都死了,本来就剩下不多的一排呢?张显志不敢再想下去,他努力的让自己去思考许胜究竟在想什么,虽然他就在许胜的警卫排,但他到寨子以后就再也没有见过他。
他集结了一个连的精锐步兵,却有一个营的装甲部队;他修建了一个不存在的南疆寨子,却伪装成一处后勤医院;他派出了直属的警卫排,为得是消灭一支换防部队的逃兵,并且不惜造成平民伤亡——这说明他在保护一个天大的秘密,而这个秘密被牛学农发现,这个秘密让一个英雄排长吓得当了逃兵,让一个懦弱小兵发疯成了绑匪。
是什么东西让牛学农害怕的在临死的时候依然无法忘记?
妖怪……吃人的妖怪……
张显志觉得世界变得荒谬起来,许胜修建了一个看似被征作后勤医院的寨子,还放入了活生生的平民作为饵料,然后疯狂的改装攻击力或防御力特别强大的装甲车辆,还招来了一个连打没了建制也不会退却的老兵,为的是设计一个陷阱,歼灭一群吃人的妖怪……
或许应该是说是一种强大到简单人力无法对抗的怪物。
问题是这样的生物真的存在于这个世界上吗?
假如它们真在这南疆,它们千年来也从未出现在人前,既然不为人知,为什么又要刻意消灭它们呢?
还有二排。
是不是因为有了陷阱,还需要将野兽引入陷阱的引路人。
牛学农和他的二排,甚至他们连,他们团,从换防轮战的那刻起,命运就已经注定。
如果真的是这样……
张显志甚至开始怀疑这场发生在神武34年的第二次南疆战争的真实目的,我们真的是因为交趾人不遵守五年前的协约并不断挑衅疆界发动的战争吗?
张显志越发困惑了,而他似乎串上了所有的片段,却依旧无法接近真相,这荒唐的想法似乎已经是目前对这些已发生的事件最合乎逻辑的解释。
他感觉到巨大的阴谋正笼罩在整个南疆上,笼罩在不断换防轮战的百万神武军队头顶。
真正的高潮还远远没有开始。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嘀咕?!
最新文章
豆瓣!?
最新留言
类别
搜寻栏
RSS连结
连结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