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回

     初回 灭
    
    这是死亡的火,它从天上开始燃烧,将无限的苍穹烧穿。
    这是毁灭的光,它水泥森林中侵袭掠过,摧毁一切,粉碎一切。
    如果有地狱,那它早已被这火毁灭,即便有天堂,它早已坠落在这地上。
    这火,无可抵御,连时间都被它吞噬,整个世界在这一刻停止下来。
    除了,剑仙,游乃之。
    
    ※※※
    
    “雨泽,把你的本命法宝借给我!”
    火光中,游乃之手掐剑指踩在二楼教室的窗沿上,背对着教室喊道。
    仙剑穹宵在他身前死死顶住燎原之势袭来的毁灭之焰,三尺碧光在天地一色的火光中乱颤,剑身每一秒都悲鸣中龟裂。
    发生了什么?
    陆仁满脸血污的在狼籍的教室中站起来,摇摇欲倒。
    意识中仅剩有一点极亮的火在空中迸发,世界便一片空白。冲击前一秒,他下意识扑倒的游雨泽,此时瘫坐在一篷碎玻璃中,身下混杂着鲜血和尿液。
    身上隐隐有紫色光芒流淌,依稀像一件太过宽大而拖在地面上的水袖长袍。
    光芒越来越羸弱,游乃之的话她充耳未闻。
    她就那样坐着,面无血色,眼眶里空荡荡的只剩一片苍白。
    “没有时间了,没有时间了!雨泽,雨泽,你在哪里?快把你的紫绶衣给爸爸!”
    游乃之如忍受莫大痛苦般嘶吼着,无法回头的他看不到女儿的模样,更不敢有一丝松懈。
    整个人他衣衫散碎,像用油漆画在墙上的人影,干透了,片片的剥落。
    小腿、大腿、半个肩膀、一大块腰部、四分之一的头顶……
    终于,那把切开烈焰的仙剑断裂开来,碎片向后飞溅,陆仁来不及反应,就被碎片在锁骨的部位劈开恐怖的裂口,没有鲜血,没有痛楚。
    算了,我本来就是要死的。
    陆仁头脑麻木的想,小半个有胸向外敞开,他伸手想去扶,动作做了一半又放弃了。
    “上极无上,大罗玉清!渺渺劫韧,若亡若存。”
    窗前,游乃之的人影抖动,一篷交织各色的虹彩从他身后显现,咋地分开,变化出数件事物悬停在他的身周,随着他嘶吼般的吟诵,这些物什纷纷发出各色的宝光。
    游乃之好像整个人都轻松了下来,这块印在窗户上的人型拓印开始以之前数倍的速度崩溃,每崩溃一分,那些宝物的光芒就浑厚一点。
    残缺的仙剑也为之一震,堪堪再次顶住窗外的烈焰凶光。
   “看来始终还是不行的。”游乃之用陆仁熟悉的声调低声叹起来,
    “陆仁。”
    轻声一叹,却如炸雷入耳。
    陆仁浑身糠筛颤动,每一根尚存的神经都在剧烈抽动,无法开口,无法思索,莫名莫状眼泪便留了下来。
    “我需送你们走了……前路凶险未知,但也只能如此。”
    那个仅剩下一半的人影如此说。
    分散的宝物开始件件升起,在教室的空中盘旋,每盘旋一圈就有一件飞落掉进摔倒在昏迷众人的体内,消失不见。
    那最后的是件片状玉器,噗,化开成浓厚墨绿云烟,凝结成漆黑的水滴在陆仁的注视中落进他的头顶。
    整个世界开始晃动起来,炎热的风灌进屋内。
    “照顾好大家,照顾好雨泽,照顾好自己。”
    游乃之在世界上的最后一点残骸和仙剑穹宵一起从窗口跳了出去。
    “诸分灯毕时,需升坛宿启,虚无百千数,万重道气上,乃有阳间万物……”
    世间再无游剑仙。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嘀咕?!
最新文章
豆瓣!?
最新留言
类别
搜寻栏
RSS连结
连结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