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回 失去众神的大陆

     零回  失去众神的大陆
    
    辛格尔是在撞击中灭亡的,辛格尔也是在撞击中诞生的。
    这是命运。
    在辛格尔之中,曾经的主物质界是由艾坦和莫西鲁两块主要大陆,以及许多环岛构成的。这里还曾经是神祗和魔鬼们争夺的主要战场,这场自远古开始的战争漫长而艰难,并且一直缺少真正的胜利者出现。
    在某个时期,一个名为信仰的事物从混沌中苏醒。魔鬼们先发现了它,那时它还很弱小,没有人知道它有什么作用,魔鬼们轻易便放弃了它,以致它最终出现在诸神的阵营里。
    至高神将名为奉献的神格赋予了它,诸神中便拥有了信仰和奉献之神——萨埃斯。
    这名新的神祗感激至高神的馈赠,他便以父之名侍奉至高神,当他站在至高神身边的那一刻,至高神的光芒从他的身上普照大地。
    战斗的诸神在光芒中充满力量,魔鬼们却衰败不堪,不得不退回到炼狱深处修养。
    诸神终于获得了万年来的第一场胜利,和平第一次向那些还在陆地泥泞中蹒跚的种族们露出了微笑。在他们的欢呼和颂扬声中,诸神第一次莅临主物质界。
    这时萨埃斯向至高神建议:这场伟大的胜利许铭刻于天空之上,以震慑魔鬼,叫他们永不敢离开炼狱。
    至高神应允了他的提议,诸神便以云层为基石,用星尘做城墙,将永恒作为未来云中的宏伟神殿之名。
    接着,萨埃斯来到了地面上,向着那些曾被神光洗礼的人们说道,父神此举便是为了你们,你们要时刻抬头去仰视神殿,才能远离地底的魔鬼。矮人们擅长营造可让神殿坚固整洁,他便召来一万;精灵们技艺唯美可让神殿华美舒适,他便召一万;人类擅长书写记录可将万年战争写成书卷传扬,他便召来一万;巨人强壮高大若有他们守卫更显诸神神威,他召来一万。而那些更稀少的种族没有特别的特长,但为昭显诸神博爱,他也要召来一万。
    萨埃斯的意愿以神迹的方式传达给了各族:矮人们散落大陆边缘,他们用了五十年走遍大陆联系到所有的矮人,并立起矮人宗族大会,又由大会上的族长们带领族人,花上两百年凿出漫布大陆的地下通道将各个部落联通,这才组织出一万名最好的工匠。
    精灵们人口单薄,他们的城市主要坐落在南部的莫西鲁大陆上,艾坦少数的草原精灵无法满足神们的需要。要前往通向神殿的奥拉特美茨山山脉,必须渡过辽阔的银沙海。于是他们只能和同样为此烦恼的其他种族一起,派出人手试图用桥梁链接银沙海上的群岛,再设法凑集一万最好的技师。这跨越海洋的桥梁修到三百年的时候,仅仅抵达银沙海中最大的岛屿康吉尔苏克,前路还遥遥无期。
    人类有足够多的人,不管是艾坦还是莫西鲁,但他们往往寿命短暂,难以在极北的地方生存下来,最可悲的是神殿要求的学者通常并不年轻,每当即将凑够人数时总会有人老去死掉。因此,他们不得不派出人手协同精灵们和少数种族施工建桥,同时还要向北地修建城池。有了城池的保护,他们才能一边抵御严寒一边传播文字和知识。城池修了整整三百年后才将“冰岩堡”建到了奥拉特美茨山山脚下,当第四个百年开始时,学者们纷纷向冰岩堡聚集时,巨人们却点燃了反抗诸神的第一支烽火——因为他们努力了整整三百年,此时全族依旧只有不到千人。
    巨人是最早站在诸神一边的生物,他们骄傲、坚强、充满热情,他们是大地孕育的物种,只要站在大地上,大地便能给他们无穷的力量。因为是远古盟友的关系,诸神对他们毫无警惕,于是巨人们从奥拉特美茨山山顶爬上了云端的永恒胜利神殿。在抵达神殿的时候,他们开始攻击在那里监督施工的下位神。凡人是无法杀死神祗的,因此巨人们首先从他们那夺得武器,用神的武器杀死了神。
    虽然离开了大地,但在没有八大主神和至高神参战的情况下,巨人们的破坏力依旧无可抵御。几乎是顷刻,这座已经建设三百年的神殿便毁坏殆尽,同时还有无数的下位神祗在巨人的攻击下死去。
    好在神殿并不只有诸神,那里还聚集了在神魔战争中被俘获或投降的其他下界生物。其中第一个站出来阻止他们的是龙族——这起初是由魔鬼们制造的恐怖生物,在战争停止后成为了诸神的仆役,萨埃斯以永恒胜利之殿为许诺,应允它们在神殿完工后将获得彻底的自由。它们无法目睹巨人们毁掉自由的希望,于是站到了诸神的一边,而其他的炼狱生物则向着主物质界逃窜。
    龙族及时的挺身而出让神殿残余的诸神得以坚持到主神们的到来,当至高神的愤怒在自神界降临的时候,巨人们已然无法逃脱灭亡的命运。
    一场混战后,离开大地的巨人们被彻底灭绝,与之相对的是,诸神也遭受到了沉重的打击。最令诸神无法理解的是,没有一个巨人是因为受到魔鬼们的诱惑或者挑唆而来。
    萨埃斯并不是第一个回到神殿的主神,但却是最悲痛的一个,他承担起所有的过错,匍匐在至高神的脚下要求赎罪,而至高神原谅了他,责令他将巨人的背叛昭告于所有种族。于是萨埃斯带着巨人们的尸骸降临人间,在万众瞩目之中,将尸骸投入银沙海中,让他们无法回归大地。他又让精灵和人类一起施工,在那些填海的尸骸上修建桥梁,让背叛者们永世为人所践踏。最后,他再次以至高神的名义降下神谕,要所有的种族负担起重建神殿的任务。
    这次人类和精灵都不满起来,残酷嗜杀的炼狱生物重入世界已经引起不小的混乱,再次征召更是将战后辛苦建设起来的各族基石抽调一空,偶尔有人提起反抗,但诸神对巨人们的处置更让各族感到恐惧。
    这时,一个叫阿尔伯特的人类贤者出现了。他用尽大半生横跨两块大陆,亲睹世间各族的在苦难中挣扎的情景。然后他随着各族的队伍向奥拉特美茨山进发,在即将登上通往云中神殿阶梯之时,他站到了所有人的前面,挡住前路。
    贤者开始祈祷,诚恳的声音传到每一个神祗那里,神祗们好奇的从云上探出头来,看究竟是怎样的一位人物才有如此纯净和强大的心灵。
    贤者的祷文中,前一半充满歌颂,他颂扬自有世界起便在天界诞生的诸神:赞美至高神的威严,秩序和正义之神的信念,战斗和荣誉之神的勇猛,生命和怜悯之神的慈爱,知识和谦卑之神的卓识,艺术和牺牲之神的执着,奥法和意志之神的玄奥,灵魂和诚实之神的真实,信仰和奉献之神的忠诚。
    歌颂后,贤者对众神问道:“天上的神们啊,你们可曾记得为何与魔鬼而战?”
    “为秩序和正义。”秩序和正义之神康思德回答。
    “胜利和荣誉。”战斗和荣誉之神勒均说。
    “慈爱众生。”生命和怜悯之神婕瑞特波说。
    “脱离愚昧,文明理智。”知识和谦卑之神塞勒忒斯说。
    “留住美,创造美。”艺术和牺牲之神霍普说。
    “超越,自我。”奥法和意志之神托瓦尔说。
    “为了彼此理解。”灵魂和诚实之神弗罗多伊德说。
    “一切为了父神的荣光。”萨埃斯得意的说。
    最后,至高神也开口道:“为了绝对的真理。”
    “天上的神们啊,你们已取得了辉煌的胜利,可为何世间秩序和正义荡然无存?为何混乱的杀戮处处可见?为何众生承受如此多的苦难?你们看看下界,那里可有文明?那里可有艺术?哪里能体现自我?哪里能容得下彼此理解?”贤者在主神们的威压中摇摇欲坠,他却不依不饶的继续对众神发问。
    “只有你!”
    他忽然抬起手指向那至高的存在。
    “你的光辉在大地上散播,无处不见。”
    萨埃斯深知自己的功绩,满脸洋洋自得的看向贤者。
    贤者却哭了起来,他望着那不可言状的至尊哭着问:“那绝对的真理找到了吗?”
    至高神沉默不语。
    “那么,诸神的胜利从何而来?这神殿为何存在?”
    永恒的神殿在这质问声中动摇起来,碎片开始掉落。
    诸神哑然,神光暗淡。萨埃斯却现出神身,站在云端咆哮:“卑微的生命,父神的胜利已是为你们指明了道路,难道你们还要求更多?你们自当遵循,勿须发问,感恩即可。”
    贤者对其怒目而视:“不问缘由,不辩真理,那和被魔鬼的奴役又有何分别?”
    “这是异端行径!”萨埃斯指着他高呼道。
    这呼喝声响彻云霄,连地底沉寂的魔鬼们也都被惊动。
    “萨埃斯,你这是堕落!”
    当阿尔伯特说出堕落二字时,萨埃斯的神光陡然消失,魔鬼们欢呼着从地狱伸出手来,要将他从云端拖落地面。
    萨埃斯望向诸神,表情悲哀无比:“救救我,父神。”
    他拽住云层的边缘,挣扎着向诸神伸出援手,他看向主神们,他们曾并肩作战,却只看到战斗和荣耀之神拔出了他的神剑,生命和怜悯之神在掩面抽泣。
    他又看向父神,那里空无一物。
    萨埃斯道:“在我的帮助下,你们才将魔鬼们赶回炼狱,现在你们却抛弃了我!”
    “因为你从不理解诸神和魔鬼之间战争的本质。”阿尔伯特说道,“这场延续万年的战争,并不是以毁灭和征服为准绳,谁强谁弱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神们需向魔鬼证明自己存在的必然,作为与之相悖的魔鬼则需要从反驳中获得存在的价值,战争远未到结束的时候,你的胜利只不过是这云上神殿的幻影而已。”
    贤者的话语声中,萨埃斯的悲鸣变成了愤怒,他不愿回到魔鬼那里去,可诸神也不接受他。
    至于世间……他想到一个绝妙的主意。
    萨埃斯掏出至高神放在他体内的神格,奉献在阴霾的太空中要闪烁,他把奉献狠狠的砸向冒出地面的魔鬼们,神圣的碎片引得魔鬼们争相躲避。
    他笑起来,指着地表说:“你们促使我诞生,却抛弃我,我要诅咒你们——若无生灵奉献,便永远无法离开炼狱。”
    说完他狠狠的看上云上的诸神,掏出心脏,在那里面还有名为信仰的事物在跳动,却让一把捏碎,撒到了云上。
    “你们将我唤醒并给予我一切,但也抛弃我,我要诅咒你们——若无生灵信仰,便永远无法俯视人间。”
    做完这一切以后,他再次看向齐聚奥拉特美茨山的各族,他把所有的神性聚集在一起,撞向这座世界支柱。
    “还有你们!卑微的生命,我要诅咒你们永远活在怀疑和猜忌之中,永远忍受欲望和贪婪之苦,再无这通天的道路,也无共同的语言,却需生生世世活在一起!”
    奥拉特美茨山在萨埃斯愤怒的诅咒声中拦腰折断,这一半倒向西南,还将艾坦推向莫西鲁。
    在艾坦和莫西鲁挤压的时候,整个世界如同末日一般——空中有星尘和奥拉特美茨山顶的冰岩坠落,地面层层破裂,岩浆从深不见底的裂缝中四溢而出。可怜的美丽的银沙海,整个海水都被掏空,如滔天巨浪从互相撞击的大陆上冲刷而过。
    没想到萨埃斯以存在和神格发动的诅咒如此恐怖,连目睹这一切的诸神都无法改变,他们只能将盘踞在山顶的各族剩余引上神殿的废墟,然后默默看着往日世界的毁灭。
    从日出再到日出这场浩劫仿佛永无宁日的持续着。
    这时,已经听不到魔鬼们的咆哮,萨埃斯的诅咒越来越明显,诸神们也面临离去。
    至高神再一次出现在各族的面前。
    “是我的失责,我将奉献给予了他,却并未告诉他奉献应该是给予所有人的。”至高神这样说着,听上去像一个刚刚失去孩子的父亲,“世界的规则已经改变,我想已是离开的时候了。”
    在至高神决定离去后,主神们毫无怨言的准备离开,但是婕瑞特波却站在诸神之外,她并不美丽,比起周围的女性下位神祗也不如。但是她却固执的不愿随众神回到神界。
    至高神向她怒道:“难道你也要背弃我吗?我的女儿。”
    婕瑞特波摇头说:“不是,我的父亲。您说您对于萨埃斯有失责,我就没有吗?看看这世界吧,它已经没有生机了。我想留下来为这个世界做一点什么。”
    至高神难以理解的看着她:“那你将失去现在的所有,包括神格和神性。”
    “我愿意。”主掌生命和怜悯的神回答他。
    至高神再不去看她,打开通往神界的大门,但更多的神祗却无动于衷。
    “我也将留下来,用我的一切陪伴她。”冲动的战斗之神说道。
    “世人也需要我的力量。”托瓦尔点亮了奥术和意志的神光,他先一步投身到了满目疮痍的世界里,那些仍在肆虐的熔岩连同烈火被他的力量剥离开,驱赶到了火、土两个元素界,飓风渐渐消失,海水开始退去。
    当海水和熔岩彻底退去,世界已完全改变。两块陆地彻底连接到了一起,倒塌的奥拉特美茨山变成了很跨大陆的山脉,大陆间的环岛消失不见,一块新的陆地从银沙海底升了上来,康吉尔苏克从岛屿变成了山峰,巨人的骸骨遍布沙地,日后被名为艾莫西鲁的银色沙漠第一次出现在了辛格尔世界。
    接着,在战神的陪伴下,女神在世界的上方化成光芒,树木草原开始重新铺满大地,海水中也有鱼类游动。
    弗罗多伊德也从云端跳下,在跳下前他对那些幸存的各族说:“或许你们在生时无法看见我,但请铭记在我的神格中灵魂和诚实是交织在一起的,这会帮你们找到新的通往诸神的道路。”
    最后,至高神面前只剩下秩序、艺术、知识三位力量并不是那么强大和明显的主神,他们也将随着至高神回归神界,在离去前他们纷纷来到各族前,留下诸神的祝福。
    相比另外两位不善言辞的同伴,塞勒忒斯作为代表向幸存者们告诫。
    “请别憎恨信仰,它并不是什么恶,否则魔鬼就不会驱逐它了。它只是有些摇摆不定而已——它能让世人团结,能让心灵解脱,但同时也会让人疯狂,让人无法认识自我。它本身毫无力量,却能让拥有者充满力量。这些都是需要你们自己去探索的,希望知识能让你们更理性的认识它。”
    塞勒忒斯很诚恳的说完,又换过另外一种毋庸置疑的语气。
    “秩序让我告诉你们,我们虽然不能再回主物质界,但萨埃斯的诅咒却提供了另一条通道,只要你们坚持正义的信念,他就能从神界将力量分给你们——当然,其他神祗也是这样的。”
    最后,他的语调转而忧郁起来,不用说,那是艺术之神的委托。
    “他让我告诉你们,追求艺术的道路是艰辛的,但是美却是永恒的。”
    说完后,诸神依次走入门里,只留下至高神独自面对世间仅有的生命。
    “你们中的智者或许能够预见,在我们离去之后,诸神与魔鬼的战争势必将以另一种方式继续下去。作为对你们的补偿,我允许你们执行自由意志,无论是诸神还是魔鬼。”至高神的话教人难以置信,当各族醒悟过来时,已经回到了地面上。
    “最后,请别辜负为此付出的孩子们。”这是至高神留在世界上的最后一句话。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嘀咕?!
最新文章
豆瓣!?
最新留言
类别
搜寻栏
RSS连结
连结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