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仙劍譚 【001】

    001
    直升机在天上兜着圈子,也不知道有多少圈,飞出多远,最后才在一处山坳的临时机场把他们丢下。
    山坳里很僻静,一辆装了小半的军卡等在那里,张显志他们爬上车刚好坐满,然后军卡跟着坐了少校的越野车继续出发。
    军卡在满是碎石的山路上颠簸,晃着晃着张显志就睡着了。
    等他醒来时,已经身在一个不知名的边陲小寨里。
    张显志拍打着脸颊让自己清醒过来,他看到了云彩在墨绿的山脊上包成团,夕阳则将它们映红。
    这是哪里?张显志觉得应该已经在国境内百里的地方了,这里远离前线、远离战火、远离血肉的生离死别,一切都很陌生却令他感到亲切。
    一个扎着武装带、自称蒲成城的上尉军官接管了他们,他说,这里驻防着一个连,而他就是这里的连长。
    “我叫蒲成城,从现在开始就是你们的连长。”蒲成城是个典型的基层军人,他的声音有力还有些倨傲,“现在朝廷和子民需要我们执行一项特殊任务,不要抱怨,这里还有一个连跟你们一样的军人。想一想你们为什么参军,为什么打仗,没有人比你们自己更清楚。”
    接着他点燃了那几张纸片,火光在夕阳下并不显眼。
    “现在,你们已经从我军战斗序列中消失。”
    士兵们盯着那张化成飞灰的纸,有些失神。张显志眼皮跳了跳,他记起有那么个等着一帮子老兵、特长兵、以及残兵去做的任务,要命的任务……
    蒲成城撒开手,烧没的纸灰四下飘散。
    “我说了,不要抱怨。”
   
    □ □ □
   
    他们开始向寨子里走去。
    来到镇子里他才发现,那些早前看来好像房屋的地方,实际上都是伪装后的简陋建筑,用竹子、泥土、茅草搭就的空架子房屋。
    这些架子沿着这片山脚雨林里的缓坡组成一个貌似庞大的南方寨子,真正的营房、仓库散落在这些木架子和草棚子之中,他们沿着穿过寨子里的土路走着,每走到一个住人的地方,蒲成城就会安排队伍里的某个人进去。
    靠近寨子的中心,开始有关卡出现,关卡的包围中是一座灰色水泥修建的三层小楼,门口竖着国旗和红十字旗。张显志在楼道上看到有白衣绿帽的护士军医走动,似乎那是个战区医院。可是没有伤员出现,他想应该是刚建好还没有启用的缘故。
    医院外还围着一些平房,他又发现许多七八岁的男孩子在道路两旁嬉闹,不少主妇模样的妇女提着菜篮、衣物跟蒲成城打招呼,他甚至还看到了一群挺着大肚皮的孕妇走过。这里的人大多不似本地人,相比之下他们的脸颊更为丰润,他们的皮肤更为白皙。
    经过的哨卡认真的核对蒲成城的证件,因此他们走的很慢,张显志看了一阵总觉的这里少了什么。
    穿过中心区,张显志开始看到隐藏在棚屋里的装甲车辆——国产62式坦克、改装了的59式坦克、63式履带装甲,以及越往里走越出现的多的美制M113装甲运兵车。这些轻型装甲车辆大多都经过改装,但改装的极不对称,有些加装了高射炮、双机关枪的高杀伤车载武器,而有些则连普通车载12.7毫米机枪都拆卸掉,还有些加装外挂装甲还嫌不够,又人为的焊接上各种倒刺、铁丝网什么的。
    工蚁一样的士兵在伪装建筑群里忙碌着,偶尔走过的巡逻队稀疏散落,这种阳光里和阳光外刻意且做作的差异让张显志觉得心头发毛,他想起了经过那间医院时忽略了什么。
    那里没有伤员,连病人都没有半个。
    这里将有一个连的士兵整训,这里隐藏了近一个营的装甲车辆,这里有一群与战争无关的妇孺,这里还隐藏了一个危险的任务。
    看着路边的这些粗糙建筑,张显志感觉不到什么才是真实的。
    以致蒲成城把他丢到隶属警卫排的驾驶班,驾驶班班老好人一样的班长给他安排了新装和住处,他还在怀疑,当明天一觉醒来时,自己还是会出现在那个硝烟尸臭的战场上。
    当他听到山寨里回荡的起床号时,他发现错了,平静安稳的生活在这个曾经热血的军校辍学生的身边触手可及。
    没有欢迎新兵的仪式,没有鼓舞士气的演说,没有写满激昂的报纸,没有早中晚三次的炮火问候,更没有一张张随时可能再也不能相见的面孔。这里的每一个人好像享受了数百年和平并且还能再享受数百年,平静、淡漠、有条不紊的做着自己的事情,他们甚至对张显志没有一丝好奇,好像他原本就该在这里。
    在这个新集体中,不爱说话的驾驶班长姓樊,26年的老兵,一脸的褶子全是在坦克车里烘焙出来的。
    睡张显志上铺的副驾驶叫苟小伟,29年来过南疆,34年又来,等了2个月等到了出击任务,一场战斗打完就被拉过来整训了。
    其他人偶尔也提起过,跟张显志差不多,打过了硬仗却没了战友,都是些运气不赖的孤家寡人。
    在感觉到熟悉了这里的人以后,张显志小心的和他们交流着意见,寡言的樊班头笑笑回避了说话,苟小伟胡乱扯着某次见过的漂亮护士,其他的人也是兴趣缺缺——张显志明白过来,他们都是经过淬炼的军人,他们真的如同蒲成城所说的那般“不要抱怨”,因为他们根本不需要答案。
    可是张显志却不同,他学习的是在战场上破解敌人的谜语,他习惯找到迷雾后的真相,就算真相一无是处,他也不愿意被蒙蔽。他像一只耗子一样,在寨子里晃荡,竖着耳朵偷听身边人聊天,但他始终没法再进入寨子中央——那里有平民,更有哨卡。
    没等他想出混进哨卡的办法,蒲成城说话了。
    他一说话,所有人都会忙碌的没有时间思考。
    随后差不多一个半月的时间里,因为蒲成城说要每个人“上马能跑,下马能战”,白天他们要在伪装的车库内教所有的人驾驶车辆,然后让别人教他们使用各种武器。还是因为蒲成城,他说“战斗没有白天和夜晚的区别”,于是到了晚上,所有人轮流驾驶这里的每一辆车辆在方圆五十里内穿梭。
    然后他们接到了第一个命令——协助附近的一支驻防部队搜捕逃兵。

    □ □ □
   
    警卫排在接到命令的第一时间出发,换装了实弹的士兵像猎犬一样奔了出去。
    每个真刀实弹在战场上待过的人都会想过逃跑,也就没有人愿意执行缉逃任务,所以这个任务仅属于警卫排。带队的是警卫排的高个排长,张显志在车上听到蒲成城给他们的指示是,允许无条件击毙目标。
    天知道这个“附近的驻防部队”有多远,他们去到来时的直升机场,等候在那里的直5根本没有停过油门。
    最后他们大摇大摆在神武朝最南部的小城寻了个小学操场降落,依旧是等候在那里的军卡将他们送到了目标所在地。
    这是某个工厂职工居住的平房区,前线阵地的推移让这里重新住进了平民,简单粗糙的规划把里面搞得四通八达,堆满生活垃圾的主要出口却只有两处。
    带队的是警卫排的瘦排长,脸颊深凹独留一双瞳子看着谁都觉得身上会痛。
    瘦排长跟驻防部队的一个大脖子营长听取情况,逃兵共有五个,几个小时前被人发现在这一片拿军用品换东西吃。住在里面的工人看到他们都带着伤,好心要送他们去医院,却被他们拿枪威胁。工人们以为是交趾特务渗透就打了起来,结果擦枪走火打死一个打伤四个,现在里面还扣押了十来个做人质。
    公安来了以后,他们还算冷静,通报了军事序列,那边查到驻防部队才发现是逃兵。
    “……56自动步、手榴弹都有,手枪不知道,还有水壶、军刺、帐篷什么的……没有,没有电台……他们只是要求见许胜,我们都不知道许胜是谁……”
    大脖子说话口音很重,瘦排长听的很仔细,还不断提问,张显志听见他反复问到逃兵们携带的物品、双方对话的内容。
    听完后,瘦排长看了看大脖子带来的地图,从贴身的口袋里取出一纸命令递给大脖子,然后要求接管现场并且要大脖子和驻防军将包围圈退后五百米。大脖子接过命令,很爽快的带人退开,瘦排长开始指挥来的人在平房区外架设火力点,带来的班用机枪和迫击炮都被架上了边缘房屋的屋顶,最后瘦排长将带来的人分成两组从左右出发,他自己挑了几个人大咧咧地好像搜山一样朝正中走了进去。
    驾驶班被安排到对面的出口阻截,樊班头似乎也不大紧张,把班里化成两拨人,搞了个三角火力就了事。
    瘦排长进去没多久就听到里面响了枪,交火很短暂,随着房头的火力点加入,逃兵们的枪声几乎就再也没有响过。
    张显志很紧张,他从没有试着把枪口和脑袋中的那些见识施展在自己人的身上,哪怕是曾经的自己人。苟小伟在他侧前方窝着,枪响以后他就不再瞄着出口,张显志甚至还看到樊班头打起了瞌睡,于是他开始祈祷警卫排的人枪法都跟平时训练时一样准,这样就轮不到他们动枪了。
    零星的枪声却离这边的出口越来越近,班用机枪很快停了下来,很快张显志他们听到在不远的屋后墙后有人撞到杂物的声音,接着是脚步声,喘息声,越来越近。
    苟小伟的枪已经端了起来,张显志也瞄着他肩头,樊班头还是眯着眼好像瞌睡一样。
    张显志闭着气数,1、2、3……
    一个黑影飞身蹿了出来,与此同时,苟小伟的枪响了。
    子弹带着巨大的势能击中还在半空中的人体,似乎枪比人慢了点,张显志看到那人的大腿先向着背后反折,然后才带动整个身体翻腾着摔了出去。
    没有人开第二枪,或许应该说没有人来得及再开枪,张显志便冲了出去,他端着枪站在阳光下,枪口指着被击倒的逃兵。
    “不许动!缴枪不杀!”
    “张……张显志!”被他阴影遮住脸的逃兵颤抖着说。
    “二、二排长?”
阳光下的张显志比逃兵颤抖的更厉害。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嘀咕?!
最新文章
豆瓣!?
最新留言
类别
搜寻栏
RSS连结
连结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