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二 小鬼啊,你四条腿

    回二 小鬼啊,你四条腿
   
    如果要说起万德华的法神之路是如何起步的,很多流传大陆的诗歌传记都认为,一代天骄万德华从小就天赋异禀,冥冥中选择法师这个伟大职业然后皓首穷经孜孜不倦凭借他过人的毅力和出类拔萃的想象力,一步步打下坚实的基础,最终成为法神的。
    但是万德华自己却不那样认为,他总是略带羞涩的颔首道:那要从我拿到黄棒子说起……
    什么?这不是山口山小说?
    对不起对不起,我马上回归正题。
    那么还是从“不小心泡到厄运女神本芭莎”的不知道是走运还是倒霉的宅男万德华,被贫乳老婆一脚踢到异界开始说起,毕竟这是个很正经很正经的异界小说,当然,作者是不会向读者剧透的,否则万德华和他的破烂军团一定会穿越时空杀人灭口。
    ……什么?什么破烂军团?你听错了,是燃烧军团吧。
    ……啊,我什么时候说过还有后宫种马,外加组建老婆骑士团大被同眠这档事?又不是山口山公会,搞这些干什么。
    幻觉,一定是幻觉,大家就当没听见,还是继续说万德华吧。
    ……
    当万德华醒来发现自己身处一个陌生的地方,这里伸手不见五指,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臭鸡蛋的味道。
    他摸索这周围,触觉告诉他都是泥土。
    万德华的第一个反应是:还好我没有幽闭恐惧症,接着才是思考自己在哪里,为什么在这里。
    可万德华什么都想不起,只记得自己的便宜老婆一脚把自己踢下床,就不省人事。
    活埋?
    万德华小心肝扑通乱跳,他知道本芭莎身边有四个半的黑衣保镖,那半个老头估计就是阿大。有这么多保镖的人,要活埋个宅男,容易得很。
    可是为什么啊?
    小万想不明白,难道是自己说她胸太平了?那又不是什么大事。
    虽然他也好大胸,但平点也没关系,大不了花钱隆点硅胶什么的。当时自己只是没想到如此动人的妹子,居然会贫乳,太失态了。
    难道是谋财害命?
    小万摇摇头,虽说自己也有点钱,但这便宜老婆在法律上根本不承认,能拿到什么钱呀?
    莫非我被人绑架了?
    真很有可能,搞不好劫匪现在已经打电话开始勒索,可不能让他们得逞。
    小万活动手脚,心说劫匪怕觉得这里安全,连手脚都没绑,就站起来摸着左侧的墙壁往前走。
    可越走越不对劲。
    先是发现前边有点火光,还没走过去就阵阵热浪,一条火红的熔岩河从他面前流过。
    “哇,岩浆啊,好热。”
    看来小万的心情不错,还有空说这么热的笑话,但他也不怎么奇怪,夏威夷嘛,天都这么热,随便找个火山洞看见熔岩河很正常的事。
    他又往别的方向走,走过一截,又看见前面有光。
    这次是冰寒刺骨,一条不冻的冰水河奔流而去,河底的岩石散发着蓝绿色萤光。
    小万乐呵呵去摸石头,一脚踏空险险抓住边上凸起的岩石才没跌入河中,但却看到沙石滑落河中,顿时裹上一层白霜,河水冲过,大块点的岩石寸寸碎裂。
    “好悬好悬。”
    小万的小心肝又开始扑腾,这等冰火两重天可是人间少见的,只得小心拾起块被河水冲上岸边的荧光石头。
    那石头入手冰凉,小万想了半天,最后还是咬牙脱下内裤把这块拳头大的石头兜起,像拎灯一样重新寻找出路。
    后面的事,看过第一回的人都知道了,小万走啊走啊,都不知道走了多久,又走了多远。几乎无声的环境里,四下一片漆黑,头上脚下都是不知道多厚的岩石泥土,焦躁不安侵袭了宅男快乐的心。
    “老婆,我错了!接我回家吧!”
    小万开始制造噪音,声音经过左右的洞壁反弹嗡嗡作响,折射着向遥远的深处传去,如同坠入深渊般,一去不返。
    “老婆,贫乳也没关系,我喜欢~~”
    他开始带着哭腔。
    “老婆,你再不来接我,我就跟你离婚!”
    凡是脑袋不清醒的男人都会用这招威胁女人,说出这话的小万已经又累又饿很不清醒了。
    “老婆,求求你来救我吧,要不我一辈子都不要见你了。”
    饥寒交迫外加身处无限黑暗的洞穴里,小万的声音颤抖着可怜着,开始决绝起来。
    “我恨你!”
    这是小万无力继续前行,发疯挠头时咒骂的话,然后他死劲撞墙,直到撞晕了自己。
   
    □
   
    沙滩椅还是要放在沙滩上才配得上这个称呼啊。
    当小万幽幽转醒过来时,看到眼前放着一张沙滩椅,傻乎乎的笑起来。
    “哈哈哈,我就知道这是个梦,这是个梦,我还在夏威夷,我还在火奴奴……”
    一边笑到落泪,小万翻过身。
    一张丑脸映入他的眼帘,但他没有被吓到——废话,身为一个宅,不看恐怖片也看科幻片吧?
    但小万还是不得不别过头,干呕一番。
    因为太丑了,实在是太丑了。
    那张脸是灰绿色的,头顶滚圆下巴尖削,几根杂毛在皱皱的皮肤上凸起,一双耳朵基本就长在脑后了,又尖又干像晒成干的驴耳朵,鼻子几乎没有,一张脸上就两个孔。
    最夸张的就是一双眼睛,大得出奇,占据了三分之一张脸,还眼仁多眼白少。
    “这谁吓人啊,也太不敬业了。以为做个外星人面具就能吓唬我?告诉你,我看过走进科学!你是吓不倒我的”,小万嘀咕着会不会是梦中的老婆真存在,一伸手想揭起那副不专业的面具。
    面具没有揭下,他躺在床上,连那张脸带整个人都给抓了起来。
    “妈呀,这是什么!巨头怪婴啊!”
    大眼睛大头下,连接的是一个萎缩的身体,一对瘦削的爪子,一双毛茸茸的腿。
    小万想都没想,就把那玩意丢了出去,闭着眼心中默念“是幻觉是幻觉”,却对一连串锅翻碗碎的动静充耳不闻。
    “好了,都是幻觉,吓不倒我的。”
    当他睁开眼睛坐起来,汗如雨下。
    床前密密麻麻黑漆漆的一片全是凑在一起的巨头怪婴,它们齐刷刷的盯着抬起头的小万。
    小万侧过头,它们像老鼠啃木头一样悉悉索索的议论起来。
    回头,都不说话。
    扭头,悉悉索索。
    回头,都不说话。
    扭头,悉悉索索。
    ……
    如此几番,小万有点明白,感情这群大耗子以为自己看不到它们就不知道他们在说话,虽然有够单纯,但议论这么久莫不是想把我杀来吃掉吧?
    怎么逃掉呢?
    借着墙壁上晃动的火把,小万打量着这个房间。
    很奇怪,矩形的空间里一张床横着放在底部,两侧的墙上挂了个火把,窗户黑麻麻的,隐约看得见外边也有光亮。
    墙角堆满了破烂的瓶瓶罐罐,一只老鼠精正努力的从里边爬出来。
    回过头发现,什么碧海蓝天沙滩椅,根本就是张破挂历,皱巴巴的糊在墙上。
    门呢?眼前一条出路全被老鼠精里外里给填满了,小万明白了,这不只是谁家不要的破公车被这群小妖怪给安了家啦,看样子自己今天是自古华山一条道——只能智取不能强冲。
    “好巧啊,大家开会呢?”
    怎么声音怪怪的?不管啦,逃命要紧,小万干笑着翻身下床。
    刷,一大片眼睛齐刷刷跟着小万下床。
    “都吃了么?”小万招呼着站起来。
    刷,一堆大脑袋又都抬了起来。
    “吃了再吃点?”
    小万向左,大脑袋向左。
    “没吃回家吃去?”
    小万向右,大脑袋向右。
    “妈的,你们有完没完,还要不要人逃命了?”
    小万无语,本来嘛,在这么多眼睛的注视下,想逃跑根本就是自己骗自己。一想到这里,小万肚子里的气一泻,心说这次怕要死在这里,一屁股就坐回床上。
    屁股挨床,这才发现原来还是张失传多年的钢丝床,坐上去小万不由用力颠了颠。
    真是怀念啊……可我就要被老鼠精给吃了。
    于是小万更加沮丧起来。
    不得不说,处于绝路的宅男比很多人都会自我安慰,所以真正破罐子破摔的小万哥,光棍的令人发指。
    “有水吗?喝的!”小万没好气的说,这群跟小时候被动物园狮子老虎看的老鼠精同样让他看得心烦意乱。
    老鼠精们愣了愣,小万又做了个喝水的动作,不顾小万还看着它们,叽叽喳喳议论起来。小万又比划了几次,很快有人从门外拖着个破钢盔跑了进来。
    看到破钢盔小万还没什么,他知道夏威夷当年也算战场,有几个钢盔很正常,也是渴急了,端起钢盔一口喝下去。
    凉水冰冷冰冷的,喝的小万浑身哆嗦,张口吐出一嘴锈渣,长出口气。
    “有吃的吗?吃的!”小万接着比划。
    这次动作复杂一些,老鼠精们接连拿来了破牙刷、过期洗面奶、黑漆漆的煤球,最靠谱的是一串刨光玉米的玉米棒。
    小万拿起玉米棒做了几个啃的姿势,老鼠精们才明白过来,这兄台是饿了。
    接着从人堆里跑出一个脑袋上顶了个大肿块的老鼠精,屁股后面拽了个盒字。
    看着这群小东西那什么都是又拖又拽的,小万知道自己忽略了什么,伸手摸摸背,好家伙,还不是一般的背有沟壑,相比自己昏迷这段时间没少受折腾。
    打开盒子,里面居然有半块披萨,顾不上是谁吃剩下来,又是从那里弄来的,三两口啃下肚,这才有了点底气。
    小万摸着肚子,入手细滑结实,心说奇怪了,我可爱的啤酒肚哪去了?
    来不及疑惑,头上顶着肿块的老鼠精,顺着小万的腿就爬到他膝盖上,冲着一群大眼望大眼的老鼠精们唧唧咋咋叫起来。
    也对,我吃饱了,该你们吃了吧……
    心如死灰的小万牙一咬,头一横,把眼一闭。
    “你们下手干净点,我怕疼。”
    唧唧喳,唧唧喳,叽叽叽叽……
    “来吧,我忍得住!”
    唧唧喳,唧唧喳,叽叽叽叽……
    “到底动不动手啊,要吃人也不带这样折磨的吧?”
    等了半晌,还是没见老鼠精们动手,小万悄悄真开眼——又是那张似曾相识的丑脸和水汪汪的大眼睛。
    “妈的,太丑了,能不能离我远点!”
    小万赶紧又闭上眼,条件反射的手一挥。
    又是一片锅砸倒瓶瓶碰翻碗的声音。
    唧唧喳,唧唧喳,叽叽叽叽……
    小万的脸上痒痒的。
    唧唧喳,唧唧喳,叽叽叽叽……
    真的好痒,小万咯咯咯笑起来,慢慢真开眼睛,还是那个丑脸。小万刚习惯性的抬手,这个顶着双倍的肿块的小东西连忙抱住头,小万叹了口气,算了,我都要死的人了,跟你较什么劲。
    说完又往床前看,黑漆漆一片的老鼠精不知道什么时候跑没影了。
    唧唧喳,唧唧喳唧唧……
    被打飞两次的丑东西独自在小万眼前上蹿下跳,好像做了什么好事正在邀功。
    看来这些妖精没想的那么坏,小万看着小东西心说,丑是丑了点,多看两眼还是挺可爱的,于是试探着把它从脚边抓了起来。
    小东西像只猫一样被捏着脖子后的皱皮,可怜兮兮的看着小万。
    “你们不吃我?”小万问。
    唧唧喳,唧唧喳唧唧,小东西一脸委屈。
    根本语言不通无法交流嘛,该不会是想把我养胖点再吃吧。
    小万叹了口气把它放到地上,小东西落地扯了扯小万的裤脚。
    “别闹。”
    可小东西不依不饶,还抬起另一只手指指外边,小万明白,感情人家也会比划,这是让自己出去看看。
    “出去就出去吧,让我看看这是什么地方?”
    小万跟着小东西走下车厢,差点一口气没提上来憋死在胸口。
    这是哪啊?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嘀咕?!
最新文章
豆瓣!?
最新留言
类别
搜寻栏
RSS连结
连结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