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穿大时代】回十五

    十五
   
    地球,上海港工地。
    杨歌撑着休息时间,坐在ER334履带上看着手机发愣。
    手机屏幕的中央是“无法连接”四个字。
    “还是没有信号啊。”
    这是当然的,地面基站跟信号塔都已经荒废,没有人修理,自然就不会有信号。
    杨妈现在也在上海港的工地里帮忙,基地的管理者并没有为难他们,而是主动的将杨妈安排进食堂临时帮厨。再过不久,专为满足上海港配给的种植工厂也将完工,杨歌想到时候再问问老妈愿意在哪里工作好。
    最好还是别劳累,让我养着多好啊。为此杨歌前几天特地去查了自己的工分,发现自己已经能够养活老妈。
    可是老妈不愿意,说她还没到要靠杨歌养的份,再说大家都不计酬劳的工作,自己说什么也不能闲着,杨歌也就只好随她去了。
    好在,最近上海港的基建已经开始,杨歌他们的住处也由棚屋区迁移到了城里的热暖一体房,空出来的棚屋则被新生不知道从那里又找来了更多的工人和居民再次填满。
    可是“闪电”能源工程做到一半的时候,忽然被宣布停工,杨歌他们被调去协助培训第二批120名驾驶员。
    那么供电怎么办?
    就在被勒令停工的当天,一艘拆除了武器的核动力航母,悄悄在上海港停靠。许久不见的李工带着曾经给杨歌他们做过培训的机甲教练过去,从航母上牵出许多管线,连接上准备多时的上海港供电机房。
    这就是董力所说的:“只要你们相信,它就是存在的。”
    商人董力再一次欺骗了所有人,而且又一次做的很完美。
    他让所有人都相信他能够制造闪电、利用闪电,可实际上他不能,他还是需要成本更加低廉,技术更加成熟的核能供电。
    杨歌开始怀疑,上海港究竟能不能建成,建成后真的是董力展示给他们看得模样么?
    说真的,杨歌一点都不想知道。
   
    “杨歌你没在车上啊,你妈找你,在休息区。”工友从管理处伸出头向他喊道。
    杨歌应着声,有些不情不愿的往休息区走,自从杨妈来了后,隔得近老跑来工地上看他,让杨歌觉得丢脸,说过几次,可杨妈还是我行我素。
    杨妈站在休息区的门口,看见儿子就跑了过来,杨歌见她搓着手的样子,问:“妈,你怎么不进去等我?”
    杨妈白了他一眼,“你不嫌我丢你脸了吗?”
    “可也不能在外边等啊。”杨歌一脸愧疚,“算我错了,你就当我没说过吧。”
    “这可是你说的。”
    见老妈露出得意的笑容,杨歌有种又上当的感觉,赶紧说:“有什么事?等晚上我回去再说不行吗?”
    “不行,有点急。”杨妈道,“你还记得咱们院那个刘阿姨吗?”
    “是不是他们家儿子是个瘸子的那家?”杨歌回忆着。
    “唉,他家儿子是车祸断的腿,比你小不了几岁。”杨妈很是同情,“今天我去咱们以前住的棚屋区遇见你刘阿姨了,棚屋现在外来人很多,乱得很,他们也是娘俩……”
    “唉,妈,这事你说了算就可以啊。”杨歌不明白为什么老妈现在老跟自己商量这些。
    “你知道他们家儿子腿不好,我怕你觉得一起住不方便……你没意见的话,再帮我想想给她儿子也寻个事做?”杨妈说着,好像顺口就把后半句带了出来。
    杨歌毕竟在他妈肚子里待过,他没顺口答应,反而问:“他儿子有什么特长?”
    “好像很会修东西,刘阿姨常跟我们这些邻居夸起,哦,还玩无线电,刘阿姨他们家老吴可是无线电工程师来着,还有还有,你让我回去再问问成不?”杨妈一边想一边说,大有杨歌不答应就不罢休的架势。
    杨歌没辙,只得答应给他去工程部问问。
    杨妈这才露出笑容:“我就知道你出息了,这事我可是给你刘阿姨拍了胸脯的,你尽快给我办好哦。”
    “别别,”杨歌连忙推托,“妈,我只是答应问问,你给别人说死了,万一办不成那多丢脸啊!”
    “那你办成啊。”杨妈说。
    “你儿子又不是市长又不是股东,什么都不是啊。”杨歌抱怨道。
    正巧机甲技术部的黄孝从休息室门口过,见杨歌娘俩在门口赌气就过来打圆场。
    杨妈抢着把话一说,黄孝一拍大腿,说就这事啊,公司早有准备了,这次来的人,都是从安置点动员过来的。跟杨歌他们不同,这些人都不是新生的人,新生就准备了一个招聘会,也有选才分流的意思。接着黄孝又说,既然有特长,等下就把那人直接带技术部来试试。
    杨妈还是有点不放心,问:“小黄,我说的那人腿脚可有点不方便。”
    黄孝道:“没事,来试试,不行我再给你送回去,招聘的工作多的去了,总有合适的吧。”
    杨妈说那行,拉着黄孝谢了又谢,还让他过去吃饭,说要做些海味,然后理都不理杨歌,自个走了。
    “小杨,你妈都会做什么好吃的?”黄孝看着杨妈的背影问。
    “食堂的豆芽汤就是她做的。”杨歌撂下话,回工地去了。
    黄孝默默脑袋:“我说怎么最近食堂的伙食变好了呢。”
   
    ■
   
    下午,杨妈领着刘阿姨跟她儿子吴庸就去技术部,托黄孝在技术部人缘不错,让负责维修的几个技术人员领着挨个问过一些问题,就把人留了下了。
    等杨歌下班回家,就发现两居室的房间里连床和行李都已经收拾好了,杨妈跟刘阿姨在厨房进进出出准备在家开小灶。
    没多久,黄孝拎了瓶酒也跑了过来。
    一进门,满屋夹着鲜香味的水蒸气就把黄孝给吓了一跳。
    “阿姨这做什么好吃的呢?”
    “做火锅呢。”杨歌接过酒替忙碌的两人回答道,“你也别期待太多,我妈不在食堂帮忙么,指不定捡的什么残羹剩饭回来。”
    “这孩子怎么张口就是瞎话!什么残羹剩饭,你等下别吃得了。”
    杨妈听见门声,也穿着围裙跑出来,跟黄孝客气了一番,又道:“小黄吃得辣不?今天食堂剩下的鱼虾挺多的,我要了些回来,咱们吃火锅,你要吃辣,我就给你捣点辣椒芥末什么的。”
    黄孝连说不用不用,就吃鲜味的。
    上海港工地这边,因为新生前期在各处都有修建种植工厂的关系,肉禽食堂里还是有的吃,水产就要贫乏很多。据说公司有组织船只出海捕捞,可洋流都几乎消失的如今,出海的成本跟从浮冰下捕捞的收获相比,差距折实有些大,就连食堂也只是偶尔能供上一餐。
    等众人坐上桌,黄孝看见备好的有鱼块、虾仁、海带、白菜、猪肉丸子这些常见的,另外还有一盘用水泡出来的香菇跟干竹笋让黄孝有些意外。
    杨歌也看见了这两样干货,“这是刘阿姨带来的吧?”
    杨妈点点头,拉着有些不愿说话的刘阿姨说:“是啊,一直都没舍得吃呢。”
    “这也太……太……太不好意思了。”黄孝实在不知道如何表达,只得搓着手越发局促起来。
    “黄工啊,你别客气,我们家小吴的事还得多谢你。”刘阿姨斟酌道。
    “别谢我,是你们家小吴自己有能耐,我也就递个话。”说着黄孝做了个垂涎的表情,“我老听杨歌说阿姨的饭做得好吃,老没机会来蹭饭,这次是你们上我当了。”
    两位大妈都给黄孝逗乐了,坐轮椅上的吴庸也跟着在边上笑。
    “吃吧,我看你今天是怎么撑死的。”杨歌直接把锅里的大半个鱼头挑到黄孝碗里。
    “混小子,那还没熟呢!”杨妈赶紧又给拿回来,“先喝汤,先喝汤。”
    “我说杨歌怎么知道我爱吃鱼头,结果是没安好心啊。”黄孝笑着道,“杨歌去把我带来的那瓶黄酒开了,吃火锅怎么能不喝酒呢?阿姨不介意吧?”
    杨妈跟刘阿姨纷纷摇头,刘阿姨还去找了四个杯子,除了自己给每人面前放了一个。
    虽说黄孝比杨歌大十来岁,但为人随和又能说会道,杨歌他们机甲的检修都得跟他们打交道,机甲班跟维修班关系一直很不错。
    “小黄以前是做什么的啊?”杨妈把菜品倒进锅里,随口问道。
    “做老师的。”黄孝挨个倒上酒。
    “是吗?我还不知道呢!是物理老师吧?”杨歌问。
    黄孝摇摇头,“这你就看走眼了,我管机房的。”
    “哦,现在都不能上网了,你也没用了。”杨歌想到读书的时候,上计算机课就是上网聊天玩游戏。
    “谁说没了?”黄孝笑道,还顺势看了看旁边闷头喝汤的吴庸。
    “网络还能用?你瞎吹,手机都没法用。”杨歌不信。
    “杨哥,黄老师说的没错。”吴庸抬起头说,“网络一直都能用,我们就是通过网络找过来的。”
    “不会吧。”杨歌下巴都要掉进碗里了,“你给我登个QQ试试?能上去我那90多个Q币全给你!”
    黄孝乐了:“人吴庸说的是无线网络,计算机网络和手机网络目前国内是瘫痪的。”
    “无线网络?就无线电台的那种啊!”杨歌恍然,广播和电视不是早就在播新闻了嘛。
    “实际上灾后最早开始恢复和交流信息的就是私人无线网络,当时不是安置点和避难营都都无法交流么,很多人就通过自制电台、车载电台到处广播,后来加入的人开始多起来,有人就自发的建立转发节点,交流的范围也随之扩大。”吴庸煞有介事的回答。
    “是啊,现在无线网络已经很庞大了,大家像以前使用互联网一样,成立了许多电台,做寻人啊、聊天啊、新闻交流啊什么的。”黄孝有些感慨的说,他戏谑的看着杨歌:“你那车上不是有么?我还以为你们驾驶员成天猫在车里都在用电台聊天呢。”
    “我又不是你们那些我在技术部的电耗子,我知道个屁。”杨歌不满道。
    “嘿嘿,其实今天这就有两个无线电台的站长。”黄孝充满笑意的跟吴庸对视一眼。
    “你,还有他?”杨歌对吴庸有些刮目相看。
    “其实我也是今天才知道。“黄孝很满意杨歌吃惊的表情,端起酒杯,跟在座的挨个碰着,“吴妈妈,吴庸真是个好小伙,他从一开始就不断的在电台里发布上海地区的寻人启示,还向很多人传授自制无线电的技术,你不知道我们在网络里怎么称呼他的。”
    “怎么称呼?”
    “如果我以前是老师,他就该是导师才对。”黄孝特意跟吴庸再次碰了碰杯,一口喝干,“他还提出接力传送的方案,这才让各地的电台联系起来,成为现在最广泛的信息交流平台。”
    “过讲了。”
    感受到母亲欣慰的眼神,未满15岁的吴庸有些脸红,而杨歌更是激动的拼命往他碗里扒拉。
    “嘿嘿,吴庸咱们以后可住一间房了,你怎么的也得教我两招吧。”
    吴庸只得看着碗里不断增加的鱼头不断点头。
    “对了,黄老师,最近我发现一个很奇怪的问题。”吃了一阵,吴庸忽然说,“记得我们以前讨论过的EME吗?”
    “什么是EME?”杨歌插嘴道。
    “EME就是,EARTH MOON EARTH,月球表面反射通讯。一般使用的无线电波都是在电离层传递,只能在直线范围传递。而EME则是以月球作为卫星,折射信号来实现大范围甚至跨国的传播。”黄孝停下筷子解释道,“但是对于民间的业务无线电爱好者来说,这项技术要求的设备更加专业,功率也更大,而且信号还相当不好,杂波也很多。”
    “嗯,效率和操作性就是我们讨论结果的瓶颈。”吴庸点点头,“但是最近好像有变化了,我好几次测试折射信号都很清晰,哪怕不用加放大器。最奇怪的是,在收取反射信号的时候,同时还有大量的微波信息,只不过我没有更多的设备和电力来做分析……”
    “慢着慢着,你一个一个的说。”黄孝对吴庸一次性提到多个问题,有些头大。
    “你是说,不知道什么原因,现在普通的EME已经可以实现?”
    吴庸点头。
    “而且还收到微波信号?”
    吴庸继续点头。
    “乖乖,不得了了。”黄孝激动的又搓起手来。
    “慢着慢着!”杨歌学着黄晓的语气,“EME我是知道了,可什么是微波信号?”
    “简单说,你用的手机使用的就是微波信号,明白吗?”
    “你是说手机能用了?”杨歌激动的就要掏出手机,黄孝连忙阻止他。
    “我是说信号,跟手机能用是两回事。”说完,黄孝陷入沉思中,吴庸也停下来看着他不知道想什么。
    就在杨歌跟两个妈妈继续吃也不是,说点什么也不是的时候,黄孝说话了。
    “我想可能是有人发射了同步卫星,而且还是公用的卫星。”
    “卫星?”吴庸有些意外。
    “对的,我估计你的信号是发射到了一颗与月球位置重叠的同步卫星上,不知道出于什么目的,这颗卫星反射了你的信号,而你收到的微波信号则是卫星本来的工作。”黄孝分析道。
    “这中机率未免太小了吧?”连不怎么懂的杨歌都提出了问题,要在地面上找准一颗卫星的位置,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是啊,我每次测试都隔了好些天,卫星不可能老在同样的位置吧。”吴庸也有点怀疑。
    “那会不会是新的星系对月球产生了影响?”黄孝皱起眉头,不过他又很快推翻了自己的判断,“可是你说是最近的事,之前又不是没有人试过啊。”
    “会不会是外星人干的?”杨歌插科打诨道。
    “很有可能。”黄孝很认真的回答。
    “呸!你说是我爸干的还差不多。”杨歌反驳道,“也不对啊,我爸不会干那种损人不利己的好人好事啊。”
    反倒是杨妈给了杨歌脑门一下,“不许乱说你爸。”
    杨歌吃瘪的表情让有些严肃的气氛再次愉悦起来,黄孝拿起杯子:“不想了,可能是有人做好事,咱们等下试试,能用就用上吧。”
   
   
    饭后,黄孝跟吴庸在屋里商量了很久,末了黄孝说他那边设备和零件都要比吴庸自己做的好很多,改天去他那边做些测试。
    黄孝走后,杨歌陪着老妈跟吴庸母子聊了好多灾后的情况,在大家都有点困意的时候,杨歌果断的提出要去睡觉,让开始伤感起来的谈话不得不中止。
    把吴庸扶到床上,杨歌有些不好意思的把考虑很久的事问出了口。
    “吴庸,你们无线网是不是可以找人啊?”
    吴庸点点头,说:“是的,最开始的目的就是这个。”
    杨歌说:“你能不能帮我也找两个人。”
    “没问题,”吴庸说,“可是现在不行,我的设备都没有装,黄老师也说不如直接跟他那边的机器一起调配,等一好我就给你问去,只要国内有节点的地方都能给你打听到。”
    看着吴庸非常有信心的样子,杨歌有些感动:“可我想找的人有点多。”
    “再多都可以啊,反正都是问嘛。”吴庸翻了个身,坐起来,“你给我说名字和基本信息,我写下来,明天去黄老师那边我就给你发。”
    杨歌想了想,说:“四个人,三女一男。最要紧的那人是个女的,叫楚云或者楚云儿,我没听清,大概跟你差不多大。另外两个女的都跟我一样大,一个叫卫满晴,一个叫黄小苗。”说着,他特地顿了顿等吴庸掏出小本写下来,然后才继续说:“那个男叫郜凯,我最好的朋友。”
    吴庸的笔忽然停住了。
    “郜凯?我知道他。”






这是下午开始写的,写到现在我居然开始写第十八章了,我好厉害,中间还出门一趟,外加打酱油若干小时。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嘀咕?!
最新文章
豆瓣!?
最新留言
类别
搜寻栏
RSS连结
连结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