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穿大时代】回十四

    十四
   
    不知道吴晋从哪里搞来的材料,那个功率增大卫星,实际上已经完工了。
    从设计上来看,这个不足300KG的东西,简陋的堪比东方红1号,但足够先进的新零件让它轻了许多。
    吴晋将它命名为“桂花1号”,大概是因为是在这个名叫“月桂”的基地诞生的原因,也有可能是吴晋很喜欢吃桂花糕。
    因为太阳能的不足,是桂花1号一直没有使用的最大原因,吴晋不得不找来基地的备用电池板将其补足,这使得原本就供电不足的基地生存系统,变得更加恶劣。
    吴晋说没有关系,等把桂花发射了就回去,基地还有一个返回舱留着。
    宇航服开始提示供电不足的时候,杨秉成没好意思去别人基地补充,只得打开集装箱分了几箱食物给他。
    吴晋连说够了,杨秉成觉得有些心酸,这个比自己小了近一轮的学者,远比自己更来得单纯。
    回去的路上,杨秉成向基地报备了在中国基地发现滞留人员的事情,小组的指挥问具体什么情况,杨秉成说是一傻子,怕下次没机会来,赖在那里做研究。
    然后杨秉成问,能不能代联系中国航天部方面沟通一下,指挥考虑了一下回答可以。
    他回到基地,特地在晚饭的时候,当着所有人的面把吴晋的事情说了一遍,佣兵里有人想说什么,却被他们的队长汉斯阻止了。
    感受到汉斯那怀疑的目光,杨秉成却放下心来,他觉得这样说开了,那些佣兵就不会动手。
    可是应该发生的事情还是会发生,只不过它选择的时机变得更加匪夷所思罢了。
   
    ■
   
    NASA是对哈勃七号寄予厚望的,这个目前人类最大的望远镜将是最有效探索新星系秘密的工具。
    美国国防部甚至还提出,在目前与外星文明接触进展不明的情况下,加快哈勃七号的部署,是美国的星系内战略防御最重要的一环。
    可以预计,建成后的哈勃七号将成为人类窥探不明善恶的邻居最好的手段。
    不过,哈勃七号的设计体积远超过它的前辈们,总重量达到24吨,这还是尽可能多的采用新材料减轻重量后的数字。
    当地球来到这个太阳能严重匮乏的星系以后,它的重量随着太阳能面板的成几何数字的增加,再次达到32吨的新高度。
    这也就注定了它在地面上完成组装后,再在太空轨道展开运行的困难程度,而太阳系时代地球建立的两座空间站,此时一个早已报废,另一个因为损毁修复遥遥无期,只能勉强作为中转站使用。
    因此,在月球基地进行哈勃七号的组装和发射成为必然的方式。
    为了让哈勃能够顺利进入轨道,杨秉成他们还需要搭建一个临时的发射架,和位于月球基地的监控中心。所幸,发射架在临近的“前沿”基地就有,将他们的逃生火箭发射架改造一下就可以使用,监控仪器则需要由美国相关的部门提供人员来控制,所以从正式开始组装哈勃七号一来,杨秉成跟小组的成员都有些焦头烂额,一手需要沟通,一手需要出苦力,剩下不管你有没有手,月面能源开发研究的前期准备工作也要进行。
    一时间,杨秉成忙得几乎快要忘记吴晋和他荒唐的小玩意,直到他听到吴晋的喘息声。
    月面基地“前沿”,联合小组正在同地面做哈勃七号发射问题的又一次研讨,杨秉成正忙里偷闲用电脑分析以前留下的和谐海地质资料,谢里尔跑进来打断了他。
    “杨!杨!那个中国人在49频道找你!”
    “哪个中国人?”
    杨秉成不情愿的把眼睛从超声波解析图上移开。
    “月球上除了你还有几个中国人,你不知道吗?”谢里尔没好气的回答,他不懂中文,可那人却没说中文以外的话,他们能听懂的只有杨秉成这三个发音。
    “知道了。”
    杨秉成抓起坐上的通讯器,他不知道吴晋这个时候找自己做什么,月球上没人听得懂汉语,别人不知道传回地球分析么?他觉得实在是难以搞清楚吴晋在想什么。
   
    喂!
    杨秉成?
    是我,吴晋么?
    对啊,哈,我成功了。
   
    成功了?杨秉成愣了愣才记起吴晋说的是他的月球卫星。
    “你发射了?”杨秉成问。
    “还没,哈,你要不要来看发射?哈哈,想来就快点,我没多少时间了。”
    因为不是内部线路,干扰很严重,杨秉成听得出吴晋在那边兴奋的有些接不上气。
    “可我手里有点事在忙。”杨秉成迟疑道,他对这个喜欢玩具的人好感不多。
    “那……那就算了吧。”吴晋很是遗憾。
    “要不你发射吧,然后赶紧跟地上联系,早点回去,你还有家人等着你呢。”杨秉成换了个耳朵放听筒,电流的干扰声似乎越来越大。
    吴晋好半天没有回答,杨秉成不知道是不是通讯中断,他忽然觉得有点内疚。
    “喂,你听到了吗?吴晋!”
    “听见了,耳朵都快聋了。不来就不来吧,我等下发射以后……以后就回去了……”吴晋有气无力的说。
    “那就好。”杨秉成第一次认同了吴晋的话,他又想了想道:“吴晋,如果你觉得不方便同国内联系,我这边可以代为给你联系一下,毕竟你下去那边什么情况也不知道,别掉到海里,到时候咱们只有在阴曹地府见了。”
    杨秉成难得的说了一个冷笑话,吴晋呵呵呵的笑起来,声音很难听。
    “说得对,那我就发射了,你来不了就听个响吧。”
    真空的宇宙空间里,哪里听得见响?杨秉成连吴晋按发射开关的声音都没有听见,但他好像看到了一个靠在巨大的落地窗,手持着遥控发射器,拿着对讲器发笑的男人。在他目光所及的窗外,是用隐隐可见的环形山作为衬托的发射架,一颗用三角形太阳能电池板做翅膀的卫星被安放在上面。
    那个男人对着对讲器煞有介事的倒数十秒,按下发射按钮。
    一只风筝在月球上放飞。
    风筝的尾部冒着火光,划出一道弧线,越来越高,知道变成一个小点。
    这时,那个小点真的在杨秉成的眼镜片上出现。
    就在正对着杨秉成办公室窗户的外面,拳头大的光点连接着幻想和现实从地平线上升起来。
    杨秉成呆住了,他没想到自己的办公室居然正对着那个基地。
    接着他抓着话筒也不管吴晋有没有中断联络,就大骂起来:
    “吴晋你混蛋王八蛋,我草泥马的缩头乌龟狗娘养的,你用逃生火箭把那玩具送上轨道了!”
    “哈哈哈,杨教授骂人了,哈哈哈,有人听见吗?杨教授骂人了!”
    吴晋竟然还在通讯的那段,他笑声依旧让杨秉成觉得难听。
    杨秉成怒不可恕,他对吴晋说,你给我等着,然后丢下话筒不管不顾的往车库跑去,他要过去好好教训一下这个肆意妄为的家伙,当着面狠狠揍他一顿。
    可看到宇航服的时候,杨秉成冷静了下来,他不能因为仅仅跟对方来自同一个国家就擅自驾驶月面车出去,要知道,现在连跟地球方面通讯一次都要攒好些天给电池充电。
    杨秉成叹了口气,想随他去吧,自己不过也是个有家难回的人。
    想着,杨秉成转身往回走,忽然他觉得不对,扭头从密封门上的玻璃往车库里看去。
    一辆、两辆、三辆……六辆……
    六辆!
    杨秉成抓起墙壁上的呼叫器。
    “谢里尔,谢里尔,你听到跟我快说话!”
    谢里尔刚在那边“嗯”了声,杨秉成立刻咆哮了起来。
    “七号车怎么不在了?谁出去了?”
    “你又不是不知道,汉斯他们出去从来不需要跟我们通报的……”谢里尔有些幽怨的回答。
    坏了,杨秉成这才明白,佣兵们从来就没有打算放过吴晋,无论他是否有制造威胁的能力,只要他留在月球的其他基地中,他就是威胁。
    宇航服第三遍气密性自检完毕,杨秉成连忙打开气密舱,空气呼地被抽了出去,杨秉成几乎是被扯进了车库。
    他单手飞快的把头盔面窗的折射度调节在一个比较舒服的数字,把应急箱扔到在车上,就把车开了出去。
    车库的门刚启动,控制室的问话就传到杨秉成的耳机里:“谁在驾驶2号车?是杨吗?为什么不通报?”
    杨秉成没有回答,他直接把月面车提到了极限速度,冲出车库。
    在低重力的月球表面,偶尔压上一块石头,就像要飞起来一般。
    千万别出事啊,杨秉成想,我还想骂他一顿呢。
   
    ■
   
    杨秉成驾驶的月面车在出门后差不多一个小时,看到了搭乘四名佣兵向基地返回的七号车。
    隔着漆黑的面窗,杨秉成也能感受到迎面而来的冷漠注视。
    两车没有丝毫迟疑的擦肩而过。
    没多久,杨秉成的通讯器响了,是汉斯那口音很重的美语。
    “杨教授,擅自离开基地是不对的。”
    杨秉成没有回答,他甚至在这个时候启动了为了拖拽重物而加装在月面车上的喷射器,月面车差一点就能离地。
    “……请你回话,杨教授。”
    汉斯换了个点对点的频道再次呼叫杨秉成。
    “……你要明白你的处境,杨,这样做对我们大家都是没有好处的。”
    “你这个屠夫。”杨秉成说。
    “感谢你的夸奖。”汉斯不带感情的回答,“我只是完成我的工作,从性质上来说,我们没什么不同。”
    “狗屁的没有什么不同,月球的开发权是属于全人类的,你居然在月球上杀人!还是一个根本不可能造成威胁的人。”杨秉成很愤怒。
    “原来你什么都不知道啊。”汉斯很遗憾。
    “什么不知道?我告诉你,你们杀死的是一个中国月球基地的留守人员,中国政府不会放过你们的!”
    “不,你错了。”汉斯说,“中国方面早已暂停了他们的月球计划,根本不会承认他们的月球基地还有人,如果有,只能是间谍,他甚至还准备……不,已经发射了武器。”
    “武器?为什么你还活着?”
    “或许他的枪法并不好。”汉斯回答。
    “我是不是还应该感谢你们的救命之恩?”杨秉成讥讽道。
    “谢谢,但是不用。保护你们的安全跟清除威胁一样,也是我们的工作。”汉斯毫不谦虚的说。
    “去你妈的。”杨秉成中止了通讯器。
   
    二个小时后,他抵达了基地“月桂”,他看到了发射那枚风筝的发射架。
    那枚断线的风筝早已关闭了发动机,在浩瀚的星海中迷失了身影。
    “吴晋,吴晋,你听到就快点说话,我给你送补给来了。”杨秉成提着应急包跳下车,切换着频道喊话,拼命的敲打基地入口的密封舱门。
    “月桂”如同它的名字一般,安静的像块石头。
    基地早已经从里面锁死,杨秉成不得不沿着基地的边缘,一边往里面张望,一边摸索入口。
    当他从观景的窗口前经过时,他看见了躺在地板上的吴晋。
    吴晋死了。
    他是穿着宇航服死去的,杨秉成看不到他的脸,也看不见他的伤口,只能看见在沾满了血迹的宇航服上,缠满了一圈又一圈的密封胶带。
    杨秉成闭上眼,曾经发生在这里的一幕幕似乎重现在他眼前:
    吴晋正安装准备发射的卫星。
    汉斯带着人驾驶月面车靠近。
    吴晋向他们挥手。
    他们向吴晋开枪。
    子弹从他身边滑过,一颗,两颗……
    短点射,长点射……
    看到子弹在发射架上擦出火花,脚边尘土飞扬,吴晋这才反应过来拼命向基地内逃跑。
    在他快要逃进基地时,一颗子弹击穿了他的腰部。
    他用手指塞住开始喷血的要害,急速分泌的肾上腺素让他感觉不到疼痛,他迈出一大步,躲进基地,从内封闭了所有入口。
    汉斯从望远镜内看到了全过程,他还是不放心,来到了基地前,就站在杨秉成此时的位置往里张望。
    吴晋到处翻箱倒柜,他找到了急救包,去脱不下宇航服,他看到一卷密封胶带,疯了似的往身上缠。
    他一定在想,他怎么可能会死。他是饿不死的、渴不死的、孤独不死的。
    看着观测窗内的情景,汉斯一定在想,他会死的,一定会的,很快,不是现在,就是下一分钟。
    这个时候,吴晋接通了杨秉成基地的通讯。
    “……想来就快点,我没多少时间了。”
    汉斯狠狠的将拳头砸在吴晋映上玻璃的影子。
    “……就听个响吧。”
    风筝就在汉斯的眼皮底下被发射,杨秉成仿佛听见吴晋在宇航服里得意的狂笑。
    “这到底是为了什么啊?”杨秉成叹息道。





14回,果然是14,龙套可以去领盒饭了。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嘀咕?!
最新文章
豆瓣!?
最新留言
类别
搜寻栏
RSS连结
连结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