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穿大时代】回十二

    十二
   
    因为一句偶然听到的话,杨秉成最近很紧张。
    他回到联合研究所已经快一周了,刚开始他很庆幸,当初的联合研究小组并没有抛弃他,而是在他提出申请以后,第一时间派人与国内联系,并且借调了美国与日本做材料贸易的货轮,专程把他接到日本,再由日本乘机前往小组位于NASA大楼的办公处。
    连续经历了三个国家不同的环境,杨秉成变得有些惝然若失,他后悔没有把妻子强行带到美国来,而仍由她留在国内四处寻访儿子的下落。
    在研究所的其他同事告诉杨秉成,灾难后月面研究所被迫中止了相当一段时间,留在月面基地和“远望”号空间站的人员都有不同程度的人员损失,尤其是空间站,除开几个正在修理紧急逃生舱的人以外,几乎无人幸免。但是他们观测到了,整个灾难发生的全过程。
    “简直太可怕了,当时他们在太阳的背面真好是欣赏日出的时候,空间站突然失去能源,许多舱门发生故障,很多人就是这个时候被吸进太空中的。那几个正巧在逃生舱里,赶紧手动关上舱门,回过头就发现太阳的光谱开始变化,每一种颜色都有出现,就好像看到极光波一样。”给他描述的是一个法国学者让·谢里尔,他们都叫他大鼻子。
    他坐在杨秉成面前手舞足蹈,仿佛当时他就在空间站里,而不是自己家中。
    “接着就看见地球两极——我说的是磁极,他们后来分析过地点,发生明显的空间坍塌。”
    “坍塌?不可能吧,那怎么可能!”杨秉成激动的站起来。
    “喂喂,杨,别那么吃惊好不好,我第一次听到也没觉得怎么样,我们还活着嘛。”谢里尔连忙双手虚按。“地球就变成了一个面包圈,这个时候他们看到的极光波充满了整个他们可以看到的宇宙空间,然后他们才发现太阳不见了。那种极光波一直在变换,整整持续了半个多小时,差不多就是我们经历弧光破坏的那段时间。”
    “这么说穿越是从地磁处的空间坍塌开始的,而不是轨道上出现的虫洞?我就说这么倒霉的事不可能落在地球身上吧。”杨秉成重新做回椅子上,他又想了想说:“不对,不应该是单纯空间坍塌,是高纬度空间的折叠现象,两极同步高纬度空间压缩的确有可能制造双通道虫洞,可地球却把自己从两极吸了进去,然后又在新的星系把自己吐了出来……”
    “所以流行最广泛的就是实验事故,可那两处早就完全毁坏,根本没有证据。”说完,谢里尔又挤挤眼:“杨,其实很多人都是这么认为的……其实我这里还有个小道消息。”
    “什么消息?”杨秉成问。
    “在灾难发生前,有一家公司到处征集物理学家做人造虫洞实验……”谢里尔神秘兮兮的说。
    “知道是哪个公司吗?”
    “不知道,就算知道现在只怕也破产了。”谢里尔摇摇头,“据说有相当一部分失踪的物理学家是那次实验的直接牺牲者。”
    杨秉成紧张起来:“看来是人祸的可能性很大啊,这消息都有些什么人知道?”
    谢里尔无所谓的耸耸肩,“很多人都知道,媒体也有长篇大论的分析,只不过都不清楚。反正事情都这样了,又不能回去,还能怎样?”
    杨秉成想也是,还是接受现实的好,然后他又问及研究所的情况。
    于是谢里尔变得一脸无奈:“你知道我们一直是几个大国在出资支持,现在到处都自顾不暇,还成天打外星人的主意,基本上是停滞状态。”
    “那么留在太空的那些人员呢?”
    “空间站的上次发生探测器就接回来了,月面基地的维生系统还能运作,什么时候回来就不好说了。”谢里尔说,“据说这次美国人并不准备重启研究计划,倒是有不少新能源公司想接手赞助。”
    “哦?看来很多人都盯上了月球资源了。”杨秉成不无感叹的说,“知道是那些公司么?”
    “还不是‘核能’、‘原子’、‘全美动力’这些跨国能源公司,据说还有家日本公司和你们中国公司在接洽。”
    “中国公司?”
    杨秉成很意外,他很想说这个时候中国已经没有公司了,但有想到自己在国内的遭遇,他不相信国内真的还有人在关注月面开发的研究。
    “好像叫泰什么的,你们国内不是重组商业组织么?你知道是哪家吗?”谢里尔问。
    杨秉成摇摇头:“我记不得国内十二家里面还有叫泰什么的,泰山倒是有一座。”
    “杨,你真逗。”谢里尔笑起来。
   
    又经过一个星期的准备和体检,NASA的负责人终于通知他们近期会有一个新的计划启动,消息灵通的谢里尔私下透露,他们这次全变成给NASA打工的了,他们委托联合月面研究所在月面重建“哈勃七号”太空望远镜,并且利用它自带的发射装置,把它发射到更高的地球轨道上去。这一次任务的报酬就是,将他们送到月球,并且接回滞留在那里的人员,而他们不再无偿提供关于联合月面研究所的一切需求。
    用谢里尔的话来说,NASA这次刻薄的行为是“典型的剥削行径”。对此,一同清点物资的杨秉成只能报以微笑。
    由于联合月面研究所的经费将全部由各个参与合作的能源公司接手,研究所的人员也开始有所变动,一些能源公司专属实验室的成员纷纷加入进来,同时被留在月面研究所的学者都与能源公司签署了一份研究成果获利后的分成合同,商业气息第一次笼罩这个曾经目标崇高的科学组织。
    在清点的过程中,杨秉成甚至从登月物资中发现了一整箱武器和弹药,他把这些武器摔在公司派来的联络员面前,质问他们。
    “告诉我,在月球上是有怪兽还是外星人!”
    面对杨秉成的愤怒,联络员表情奇怪的看着他:“你还不知道我们发现这个星系有外星人了吗?”
    “那你就用地球上的武器去对付可以在宇宙巡航的外星人?你当外星人跟你都是猪头三么?”杨秉成骂道。
    “虽然我不知道什么是猪头三,但未必外星人就不会被子弹射杀吧,更何况……”
    联络员欲言又止。
    “更何况什么?”
    “更何况上面不光有联合研究所的基地,还有日本人的、印度人的、俄国人的,以及你们中国人的。”联络员不带感情的回答。
    “还有我草泥马的资本家!”杨秉成用中文骂道。
    “那是一种叫羊驼的动物,”联络员微笑着,“我也懂一点中文。”
    就这样,登月的旅客里,多出一个装备到牙齿的十人战术小组,杨秉成不无恶意的打算把他们作为主要的苦力。
    新的东家在杨秉成他们登月前五天,租用了俄国人的火箭,分三次将此次维修基地和必要更换的设备以及大量补给投入月球,NASA的航天飞机也先期将哈勃七号的大部分配件投入月球,等美国人的航天飞机返回就会把装载他们的登月器送去,并且在那里接回已经快一年没有回家的研究人员。
    发射和登月都很顺利,他们检查了月面基地的损坏情况,情况并没有比想象中的那么差,基本循环系统还能使用,大型的植物园能够保持基本的氧气循环,只是基地的太阳能电池快要无法满足基地的运作,杨秉成他们计划架设更多的太阳能电池板,尽可能多得利用到这里微弱的太阳射线,否则在这次带来的燃料电池用完后,他们不得不提前回到地球。
    起初的几天,杨秉成他们轮流驾驶月面车去搜集散落在月球表面的集装箱,倒是他准备作为苦力的十人佣兵却不知所终。谢里尔说看到他们往印度人和日本人的基地去了,杨秉成知道,他没说中国基地是估计到自己的感情。
    此后,好几天杨秉成都密切关注着这些面带狰狞的屠夫们,于是那天杨秉成在植物园更换供电线路时,听到其中两人私下的议论,让他明白了这次佣兵团来到月球的目的。
    他们说:
    “……那个基地里还有一个人活着,要杀了他吗?”
   
    ■■■
   
    杨歌驾驶着编号ER334的工程机甲,他用手扶着挂在起重机上的黑色巨柱,让巨柱尽可能减小摆幅,然后将它插入脚边打好的深洞中。
    这个孔洞大概有1公里左右,这是第9个。
    在规划出来的近五平方公里的区域里,60个以这样的孔洞呈弧线形在靠近围墙的地方钻下。那些从海边开始修建的围墙,成一个圆形将这块海港旁的地区同外面的冰雪隔离开来,这就是未来上海港的隔热墙。
    搭建隔热墙的工作进行的很快,只要材料足够,杨哥他们操作机甲同常规建筑机械一起,每天可以把这些高20米的围墙修出500米远。
    因此,杨哥他们现在的任务就是在围墙修建好之前,在这些用金属环道扣装好了的孔洞插入巨大的合成石墨柱。
    这些石墨柱被分成很多段,每一段放进去一部分,杨哥他们就要将剩下的石墨柱接上,直到抵达距离孔洞不到一百米的地方。
    然后这些石墨柱的顶端将被固定在地面上,然后他们会在顶端撞上一个巨大的双层钢化玻璃罩,玻璃罩的另外一端是螺旋的金属管线外加无数好像散热片一样的东西,像是一个巨大的蜂巢一样。所有的蜂巢的顶端都有一个酷似稳压器的装置链接,一根高压电线将从那里一直连接到未来将会盖上的城市屋顶。
    这就是董力许诺的一个月解决地热源的计划,也是被其他公司理事批为超现实的计划,因为哪怕是董力本人对这项技术也仅仅停留在理论的认识上,根本不知道建设出来能否可行,但是他却显露出了无比的自信。
    整个计划的细节,连杨歌这些具体参与施工的人都不知道,直到一个月的期限到的那一天,董力带着几个工程师打扮的人过来,很是随意的从安装完的十余个设备中挑选了一台,然后将大量的线缆同用车拉来的控制设备连接在一起,然后他们又找了几台机甲,把一台临时的送水管在蜂巢的一头接好,另一端也接上了排水管道。
    当这些准备完毕以后,董力静静的再工地里等待着市长的大驾。
    几乎是快要到午饭时间,市长的座驾才出现在工地边缘,市长一边抱歉一边说选址太偏不好找。
    董力并不在意,假假询问了一下市长的意见,便示意一旁等候多时的工程师们可以开始测试了。
    他们打开带来的供电设备,整个蜂巢发出嗡嗡的鸣响,然后董力亲手推上控制台上的闸刀。
    咔嚓!
    一道闪电在双层钢化玻璃罩里闪过,整个工地都听见那声不大的脆响。
    “成功了!”董力身旁的工程师激动的说,而董力只是是点点头,仿佛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
    “这,这是什么?”市长看到工程师如此兴奋,摸不着头脑。
    “闪电。”董力回答道,他走到市长身前,“你可以去摸摸那附近的地面。”
    市长疑惑的走到装置下,蹲下去,试探着摸上地面。
    手心里一片温热。
    “热的?”
    市长越发的疑惑,在他看来,董力在这个装置中制造了一道闪电,然后地面就变热了。
    “可是这没用啊,董理事。你这是花能量制造地热,根本就是本末倒置,和城市能源供给没有关系啊!”
    董力保持着他一贯的微笑,摇了摇头,“如果市长没有看清楚,我们可以再来一次。”
    然后他们退到一旁,这一次是随行的工程师合上闸刀。
    “好像是有点不同。”脆响声过后,市长喃喃的说。
    似乎发现他不得要领,旁边陪同的工程师插嘴道:“这道闪电是从下自上的。”
    “对对,从下自上的……”市长忙不迭的补充道。
    “没错,这就是我的地热方案,我们让地表发出闪电,来产生地热,当所有的装置连接完毕后,只需要第一下启动的能源,这些设备就能以此重复产生闪电。”董力解释道。
    “可是为什么啊?”市长依旧不明白。
    “你知道静电吗?”接到董力眼神指示的工程师开始说明,“两个物体相互摩擦,获得或失去电子,这类的电荷即称为静电,当这些正电荷或是负电荷逐渐累积时,会与周围环境产生电位差,电荷若是经由放电路径而产生在不同电位之间移转现象,即称此为静电放电现象。同理,由于空气的流动,云层中水分子的摩擦使其形成大量电荷,最终产生的放电,就是我们所说的闪电。”
    “哦,那劈到地上的那是什么呢?”
    “那叫做雷,带电云层向地面异种电荷聚集地的放电过程。严格的说,刚才我们看到的并不是闪电,而应该称作是雷击。”工程师解释道,“市长先生应该知道,我们脚下的地壳是在运动的,不光如此,地球和整个宇宙都是在不停运动的。而有研究指出,地壳中有电子流动是形成地磁两极的原因,虽然还不能证实,不过我们可以确定的是,因为地壳的运动,在我们脚下10~15公里的范围内,每时每刻都有大量的电子流在运动。”
    “因此你们就抽取地壳的电?”市长问。
    “不,是捕获电子。”工程师纠正道,“我们向地下插入特别合成的巨大石墨柱,这些石墨柱的特性就是捕捉从它身上经过的电子,当电子聚集到一定程度,我们就在这个玻璃管的另外一端的导体上抽走一部分电子,在这个限制的空间内,电荷因为平衡的打破而产生转移,也就形成了雷击。”
    “这样你们就获得闪电的能量了。”市长一拍手掌乐道。
    董力和工程师互视一眼,会心的笑了起来。
    “并不完全是这样,我们现在还无法控制雷这么强烈的放电现象,暂时只能利用它形成的瞬间巨大电子流所产生的热量和对周围导体形成的感应电流,热自然会被传导进我们的城市,而产生的感应电压则会在整个生产区内形成闭合磁场,不断循环生成的磁场加以利用就能变成发电机组。可惜的是雷击的主要能量,只能任其消散。”董力说着,有些无奈的摊了摊手。
    董力说的很简单,实际上要将感应电流利用起来,还需要更复杂的技术,首先控制每台闪电生成器的功率恒定,对于目前的技术手段就是一个不小的挑战。   
    “不管怎么说,你成功了,恭喜你,董理事。”市长笑得合不拢嘴,他根本就不在乎这些设备是否真能奏效,这种不僭越、不为难的新能源也能算做他头上的光环。
    “哪里哪里,全靠市长你的鼎力支持,咱们也算同喜同喜。”董力友好的和市长握起手。
    当董力邀请市长去共进午餐的时候,杨歌和工友们也都停下工作,去休息区领取午餐,这个时候,廉工从相隔几十公里外的种植工厂打来电话。
    休息区的广播呼叫杨歌名字好一会,杨歌才反应过来叫的是自己,连忙就着豆芽汤把嘴里的饭菜咽下去,往工地值班室跑去。
    值班员把放了一阵的听筒递给他,杨歌刚“喂”了一声,就听见那边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他用有些颤抖的声音说:“妈,你等等,我下午就过来找你。”




哈哈,本来打算真用闪电那个东西的,但是自己太笨,说出来又不合理,干脆就下个套好了。
下一章准备狗血了。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嘀咕?!
最新文章
豆瓣!?
最新留言
类别
搜寻栏
RSS连结
连结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