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仙劍譚 【楔子 and 000】

楔子
    这一段话是不得不写,也是不得不让所有看的人事先都明了的内容。
    所有故事发生在一个架空的宇宙,架空的星球,架空的世界里面,跟现实无关,千万不要对号入座。
    为了方便阅读,西方世界的国度还是以美丽坚合众国、厄罗丝联邦一类称呼,但请不要联想。
    其他的以后想到了补充。
   
   
   
    -000
    生命是很奇怪的东西,从出生开始,便目的清楚、行动明确的迈向死亡。
    谁愿意为了死而活着?偏偏这又是绝对的事实——让人无法不沮丧。
    所幸生来死去之间总有些时间,有人长,有人短。
    于是好像张显志这种处于生死边缘的人有了些迷惑,他开始越来越想不明白,究竟自己是生下来便已经死去,还是要等彻底没有生命体征才算完成了生的过程。
    下一刻他便觉得这个问题不那么重要,从何而来、到哪里去这些问题根本不是他这样的卒子能够折腾明白的,再多少个不愿意,眼下弥漫着硝烟血腥的阵地上,他张显志还能站着迷惑,有的人则躺着了悟了答案。
   
    □ □ □
   
    老班长吴卫国歪靠在战壕沿上,一半在青黑的泥土上,一半在黄色的沙子里。
    张显志把他放平,似乎这样躺着的和站着的都能舒服一些。
    吴卫国的钢盔戴得有点偏,这跟他一贯严谨的内务不符。
    张显志给他正了几次都没法戴好,索性一把扯掉,然后老班长那刻板的脑子洒了他一腿、一身。
    张显志记得吴卫国是探头瞄坡下的时候没声的,当时他的小老乡在战壕被冲锋的敌军吓得哆嗦,吴卫国说怕个逑,看我给你点个名,然后就探了个头,他绿色的军装在黄色沙化的弹坑边缘,是那么的明显。
    山头阵地的攻防打了一回合又一回合,张显志都忘了这是第几次交火时的事了,苏斯提供给交趾人的沙化弹把战壕弄得如狗啃过的一般,把南凉山炸的如同火焰山。这种能够将热带雨林变成沙漠的炮弹,用来摧毁土木工事是再好不过。
    不过交趾终究还是小国,打不来真正的军团会战,他们的炮兵阵地只要发炮,就会被雷达发现,接着就会被数倍的反击炮火淹没。
    所以交趾人通常会用一轮炮火将神武军阵地啃烂,然后撤掉火炮,让步兵冲击,让装备苏斯单兵武器的交趾军,在残破的工事里给装备落后的神武军制造出大量伤亡数字。
    张显志摇摇头,看着钢盔上挨在一起的两个眼,随手丢到还在放炮洞里抱腿哆嗦的小老乡跟前。
    小老乡使劲抽了几下腿,晕了,看得二排长牛学农逗得直笑。
    一排三班跟二排挨得最近,张显志也不怵他,走过去把他嘴上的烟抢过塞到自己嘴里,刷拉刷拉的跟吴卫国留下来的56式那枪栓较劲。
    牛学农也不和他计较,靠着坑道跟他打趣:“吴卫国死逑了,你要不来我们二排混?”
    “不来,他死了我就是班长了。”张显志从牛学农跟前顺了个弹夹,比划着装上,又叹道:“一样是56,自动的跟半自动的区别咋这么大呢?”
    “狗屁,你们班就剩你跟那歇菜的东西了,要过来我也匀个有兵的班长给你,我还有77式呢。”牛学农摸出烟来,给左右同样靠着休息的战士丢了几根,自己才又叼上。
    “在哪不是保家卫国?”张显志看他半天摸不到火,露出一脸坏笑:“你们排又没了几个班?”
    “1个半。”
    牛学农低着脸,把身上的几个兜翻了又翻,“狗日的,交趾狗攻坚能力这么强,咱们打出来又不攻过去,老是守着围着想吃别人,迟早都得打光。”
    “你懂个逑,上兵伐谋,咱们是自卫反击,又不攻城略地的,消灭敌人有生力量才是根本。”张显志道。
    “扯淡吧你,28年西北拱卫门户,29年西南反击宵小,这都33年了,鞑子跟交趾都血流成河了,消停了吗?”牛学农干脆不找火了,叼着没点的烟拿后脑磕着泥土。
    “打到现在,还有多少人还记得为什么打这么一仗?”
    “不是就等着我参军,然后得胜归来么?”张显志把抽没了的烟屁股递过去,却被牛学农一把拍掉。
    “还嫌填的人命不够……你说你,大好的军校不读,非得跑前线来,吃饱了撑的吧!”
    牛学农说完忽然想起什么,跑到旁边摆放尸体的地方翻了翻,扬着烟火又跑回来:“我就记得这小子有,真还有藏了包烟……”
    “你们在这边打得热闹,不知道国内多热闹。首辅邓大人说要打出一百年的太平,又三天两头见报纸上推进百里、歼敌逾万的,学校里一帮哥们觉得在不上来一辈子都没仗打了,才跟着别人跑到系上去闹。”说着,张显志耸耸肩,“结果一帮子人全被放到前面来了,不知道还能见着几个……”
    张显志尽量让自己说的平淡点,但词句依旧有些伤感,其实,自他猫在放炮洞里躲避炮火的时候,就已经揪着领子刮自己耳光。
    没有人搭腔,因为他提到了一个大家都不愿意面对的事实,事实像瘟疫一样蔓延,很快一整条防线都没了人声。
    牛学农哼哼了几下,终究也是没说什么,低着头划亮了火柴往嘴边送。
    一股子乱风自山脚陡然升起,火柴在跟香烟零距离的地方不争气的灭了。
    轰鸣声里,一架从没在前线见过的直升机从阵地上掠过,卷得坑道里黄沙飞舞。
    有人开始嚷嚷补给来了,满目疮痍的阵地上呼地冒出许多人头又是鼓掌又是挥手,其实没有人觉得自己真的缺的是补给。
    “狗日的,”牛学农撑起半个身子张望了一圈,嘴里不干不净的骂起来:“怎么还有这么多人啊,反冲锋的时候也没见这些欠日的冒头……”
    张显志翻翻白眼,打起抱不平:“你不想活,还不许别人活么?再说先前打的时候,别人也没少打。”
    牛学农没接他的话,反而站起身冲着后边骂道:“他娘的,预备队的呢?怎么还不上来!老子的班长还在地上躺着呢!”
   
    □ □ □
   
    后来,预备队没等上来,团长的命令先下来了——所有减员一半的班到团部集合。
    早晨战斗前下了场小雨,上阵地的道路泥泞,张显志跟一群被下了枪的士兵列着队,站在团部前的稀泥里。
    团长带着督军和一群没见过的人走过来,那些人极不习惯一脚深一脚浅的走在这样的泥里,刚走到队前,不少人就开始躬下腰用草叶竹片什么的刮军靴上的泥浆。
    张显志看到其中有一个人把背挺直,走到在路边的岩石上跺了跺,就像做了一个标准立正动作便除去了鞋底的泥浆,丝毫不让人觉得刻意。
    这个人是个少校,军衔不高,却很打眼,团长说话就对着他。
    团长说,按你的要求,减员过半的、还能打的都在这里了。团督军也跟着附和,是啊是啊,都是百战余生的老兵了。
    而几个连长则死死盯着这群几乎可以说是散兵的人嚎叫着:上级挑选精兵执行特别任务,哪个不想去的乘早滚蛋,部队不养无用的人。
    从队头看到队尾,那个少校似乎没什么意见,倒是跟在他身旁的一个穿常服的中年人跑去跟他说了几句。张显志这才注意到,来的人中还有个平民——或许是个官,因为那气质不凡的少校很看重他的意见。
    也不知道中年人跟少校说了些什么,少校有些不乐意的找过团长。团长则很快他把几个连长招呼到跟前说了几句,几个连长风风火火的跑进队列中,把张显志在内的七八个人挑选出来,解散了其他人。
    然后他们带着少校一行人挨个介绍这几个人:
    “这个是火力手,重武器都会使,还很懂保养……”
    “这个枪法很准,换防前在西北战场杀敌战绩就一直是全团前列……”
    “这个是枪榴弹、40火箭、60炮的好手……”
    然后他们在张显志面前停了下来,连长说,这个是装甲学院的,也是一路打过来。
    少校好奇的打量张显志:“装甲工程学院?哪个专业?上过车吗?”
    “报告,指挥自动化专业,差一年结业,59、62都开过。”张显志仰起头回望道。
    “怎么没去装甲部队?”少校又问道。
    “前线装甲部队不多,我们又是自行休学的,所以……”张显志说得有些不好意思。
    少校似乎并不介意,反而点点头,没等张显志闹明白是什么意思,他又走向了下一个人。
    最后,少校只要了张显志跟另外三个人,没有再给他与在这里结识的几个朋友再见的机会,直接带上了那架飞越阵地的直升机上。
    在直升机上,还有五个跟他们差不多的士兵。
    少校最后一个登上直升机,他拍了拍驾驶员的肩膀喊着:“够了,回去吧。”
    直升机轰鸣着起飞,不断拔高,很快整个守卫了半个月的山头阵地第一次将自己的全貌显露在张显志眼前。
    层峦叠嶂的雨林山头,被一块块圆形的弹坑割裂,每个弹坑就是一片雨林中的沙漠。
    张显志想,如果再打半个月,这里会不会就没有这个山头了?等到打完仗,是不是这里又是一片沙漠?
    张显志又想,这会亏了,刚当上的班长就跑没影了。
    直升机在阵地上还没盘旋半圈,他看到一长列绿色的卡车缓慢的从北方的山路上爬来,他更加的觉得沮丧,因为好多人都可以回家了。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嘀咕?!
最新文章
豆瓣!?
最新留言
类别
搜寻栏
RSS连结
连结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