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穿大时代】回十一

    十一
   
    地球穿越后第二百七十天,安置点的限制令,终于在有限的电视网络中得到解除的通知。
    当然,通知的内容与限制令无关,电视通报中只是要求各地首先抢修室内种植工厂设施,要求尽快回复粮食生产。同时将由中央下派重建工作小组进入大型重工业、资源开采行业做彻底重建前的资源生产储备工作,加上已经开放的铁路运输和公路运输行业,限制令基本上算是名存实亡。
    在通知中,还特别强调,在灾后经济和生产未完成重建以前,全国将启用临时的资源计划分配机制,所有工作以重建家园为目标,并且将严厉打击一切有企图的破坏行为。
    与此同时,由中科院和各研究所联合组成的重建科技顾问团,将组织一次全国范围内的新城重建选址工作,与之配合的将是新组建成立的国内十二家超大型民营集团重建筹备会。他们将勘探出十二处地热资源丰富的新城址,国内所有的居民将就近迁徙到新城,并参与到建设中。
    这些城市将以地热为主要利用资源,以半封闭的形式向都市圈提供热量,附议其他的发电设备,独立满足粮食生产、饮用水处理、污水处理、工业建设、商业发展等生存条件,并以容纳1.2~1.5亿人口居住为建设目标。
    在顾问团的选址标准通告中,还特别指出,不排除建设地下都市或海底都市的可能。
    新闻媒体还特别拿日本和美国的重建事例作为比较对象,日本的富士山新都市圈建设缓慢,美国还没有确定是否加入欧亚共同建设地热城市的生态圈计划。在资本主义国家还在为预算和设计草案争执不休的时候,我们已经开始用实际行动来自我救赎;当他们还将不切实际的希望寄托于外星文明的时候,我们已经开始重建文明。
    他们还称这次将是“新星系灾难”后,最大规模的重建工作,也是最大规模的人口迁徙和安置工作。
    这个时候,南疆和西北的战斗正直高潮,三国探测器至今无果,美国人按耐不住终于发射了第二颗探测器,月面研究所也在“重建哈勃”计划的影响下重新启动。值得一提的是,滞留在月面上得各国人员等到了快一年时间里的第一次轮换假期,哈勃7号的各部分组件正在由不断发射升空的火箭送入月球,杨秉成和他的同伴们将在月面完成望远镜主体的安装和调试,然后在将它送入更高的地球轨道,那时完成任务的他们才能进行别的研究。
    而杨歌呢?
    他终于见到了新上海城的重建工程,令杨歌高兴的是,这一次他将直接参与到整个计划中去。
   
    ■■■
   
    这是上海以东离海最近的地方,洋山港还维持着它大致的模样,东海大桥一如既往的延伸进海样深处,海面上不光浮着巨大的碎冰,还浮着百余艘巨大的集装箱货轮。
    在堆满了各种建材的港口里,有一块被特地清理出来的空地,董力就站在空地中唯一集装箱搭成的临时讲台上,用他充满热情的声音,向两千一百多即将投入上海重建计划的员工面前说着。
    “我不知道对于你们来说,重建上海代表着什么。但是对于我来说,这是一个考试,一个能否让我们继续生存在这片土地上的题目。”
    他没有振臂高呼,只是饱满的把每一个词都说的响亮。
    杨歌和两千多人安静的听着,此时的他已经跟四十三名成员,完成了第一期的驾驶培训。
    在过去的一个月时间里,他们被分组学习如何驾驶各种大型建筑机械,和那些操作惯了以往那些起重机、搅拌机的熟练工人相比,从未接受过驾驶培训的年轻人反而学习的更快。因为新的建筑机械,远远超过他们的想象。
    杨歌还记得,第一次进入洋山港的培训营时,他看到的是一台台用黄色和黑色漆装的古怪工程机械。
    如果不是看到这些机械上装备的巨大机械悬臂,杨歌甚至以为这些还是履带或者轮胎驱动的设备,只不过是卸掉武器的装甲车。
    “这就是机甲?不是太空站的工程车?”
    杨歌疑惑的左顾右盼,他发现其他人的眼里也透露着同样的迷茫。
    这些外表就跟方形盒子一样车辆,的确就是“新生”公司为重建工作所准备的工程机甲。从外观上看,它们甚至比杨歌它们以为的更加简单,镶有三面巨大玻璃的方形驾驶室,硬生生的接在配有履带或者轮胎的地盘上,然后再在重心偏后的连接处接上工程机械臂。说他们是建设太空站的工程车其实也不为过,但是这些工程机甲的性能却远超工程车,但是那些大小不一的三关节工程机械臂,在出力、灵活度、精确度上就不是工程车那简陋的机械臂可以相提并论。
    在驾驶室里,没有通常意义上的方向盘操作杆,而是启用了只在外骨骼装甲上有应用到的动作捕捉系统。当工人们进入驾驶室后会坐在一具半开放的人型装甲上,整个手臂需要放到这些密布动作感应器上,就好像将手插入了一支巨大的机械手里。当工人握住顶部的握把后启动系统,手臂就将被固定,工人如何移动手臂外面的工程机械臂会同步响应相同的动作,而在感应器前端的握把则是控制机械臂手部的细微动做,比如抓起、松开、扭动、扶掌等等。工人的脚下还设有两个踏板,用以控制机甲整体的前后左右移动。
    这些以液压、轴承、管线为骨肉,以合金装甲板为体肤的机甲,不光能通过更换拥有不同建筑设备的手部来完成各种作业,还能通过简单的人工智能系统让其重复扑捉到得轨迹运动。举例来说,你只要做了一个挖掘的动作,那么你只需要变更位置,在按一个叫重复操作的按钮,机械就能完成同样的动作。这样一来,机甲驾驶员的体力消耗也会相应减少。
    但是当杨歌他们结束理论培训,坐上机甲时才发现要操纵好这些铁家伙有多么困难,每一个动作你必须经过考虑后,慢慢的做出来,绝不能急躁也不能太快,否则假如机械手的制动跟不上,手臂就会借惯性挥动出去,巨大的力量很容易造成建筑破坏和伤害到他人。其次是眼手配合与脚手配合,在驾驶室里,你并不能观看到周围全部的环境,你必须移动到相应的位置,才能做动作,虽然各个方向都有距离探测器,车内也有人工智能的提示,但是如果不熟练还是会发生碰撞或者擦挂。最后是,你不得不学会如何连接各种动作,这样会有效提高你的工作效率,这些工程机甲还是通过燃料电池和柴油发动机来提供动力的,节约和高效将是在资源匮乏的世界走得更远的前提。
    当杨歌他们了解了自己能够用这些机械做什么以后,所有培训的重点变成了只有一个,就是培训员们反复提到的一个词,安全。
    昂贵的机械,珍贵的生命,以及代表未来的建筑工作,每一样都是不能失去的。
    就是这样,含杨歌在内的四十三名建筑机甲技师在培训的头一个月内就集体减轻体重斤十斤,虽然动作捕捉系统也有辅助动力,但是毕竟也是上百斤的金属,每天上下挥舞做各种精密的动作达到十小时,每个走出驾驶室的人都是一身汗迹。当第二个月的培训结束后,杨歌惊讶的发现,原本还有些单薄的身材,此时已经变得结实起来,只是跟每一个缺乏日照的人一样,显露出病态的苍白。
    培训完成,然后“新生”的人来问他们是否愿意参加重建上海计划,所有人欣然加入。
    杨歌问“新生”的工作人员,自己是不是算加入“新生”公司了,工作人员只是笑没说话。
    其实,培训出来的机甲技师自然都是“新生”的员工。杨歌因为未满十八岁,又是在灾后比较曲折意外的加入工程建设中,连廉永盛都避开不谈杨歌身份归属的问题,准备拖到杨歌满十八岁后或者大规模员工续约的时候再说,毕竟现在灾后新的经济体系还没有建立起来,“新生”跟国内大多数重建工程一样都是以类似工分的方式在计算劳动所得。
    跟很多自愿加入重建队伍的人一样,杨歌自己对此也没有什么怨言,所以这事也就只能算是个小笑话。
   
    董力还在站在讲台上,他打开会场的巨大投影仪。
    新上海城的结构概念图出现在众人眼前,一个设计师模样的人上去此时接过话筒,接着三维动画将新上海城拆分成地下、地上两个构成部分向工人们讲解。
    通过李工的讲解,杨歌才明白,在新生公司的计划中,新上海市将不再是商业城市,也不是聚居点,而将成为一个集海港、空港、陆地运输终点站为一体的物资枢纽城市。整个上海城区将向东迁移50公里,整个都市圈只有以前的三分之一不到,城市功能将非常集中,简单直接的规划显露着人们已经开始主动的适应这个新时代。设计师说,因为生态圈进入冬眠状态,洋流趋于稳定,新上海可能有一部分将修建到海面上,海港将是今后上海城的主要功能。
    “那么旧上海怎么办?”有人在人群中喊。
    他似乎问出了所有人的心声。
    董力从不知如何回答的设计师手中拿回话筒,他说:“我们不会放弃旧上海的,但我们现在必须让它安眠,等到我们有能力让它恢复原貌的时候,我们再去唤醒它吧!我说的是恢复原貌。”
    很多人都沉默了,他们很明白,恢复原貌是一个近似荒谬的幻想。
    “你们认为不能吗?”董力从沉默中读出了他们的想法,“上海以前是什么?不过是个渔村。”
    “对呀,为什么上海就不能修在这里?”有人在人群中议论起来。
    “没错,重建上海是可以的,可是我们重建了上海,人们就会回来?失去了原有商业基础的上海城,只不过是一座空有骨架的残骸罢了。”董力认真的说着,他言语中固有的鼓惑力显露无疑,“国内十二座超级都市圈已经确定了修建的大致区域,其中没有上海,也没有临近的地方。但我们谁都清楚,重建一座城市需要多么庞大的资源。没错,我们现在在这里,可建材从哪里来?资金从哪里来?给养从哪里来?只有我们将这里建成运输枢纽,当他发挥效用的时候,我们才能得到更多的资源。”
    “我说过,这里只是我们将完成的一份试题,只要我们能证明,能够将一座拥有足够商业机能的城市建立起来,那么就将得到应有的回报,这个回报将吸引更多的人回归我们的城市,当他们在城市中如血液般流动时,城市再有力量重新站起来,向更远的方向拓展,那才是复活旧上海的时候!”
    不知道是谁带头,工人们鼓起掌来,没有人欢呼,甚至有人觉得董力欺骗了他们。但是没有人不认可他说的话,没有人不愿意照着他说的去做。
    就在这一天,新上海城,或者说上海港城,动工开建了,杨歌第一次认识到了什么是现实。
    市长承诺的一个月董力是从今天开始计算的。这是一个危险的交易,从旁观者的角度来说,新生集团根本不需要做这个交易。
    当灾后重建开始讨论的时候,所有有资格参与到重建的人都明白,对于这些混迹商海的人来说,这一次彻头彻脑的既得利益重新分配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所有获得利益者及他们所能获得利益的多寡,都是预先分配好了的。十二座城市,十二个承建集团,代表着这个国家今后很长一段时间内,经济文化都将集中在这十二个地方,这十二个集团将掌握人们的所有经济命脉,如同灾难时期的封建经济一般。
    这十二个集团号称整合了国内所有的民营企业,实际上,这些集团远比所有的民营企业更加庞大。当权者不能放任自由经济主义,传统的既得利益者不会放弃一切可以重新跻身利益层的机会,而利用好现有资源他们又不得不让民营企业大规模的参与进来。因此,在不断的利益争夺和股权纠纷后,其中的五家在构成比例上由真正的民营势力为主,新生就是其中的一家。
    在可以预计的收入面前,新生集团的确没有必要冒任何的可能失去一个国家十二分之一利益的风险,但是董力说服了其他四位主要理事,得到了理事会的支持,因为他的打算的确有足够吸引人的地方。
    同样还是巨大的利益。
    在董力说服其他理事的计划里,新上海城将彻底的变成一座港口城市,它包括三个部分,而不是之前设计师所说的两个部分。除了陆地运输、海洋运输外,还将增加空中运输。这并不是指的机场,而是指的太空港。
    作为一个商人,董力清楚的意识到一直悬于人类头顶的能源危机之剑,现在更是因为失去了太阳能和风能,变得千钧一发。
    所以他跟杨秉成一样,把目光投向了月球。
    月球上有上亿吨的铁、钛和其它金属矿藏,有稀土、磷、钾资源,最主要的是月球上有足够地球上万年使用的氦3。
    无论是否开发出地热,核能将会是未来所有人类争相发展和使用的能源,在那个时候到来时,谁控制住了月球,谁就控制了人类的未来。
    “可是没有国家会让你垄断月球资源的。”
    理事们对这样的事情很有经验,对于他们这种财富达到一定数量级的人来说,商业风险远远低于政治风险。
    “是的,但是我们至少可以垄断运输。”
    董力拿出了一份早已准备好的方案,这是一份关于如何修建太空电梯的文档。
    方案向理事们描述如何在地面上修建这样一座通天巨塔,它将连接天空另一端的大型轨道空间站,每24小时就能接收一次装载月球资源的货船,然后装满矿藏的货箱将不断从电梯运抵地面上的工厂。
    理事们纷纷笑了起来,一个笑得眼角都沁出泪珠的理事说:“太空电梯全世界都在研究,造价并不是问题,我们有钱。但是用最好的材料也难以经受得起整个地球的动能,况且你运行它所需要的巨大能量并不是我们现在能够掌握的,如果你想写科幻小说,我倒是可以给你出版,好不好卖就不好说了。”
    董力也笑了,他接着拿出了另外两份文档。
    “这是一份新型合金的制造理论,另一份是关于纳米材料大规模生产的技术需求。我知道你们名下有这样的工厂,只需要一点点技术革新,就能开始生产。这样材料的价值想必各位都知道,就算不成用到‘十二城计划’中一样是有利可图的。我只是希望,各位在开工之后,能够分一部分投入到电梯的建设中。”
    有理事结果文档仔细看起来,良久他才合上文档面无表情的说:“还是不可能。这样的合金远超过我们现在的科技水平,根本就不是你所说的一点点技术革新,而是整个冶炼技术的变革。如果我没有推测错误的话,但是熔炼这些金属,就需要数亿瓦特的电能……”
    “这个你可以不管,我也有准备。”
    接着理事们看到了当日第四份文档,当合上文档时,最性急的那位甚至失口叫骂起来。
    “娘希匹,这不可能,这样的技术根本不可能存在!”
    董力只是神秘莫测的微笑着,“你要你们相信,它就是存在的。”
    理事们沉默了,一直保持沉默的那位却开口说话,董力看过去,他认识这位曾经享誉上海滩的金融霸主,两人不光是财富还是阅历都不是在一个档次上的,可是在他开口的那一瞬间,董力却感觉到,自己成功了。
    “小董,你很聪明,也很有野心。”
    年迈的声音在会议室里回荡,所有人都看着说话的老者。
    老者似乎没有感觉到众人的目光,端起茶水喝了一口,才缓缓说道:“你以前在泰和怎么搞,和谁搞那是你的事,现在你这是在用我们和‘新生’做赌注——你让我觉得疯狂。无论你成功与否,我们以前的顾虑还是存在。”
    老者顿了顿:“如果你能告诉我,你的依仗是什么,我或许能够同意你的计划……”
    听到这句,董力再也保持不住微笑,沉下面来。
    “对不起,聂老,我不能说。我只能告诉大家,到那个时候,顾虑将不再是顾虑。”
    其他三人开始骚动起来,老者举手压了压,等到无人说话才有开口:“嗯,不过你需要明白,在这里的五个人包括你,并不能完全代表‘新生’,集团内部有多复杂,你也是明白的。如果我们同意你的计划,就将跟你绑在同一条船上……你是明白我的意思的。”
    董力点点头。
    “每个人都有隐藏自己底牌的权利,那么你回答我,除了你以外,谁还可能有这些资料?”老者点了点面前的文件夹问。
    “国外的我不知道,但是我能保证,国内不会超过五份。”董力肯定的说,他又补充:“而且他们不一定敢执行。”
    “五份的确有点多。”
    老者完全没有理会董力补充的话,兀自思索着,然后他说:“我同意这个计划,不过我有个要求……”
    “聂老,请说。”
    “从下一刻起,我们将成为一个整体,我愿意将我所有的企业资源统统与你的整合到一起,并且由你使用。但是,你以后的计划必须与我们商量以后才能执行,这是必须的程序,你接受吗?”
    董力沉吟片刻,点头:“我接受。”
    “你们呢?”老者又询问其他三人,三人纷纷点头,“那么也不需要什么协议了,有些事情大家只要做了自然就不会放弃,你说是不是?”
    “那是当然。”这次回答的是四个人。
    老者理所当然的点点头:“最后,我还有一个问题。”
    “知无不言。”
    “这个计划对于你来说,是什么?”
    “一个试题,聂老。”董力毫不隐瞒的回答。




写这一章的时候才发现犯了个错误,没有尽早将商业势力归类,或者划分派系,后面处理起来就要啰嗦一些,唉,我设想是董力原来就是泰和的老板,做医疗器械的,跟国内其他其他五个商业组织有一定来往,主要还是跟境外机构有关联。
但是我又写不清楚,唉。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嘀咕?!
最新文章
豆瓣!?
最新留言
类别
搜寻栏
RSS连结
连结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