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穿大时代】回七

    七
   

    卓宗成还是死了。
    还记得那个奔跑中却被人在兜里放进手雷的傻瓜吗?那个就是卓宗成。
    杨歌跑了,朱子豪被打死,他和许容亲眼看着他们在受伤的巫烈头上补了一枪后,卓宗成就彻底崩溃了。
    他抱着头跪在地上,暴徒问他什么,他都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当他们带着他一起回到避难营劫掠时,他只是乞求下一个千万不要是自己。
    有暴徒告诉他,你立了大功,知道医护营地为什么是最好抢的吗?这里都是伤员,这里有贵重的药品,最关键的是,这里竟然没有警察。
    卓宗成没有去想为什么会是这样,他在心底为自己保住性命而激动。
    当楚医生被他们推出去玩活靶的时候,他也落了泪,没想到,暴徒又在人群里挑选出三个活靶,其中一个就是他。
    许容还活着。
    因为她是个女孩。
    谁都知道需要发生什么,她才得以幸存。
    他们找到她的时候,她被暴徒们丢在卡车的角落,没有捆住她的四肢,也不需要捆住。
   
   
   
    避难营活着的人并不多,因为大多数病人很难从起火的营房中逃脱,又难以帮助暴徒搬运物资,所以护士和医生在里面占很大的比例。
    陈彦勋和两个战友商量着,决定把他们带回军营,毕竟有特长的人在这种时候是很重要的。
    杨歌问,你们究竟是什么人?
    陈彦勋一脸得意:“怎么?想不想到我们部队来?我们装备部那可是……”
    咳咳咳……高个子尉官用咳嗽打断了陈彦勋的话,杨歌知趣的没有在说下去,换了话题。
    “能带我去把路上那两具尸体运回来吗?这里准备好的墓穴还有很多。”
    陈彦勋点点头,帮人帮到底,走。   
    陈彦勋驾车同杨歌将朱子霆和巫烈的尸体运回来时,同来的两个尉官跑来找陈彦勋,见两人支支吾吾的样子,陈彦勋很不耐烦。
    “陈彦章!你有什么就说,小杨是什么人你们又不是没见着。”
    杨歌这才发现高个的那个跟陈彦勋相比除了皮肤白净一点,五官都很像。
    高个叹了口气:“哥,你们跟我来。”
    他们把陈彦勋俩带到营地的一个角落,帐篷上的火已经熄灭,露出堆积在里面的灰色金属箱子。
    陈彦章拿手里准摆好的撬棍,打开一个,箱子里黑色的海绵中央放着一条金属色的胳膊。
    “义肢?”
    陈彦勋试了试热度,拿过来放在手里仔细端详,杨歌也很好奇的凑上来看。
    “不管有这些……”陈彦章招招手,又领着他们来到隔壁未烧尽的帐篷里,那里停放着一台酷似CT机的大型设备。
    陈彦勋的表情严肃起来。
    “你见过这些吗?”
    杨歌摇摇头,营地里有好些人都截了肢,但从没见谁换上了义肢的,更别说那些明显很引人留心的金属义肢。
    “很不合理啊……看,这些东西的标示都被人刮掉了,根本不清楚是做什么的。”
    陈彦勋围着那台设备转了一圈,又捡起那条义肢,反复寻找一番,然后指着一处刮痕说。
    杨歌有些腹议,很显然是给伤者准备的,难道还有阴谋不成。
    另外的那个矮个突然看着杨歌,他问:“这里的伤者流动大吗?”
    杨歌点点头,说:“灾后补给队送了几批其他安置点无法照料的伤员过来。”
    “死人呢?频繁么?”矮个又问。
    杨歌有些厌恶,但还是回答道:“一个月大概十来个。”
    “你怎么知道?”矮个不依不饶的继续问。
    “全都是我埋的,我当然知道。”杨歌很是不悦,抬起下巴回应他质问的眼神,“难道你认为都是我杀的?”
    “好了。”陈彦勋挥手打断。
    “谢明,灾后环境你也知道,病人再度感染很难保住命。”
    “可你不觉得太奇怪了吗?这里收容了那么多重伤员,却没有警察,还没有基本的通讯设备。但是这个,还有这个,还有我们在别的帐篷里看到的,都是大功率的医疗器械,这合理吗?”矮个反驳道。
    “再怎么怀疑,调查这些都是警察做的。我们只是士兵,保卫人民就够了。”陈彦勋毫不退让。
    陈彦章赶紧插入两人之间:“这样吧,反正人我们都要带回去,找几个来问问,另外把这些东西带些回去给研究室那帮人看看,真有什么,再找人来把这些设备拆回去。最后做决定的也不是我们,在这里是吵不出结果的。”
    两人相互询问的互望一眼,一齐点头同意陈彦章的说法。
    出了帐篷,陈彦勋示意弟弟跟谢明先走,他拉上杨歌,说:“走,我帮你把人下葬了。”
    他们回到吉普边,杨歌说别开车,这一截都是田,人走着不小心都要掉沟里,然后他就去找了两把轮椅,跟陈彦勋把朱子霆跟巫烈的尸体搬到车上,往墓地推去。
    “陈哥……”
    陈彦勋摆摆手说,就叫勋哥吧,要不我弟那你也不好称呼。
    “勋哥……”杨歌看陈彦勋点点头,继续道:“我在这待了有五个多月,好几次楚医生都劝我走。”
    “楚医生?”
    杨歌苦笑道:“你等下就能见着他了。”
    来到楚医生被射杀的地方,杨歌蹲下要,用肩挑着把他推到朱子霆的那架轮椅上。
    “这就是楚医生。”杨歌让他跟身材较小的朱子霆挤在一起,轮椅变得沉重许多。
    “就是他一直让我离开这里,我没听,直到昨天……”
    见杨歌有点说不下去,陈彦勋过来接过他的轮椅,又拍拍他的肩。
    “是非公断,你记在心里就可以了,其他的交给别人吧。”
    杨歌点点头,胡乱摸了摸脸,接回轮椅,身子前倾用力的把轮椅推向墓地。
    看着三个人躺下的坑逐渐被填上,杨歌也不知道接下来该做些什么,又该往哪里去,这些日子一天比一天绷得紧,却一天比一天茫然。
    陈彦勋问杨歌,要不要去军队,他可以让他参军。
    杨歌摇摇头,我什么都不会连书都没读好,还是做点有意义的事情。
    陈彦勋有些不悦,他说:“你说没有命令,我有什么办法?灾后国内的乱流是不可避免的,我们这么大的领土,有十多亿人,没有人能顾及到方方面面。”
    见杨歌张嘴想反驳,陈彦勋摆手打断,继续道:“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很多都是积弊,这次正好给我们可以去改正的机会,对吗?我这人没文化,但是知道,越是混乱的时候军队越不能乱,如果军队都肆意妄为起来,还有什么安定,还有什么重建可谈?看看电视,很多国家都是军队乱了,然后一发不可收拾的。”
    “你是说个人在全局面前不重要么?”杨歌问,“那你看看这些发生的事,他们杀掉一个人并不重要,他们杀掉十个人也不重要。他们昨天洗劫了安置点,今天有烧了这里,这些和十多亿比起来微不足道,那么就不重要了吗?是不是要等他们毁掉一百个安置点,一千个安置点,才会重要起来?”
    陈彦勋无言以对,他无法分辨在不同的立场下,有着相同目的的人为什么就难以调和,着火的房子中,老鼠逃进了米缸,是救火还是抓老鼠?选择救火的他,却无法忽视被糟蹋的米。
    他很想把这些说给杨歌听,让这个顽固的小子理解自己,但他却无法说出口。
    “要是多一双手就好了。”
    陈彦勋忽然觉得寒冷的空气让他想哭,他说杨歌,你知道我们那其实装备部的一个研究所,而我们是装备部从空军特调的试机员。就是试你刚才用的那个家伙?你想去学架势那些机器吗?很带劲也很好玩。
    杨歌摇摇头。
    陈彦勋叹了口气,兀自道,本来是外骨骼装甲的,好像做的有点大……这次可是打着实验装备的旗号出来的,还好没伤亡,要不然不死也要脱层皮。
    杨歌翻了翻白眼,那个可以用来修房子吗?有这东西可就省事了。
    陈彦勋寻思道,应该可以,就是动力上还有问题,超过半个小时就不行了。你知道,军用的东西最后很多最后都能民用。
    杨歌说,你说的不对,是很多民用的东西,最终被应用到了军事。
    陈彦勋笑了起来:随你怎么说吧。
   
    回到营地,病患和医护都已经上了车,暴徒带来的卡车都装上了人,空出的地方更多放上了能够找到的所有物资。
    他们把死去的同伴埋到墓地,谢明和陈彦章把那些受伤的和没有逃掉的暴徒集中起来,带到帐篷里一一处决,然后他们又将那些被打死的暴徒的尸体丢到一起,浇上汽油焚烧。
    医患都没有反对,只是好像根本没有看到一样,低着头一个接一个的上车,等待着去下一个地方。
    杨歌被拉上了吉普,陈彦勋把那支特地捡上的金属义肢丢到他怀里,坐在后面的陈彦章开口说:“哥,我问过那些医生,他们说这些都是院长和主任负责,另外知道点的应该是个叫楚中天的外科医生,但是这些人都死了。”
    谢明补充道:“这些医生都是泰和医院的,那是个私立医院,灾前一直有不好的传闻。”
    “什么传闻?”杨歌有些敏感。
    谢明想了想,还是回答了他:“据说他们是境外投资在国内搞生物实验,因为买通了关节,账务上又没有问题,所以一直都只是传言。”
    “什么生物实验?”陈彦勋也有了兴趣。
    “人体实验,捅出来的媒体也不怎么清楚,估计情报室的那帮人会知道些。”
    陈彦勋点头说我知道了,然后发动吉普带着车队往军营的方向开去。
   

    可能是估计到车队里同属灾民的医患们的感受,这次他们没有从环城路上走,而是选择了更远的外围公路。
    车队先经过了两三个在路旁的安置点,灾民自发组织的护卫队如临大敌,直到看请陈彦勋他们的车牌,才稍稍松懈一点。看得出来,如果今天没有阻止这帮暴徒,下一个可能就是这里。
    “为了不让更多人暴动,就将所有人孤立起来么?”杨歌冷笑道。
    “墨菲定律证明如果一件事可能变遭,那么就必定变遭。”谢明很不屑杨歌这种语调,“你知道周边情况有多复杂么?知道边境和内陆地区曾经闹出过多大乱子?”
    “美国人乱了吗?日本人乱了吗?欧洲世界乱了吗?”杨歌问道,“为什么你就那么肯定我们会乱?”
    “哼,看不见的地方就会好一些,对吧?”谢明讥讽道。
    杨歌不说话,陈彦章却开口道:“其实很快就会好起来的,毕竟国家已经拿出了方略,逐步实施还要时间。这档子紧一点,总比到最后抓都抓不紧来的好。”
    是啊,还需要时间。
    杨歌在心里叹息道。
    窗外的景色从他眼前掠过,他忽然看到廉永盛他们的工地。
    从远处看白天的工地,杨歌才发现,原来离城市的废墟那么近,近到好像他们在废墟的背景绘制新的景物。
    “能送我去那边吗?”
    “‘新生’的工地?”陈彦勋有些意外,但他很快就释然。
    “哦,是他们送你去军营的。”
    “嗯,我想去做一点有意义的事。”杨歌挑衅似的从反光镜里看着谢明那张臭脸,也不关谢明有没有察觉。
    陈彦勋按着喇叭,示意后面的车队停一下,驾车绕了个弯向工地驶去。
    在车上,陈彦勋对杨歌说:“有什么事可以来所里找我们,在‘新生’那边小心些,我记的泰和医院跟重组‘新生’的一些资方应该有瓜葛。”
    “要我给你们通风报信吗?”杨歌很诚恳的问道。
    “照顾好你自己就是了。”陈彦勋笑道。
    廉永盛此时不在工地里,这时负责管事的是另外一个工程师,他在现场指挥装卸工厂的石棉顶棚,作为种植工厂墙体的巨大塑料薄膜已经固定好了,人们正进进出出将搭建立体种植盆架的材料搬进去组装起来。
    说明来意,这位姓李的工程师看着杨歌,问:“能吃苦吗?”
    杨歌点点头,一旁的陈彦勋拍拍他的肩道:“这小子有股狠劲,可惜不想当兵。”
    李工有些意外,“这年月,当兵不错啊。”
    杨歌不说话,李工有些尴尬,于是说:“就这样吧,先在我这干着,回头我给你安排一下,棚里还是需要工人的。”说完去招呼工头过来。
    陈彦勋乘着个机会又给杨歌叮嘱了一遍,让他自己留心,最后解下身上的军刺递给他。
    “你那把水果刀扔了吧?把这个带上,当心别伤着人,小子是个狠人,但要切记少去想,最好能把今天那事给忘了。”
    看杨歌有所领会,陈彦勋略有放心,李工带着工头过来,杨歌就正式移交给他们。
    临上车,陈彦勋意味深长的看着杨歌道:“多做些事,可能会少想一些,熬不住可以来找我,记住了吗?”
    说完,发动吉普往车队方向驶去。
   
   
    ■■■
   
   
    天文台202临时机要会议室里,此时弥漫着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诡异气氛。
    在美国人的“Touch”号探测器抵达秋实星轨道后的十三个小时里,老罗他们的心情是同样复杂的。
    从理想上讲,能够亲眼见证人类同外星文明的初次接触令他们感到荣幸,但做出这个行动的不是自己,却又让人失落。
    从心态上来讲,他们希望此次接触成功,因为那样很可能会给流落异乡的地球文明寻找到一条新的出路。但是他们又不希望美国人独占这次接触,哪怕他们此时名义上组成了多国技术支持小组。
    天知道美国人在那玩意上搞了什么猫腻,如果接触后他们切断或者延迟给自己的信号,所有人也都只能接受美国独占外星文明发言权这个事实。
    杨秉成却对他们这种看法报以不屑,可能是跟他和联合月面研究所那些外国同事相互了解甚多的缘故,他知道,对于大多数科学家来说,都是愿意分享自己的研究成果的,毕竟每个科学家最初的梦想都是造福人类。
    但狭隘和自私终究是人类天性中的一部分,尤其是被灾难逼到了危机边缘的时候。
    “2号来了。”老罗从前排的扭过头来悄悄对杨秉成说。
    杨秉成抬起头,果然,在两个黑衣人的加护下,2号走进机要会议室。
    洪兆军立即迎了上去,而老人却一脸疲惫,他把洪兆军准备好的资料递给旁边的随从,自己走到讲台旁早已准备好的座位上坐下。
    “他怎么来了?”杨秉成伸手捅捅老罗的肩,低声问。
    “反正没事做,过来见证历史呗。看,看洪兆军那样,羞不羞啊。”
    老罗不无讥讽的说,他斜眼看着洪兆军,显然还对之前吃瘪心怀不满。
    “别乱说,他们多忙啊!这样说你不觉得很不负责任吗?”杨秉成皱起眉头。
    “听说他们在首都那边组织重建顾问团,你知道为什么没你吗?”老罗问。
    杨秉成当然知道,这个由各个领域的学者组成的应对灾后重建的技术应用顾问团体——中央科学顾问团,有对最高权力直接建议权,那里无疑是每一个学有所成的学者们所能一展抱负的地方,可他有国际研究所成员的身份。
    无须解释,杨秉成只得报以苦笑。
    “唉,我也知道,这时候要他们把很多力量捏成一条绳不容易。”老罗也觉得自己有点过分,“但我还是挺希望他们能做到,至少摒弃成见吧。”
    谁都希望啊,杨秉成在心里说,但在神奇的土地上,之所以发生神奇的事,并不是因为某几个人的不得力,而是盘根错节的各种力量纠结的后果。
    “唉,有些人觉得越是在困难的时候越是机会,不是有句话么,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无论什么时候。”
    “那是小说!”
    老罗失笑,他觉得杨秉成这家伙比起国内很多学术界的人就是少根筋,都不知道是怎样的运气才让他混到今天这一步。

    “美国人要接触了!”
   
    前面一直观测数据的工作人员忽然喊道,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落在中央大屏幕上。
    球形的探测器传回来的画面很明显的晃动起来。
    “外星人在哪里?”有人问。
    “探测器发射的引力波有明显的变化!”有人立刻回答,“美国人倒是动动摄像头啊?”
    他似乎忘记地球上的远程遥控还是需要时间的,等了快2分钟,摄像头才移动起来,巨大的行星表面从镜头前略过,然后他们看到了一只眼睛。
    画面依旧有些抖动,还因为传输的问题有些干扰,但是每个人都确信那是一只眼睛,一只被某种透明薄膜包裹的眼睛。
    有人惊叫起来。
    那就是这个星系的外星人吗?所有人都愣住了。
    屏幕随之一黑,信号中断。
    “接触失败了吗?”
    杨秉成飞快翻阅眼前电脑中的各种数据,探测器最后发回来的讯号的确是故障讯号。
    杨秉成很奇怪,他知道在探测器的作用远不止传回这些讯号而已,里面还装有经过组合整理的人类文明资料,这些由电影和录像片段组成的资料,在外星人与探测器发生接触时,这些资料就会自动播放,只要它们拥有基本的视觉和听觉能力就能理解到同地球文明的交流方式。哪怕它们不是通过光和声音交流,探测器还准备了电信号。
    很明显,地球文明初次接触到的外星生物是有眼睛的,那种瞳孔和眼球的外观,哪怕不是生物学家也能看得出来。
    外星人为什么要破坏探测器?
    整间会议室的所有人都倍受打击,而在地球其他角落观看这次接触的人也在同一时间做出同样的动作。
    抱起头。
    叹息。
   
    “这就完了?”
   
    2号并不宏亮的声音在安静下来的会议室里很是刺耳。
    没有人敢回到他,人们彼此互望,惊慌失措。
    “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吧。”2号丢下话,兀自走出会议室。
    洪兆军赶紧拍拍手:“美国人失败了,我们还有机会,赶紧整理一下资料,把最后的图像讯号打包传到中科团那边作进一步分析。”
    说完,追着2号的背影也离开了会议室。

有点挫败,这章昨天就写了一半,今天主要就是讲完老美探测器就该收尾,结果拖拖拉拉老是忘记前面自己怎么写的,觉得元素不够,又倒回去改。

有些伏笔这回开始揭开,主要会出现的各方势力到这里都已经出现了,准备从下一章开始逐步把范围拓展开,应该会写到卫满晴的一些细节来做伏笔。把朱子霆写死现在想起是个败笔,应该让他跟卫满晴这个时间段的命运做一些互动,不过算了,记录一下以后再说。

写了这么多,感觉厚重感还是不够,行文很急,兴奋点不明显,希望后面能够改变一下,将情节铺开,立足人物感受比较好吧。

到底要不要搞个外星人入侵呢?焦虑中。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嘀咕?!
最新文章
豆瓣!?
最新留言
类别
搜寻栏
RSS连结
连结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