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省时省力的骗到稿费的示范

流逝的街头


她站在流彩霓虹的街角,面庞如两旁的橱窗辉映这夜晚。
看到她,我不由加快脚步,穿梭人群缝隙又快了几分。
终于来到她的面前,我平复因为激动而起伏不定的喘息,抬起手,望着她笑。

hi,你来了。

其实,她一直都在注视着穿过人群向她走来的我,可我依旧还是那么啰嗦。
这个晚上才刚刚开始,行走街头的人们才刚刚开始准备晚间的活动。
我们走进街角那家订好座位的餐厅,坐在窗边的双人桌上,吃着喝着谈笑着。
当我准备买单的时候,她按住了我的手。
AA吧。她坚持道。
我点点头。
走出餐厅,温湿的夜风从我们的脸上吹过,我终于开口:
我们分手吧。
好的。
她平静的说。

一切都如同我们第一次约会一般。


她站在流彩霓虹的街角,面庞如两旁的橱窗辉映这夜晚。
看到她,我不由加快脚步,穿梭人群缝隙又快了几分。
终于来到她的面前,我平复因为激动而起伏不定的喘息,抬起手,望着她笑。

hi,你来了。

其实,她一直都在注视着穿过人群向她走来的我,可我依旧还是那么啰嗦。
这个晚上才刚刚开始,行走街头的人们才刚刚开始准备晚间的活动。
我们走进街角那家订好座位的餐厅,坐在窗边的双人桌上,吃着喝着谈笑着。
当我准备买单的时候,她按住了我的手。
AA吧。她坚持道。
我点点头。
走出餐厅,温湿的夜风从我们的脸上吹过,我终于开口:
我们恋爱吧。
好的。
她平静的说。
嘀咕?!
最新文章
豆瓣!?
最新留言
类别
搜寻栏
RSS连结
连结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