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二 小鬼啊,你四条腿

    回二 小鬼啊,你四条腿
   
    如果要说起万德华的法神之路是如何起步的,很多流传大陆的诗歌传记都认为,一代天骄万德华从小就天赋异禀,冥冥中选择法师这个伟大职业然后皓首穷经孜孜不倦凭借他过人的毅力和出类拔萃的想象力,一步步打下坚实的基础,最终成为法神的。
    但是万德华自己却不那样认为,他总是略带羞涩的颔首道:那要从我拿到黄棒子说起……
    什么?这不是山口山小说?
    对不起对不起,我马上回归正题。
    那么还是从“不小心泡到厄运女神本芭莎”的不知道是走运还是倒霉的宅男万德华,被贫乳老婆一脚踢到异界开始说起,毕竟这是个很正经很正经的异界小说,当然,作者是不会向读者剧透的,否则万德华和他的破烂军团一定会穿越时空杀人灭口。
    ……什么?什么破烂军团?你听错了,是燃烧军团吧。
    ……啊,我什么时候说过还有后宫种马,外加组建老婆骑士团大被同眠这档事?又不是山口山公会,搞这些干什么。
    幻觉,一定是幻觉,大家就当没听见,还是继续说万德华吧。
    ……
    当万德华醒来发现自己身处一个陌生的地方,这里伸手不见五指,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臭鸡蛋的味道。
    他摸索这周围,触觉告诉他都是泥土。
    万德华的第一个反应是:还好我没有幽闭恐惧症,接着才是思考自己在哪里,为什么在这里。
    可万德华什么都想不起,只记得自己的便宜老婆一脚把自己踢下床,就不省人事。
    活埋?
    万德华小心肝扑通乱跳,他知道本芭莎身边有四个半的黑衣保镖,那半个老头估计就是阿大。有这么多保镖的人,要活埋个宅男,容易得很。
    可是为什么啊?
    小万想不明白,难道是自己说她胸太平了?那又不是什么大事。
    虽然他也好大胸,但平点也没关系,大不了花钱隆点硅胶什么的。当时自己只是没想到如此动人的妹子,居然会贫乳,太失态了。
    难道是谋财害命?
    小万摇摇头,虽说自己也有点钱,但这便宜老婆在法律上根本不承认,能拿到什么钱呀?
    莫非我被人绑架了?
    真很有可能,搞不好劫匪现在已经打电话开始勒索,可不能让他们得逞。
    小万活动手脚,心说劫匪怕觉得这里安全,连手脚都没绑,就站起来摸着左侧的墙壁往前走。
    可越走越不对劲。
    先是发现前边有点火光,还没走过去就阵阵热浪,一条火红的熔岩河从他面前流过。
    “哇,岩浆啊,好热。”
    看来小万的心情不错,还有空说这么热的笑话,但他也不怎么奇怪,夏威夷嘛,天都这么热,随便找个火山洞看见熔岩河很正常的事。
    他又往别的方向走,走过一截,又看见前面有光。
    这次是冰寒刺骨,一条不冻的冰水河奔流而去,河底的岩石散发着蓝绿色萤光。
    小万乐呵呵去摸石头,一脚踏空险险抓住边上凸起的岩石才没跌入河中,但却看到沙石滑落河中,顿时裹上一层白霜,河水冲过,大块点的岩石寸寸碎裂。
    “好悬好悬。”
    小万的小心肝又开始扑腾,这等冰火两重天可是人间少见的,只得小心拾起块被河水冲上岸边的荧光石头。
    那石头入手冰凉,小万想了半天,最后还是咬牙脱下内裤把这块拳头大的石头兜起,像拎灯一样重新寻找出路。
    后面的事,看过第一回的人都知道了,小万走啊走啊,都不知道走了多久,又走了多远。几乎无声的环境里,四下一片漆黑,头上脚下都是不知道多厚的岩石泥土,焦躁不安侵袭了宅男快乐的心。
    “老婆,我错了!接我回家吧!”
    小万开始制造噪音,声音经过左右的洞壁反弹嗡嗡作响,折射着向遥远的深处传去,如同坠入深渊般,一去不返。
    “老婆,贫乳也没关系,我喜欢~~”
    他开始带着哭腔。
    “老婆,你再不来接我,我就跟你离婚!”
    凡是脑袋不清醒的男人都会用这招威胁女人,说出这话的小万已经又累又饿很不清醒了。
    “老婆,求求你来救我吧,要不我一辈子都不要见你了。”
    饥寒交迫外加身处无限黑暗的洞穴里,小万的声音颤抖着可怜着,开始决绝起来。
    “我恨你!”
    这是小万无力继续前行,发疯挠头时咒骂的话,然后他死劲撞墙,直到撞晕了自己。
   
    □
   
    沙滩椅还是要放在沙滩上才配得上这个称呼啊。
    当小万幽幽转醒过来时,看到眼前放着一张沙滩椅,傻乎乎的笑起来。
    “哈哈哈,我就知道这是个梦,这是个梦,我还在夏威夷,我还在火奴奴……”
    一边笑到落泪,小万翻过身。
    一张丑脸映入他的眼帘,但他没有被吓到——废话,身为一个宅,不看恐怖片也看科幻片吧?
    但小万还是不得不别过头,干呕一番。
    因为太丑了,实在是太丑了。
    那张脸是灰绿色的,头顶滚圆下巴尖削,几根杂毛在皱皱的皮肤上凸起,一双耳朵基本就长在脑后了,又尖又干像晒成干的驴耳朵,鼻子几乎没有,一张脸上就两个孔。
    最夸张的就是一双眼睛,大得出奇,占据了三分之一张脸,还眼仁多眼白少。
    “这谁吓人啊,也太不敬业了。以为做个外星人面具就能吓唬我?告诉你,我看过走进科学!你是吓不倒我的”,小万嘀咕着会不会是梦中的老婆真存在,一伸手想揭起那副不专业的面具。
    面具没有揭下,他躺在床上,连那张脸带整个人都给抓了起来。
    “妈呀,这是什么!巨头怪婴啊!”
    大眼睛大头下,连接的是一个萎缩的身体,一对瘦削的爪子,一双毛茸茸的腿。
    小万想都没想,就把那玩意丢了出去,闭着眼心中默念“是幻觉是幻觉”,却对一连串锅翻碗碎的动静充耳不闻。
    “好了,都是幻觉,吓不倒我的。”
    当他睁开眼睛坐起来,汗如雨下。
    床前密密麻麻黑漆漆的一片全是凑在一起的巨头怪婴,它们齐刷刷的盯着抬起头的小万。
    小万侧过头,它们像老鼠啃木头一样悉悉索索的议论起来。
    回头,都不说话。
    扭头,悉悉索索。
    回头,都不说话。
    扭头,悉悉索索。
    ……
    如此几番,小万有点明白,感情这群大耗子以为自己看不到它们就不知道他们在说话,虽然有够单纯,但议论这么久莫不是想把我杀来吃掉吧?
    怎么逃掉呢?
    借着墙壁上晃动的火把,小万打量着这个房间。
    很奇怪,矩形的空间里一张床横着放在底部,两侧的墙上挂了个火把,窗户黑麻麻的,隐约看得见外边也有光亮。
    墙角堆满了破烂的瓶瓶罐罐,一只老鼠精正努力的从里边爬出来。
    回过头发现,什么碧海蓝天沙滩椅,根本就是张破挂历,皱巴巴的糊在墙上。
    门呢?眼前一条出路全被老鼠精里外里给填满了,小万明白了,这不只是谁家不要的破公车被这群小妖怪给安了家啦,看样子自己今天是自古华山一条道——只能智取不能强冲。
    “好巧啊,大家开会呢?”
    怎么声音怪怪的?不管啦,逃命要紧,小万干笑着翻身下床。
    刷,一大片眼睛齐刷刷跟着小万下床。
    “都吃了么?”小万招呼着站起来。
    刷,一堆大脑袋又都抬了起来。
    “吃了再吃点?”
    小万向左,大脑袋向左。
    “没吃回家吃去?”
    小万向右,大脑袋向右。
    “妈的,你们有完没完,还要不要人逃命了?”
    小万无语,本来嘛,在这么多眼睛的注视下,想逃跑根本就是自己骗自己。一想到这里,小万肚子里的气一泻,心说这次怕要死在这里,一屁股就坐回床上。
    屁股挨床,这才发现原来还是张失传多年的钢丝床,坐上去小万不由用力颠了颠。
    真是怀念啊……可我就要被老鼠精给吃了。
    于是小万更加沮丧起来。
    不得不说,处于绝路的宅男比很多人都会自我安慰,所以真正破罐子破摔的小万哥,光棍的令人发指。
    “有水吗?喝的!”小万没好气的说,这群跟小时候被动物园狮子老虎看的老鼠精同样让他看得心烦意乱。
    老鼠精们愣了愣,小万又做了个喝水的动作,不顾小万还看着它们,叽叽喳喳议论起来。小万又比划了几次,很快有人从门外拖着个破钢盔跑了进来。
    看到破钢盔小万还没什么,他知道夏威夷当年也算战场,有几个钢盔很正常,也是渴急了,端起钢盔一口喝下去。
    凉水冰冷冰冷的,喝的小万浑身哆嗦,张口吐出一嘴锈渣,长出口气。
    “有吃的吗?吃的!”小万接着比划。
    这次动作复杂一些,老鼠精们接连拿来了破牙刷、过期洗面奶、黑漆漆的煤球,最靠谱的是一串刨光玉米的玉米棒。
    小万拿起玉米棒做了几个啃的姿势,老鼠精们才明白过来,这兄台是饿了。
    接着从人堆里跑出一个脑袋上顶了个大肿块的老鼠精,屁股后面拽了个盒字。
    看着这群小东西那什么都是又拖又拽的,小万知道自己忽略了什么,伸手摸摸背,好家伙,还不是一般的背有沟壑,相比自己昏迷这段时间没少受折腾。
    打开盒子,里面居然有半块披萨,顾不上是谁吃剩下来,又是从那里弄来的,三两口啃下肚,这才有了点底气。
    小万摸着肚子,入手细滑结实,心说奇怪了,我可爱的啤酒肚哪去了?
    来不及疑惑,头上顶着肿块的老鼠精,顺着小万的腿就爬到他膝盖上,冲着一群大眼望大眼的老鼠精们唧唧咋咋叫起来。
    也对,我吃饱了,该你们吃了吧……
    心如死灰的小万牙一咬,头一横,把眼一闭。
    “你们下手干净点,我怕疼。”
    唧唧喳,唧唧喳,叽叽叽叽……
    “来吧,我忍得住!”
    唧唧喳,唧唧喳,叽叽叽叽……
    “到底动不动手啊,要吃人也不带这样折磨的吧?”
    等了半晌,还是没见老鼠精们动手,小万悄悄真开眼——又是那张似曾相识的丑脸和水汪汪的大眼睛。
    “妈的,太丑了,能不能离我远点!”
    小万赶紧又闭上眼,条件反射的手一挥。
    又是一片锅砸倒瓶瓶碰翻碗的声音。
    唧唧喳,唧唧喳,叽叽叽叽……
    小万的脸上痒痒的。
    唧唧喳,唧唧喳,叽叽叽叽……
    真的好痒,小万咯咯咯笑起来,慢慢真开眼睛,还是那个丑脸。小万刚习惯性的抬手,这个顶着双倍的肿块的小东西连忙抱住头,小万叹了口气,算了,我都要死的人了,跟你较什么劲。
    说完又往床前看,黑漆漆一片的老鼠精不知道什么时候跑没影了。
    唧唧喳,唧唧喳唧唧……
    被打飞两次的丑东西独自在小万眼前上蹿下跳,好像做了什么好事正在邀功。
    看来这些妖精没想的那么坏,小万看着小东西心说,丑是丑了点,多看两眼还是挺可爱的,于是试探着把它从脚边抓了起来。
    小东西像只猫一样被捏着脖子后的皱皮,可怜兮兮的看着小万。
    “你们不吃我?”小万问。
    唧唧喳,唧唧喳唧唧,小东西一脸委屈。
    根本语言不通无法交流嘛,该不会是想把我养胖点再吃吧。
    小万叹了口气把它放到地上,小东西落地扯了扯小万的裤脚。
    “别闹。”
    可小东西不依不饶,还抬起另一只手指指外边,小万明白,感情人家也会比划,这是让自己出去看看。
    “出去就出去吧,让我看看这是什么地方?”
    小万跟着小东西走下车厢,差点一口气没提上来憋死在胸口。
    这是哪啊?

回一 大海啊,你全是水

    回一 大海啊,你全是水
   
    阴暗的地道里,一代宅男万德华跌跌撞撞摸索向前。
    又向前走了百十步,又一个向右的拐角。
    这是第几个了?
    第三个还是第四个?
    这根本就是走不出去的迷宫嘛……懊恼的万德华靠着墙滑坐到地上,疲惫感从指尖弥漫上来,瞬间充斥四肢百骸。
    “老天爷,你这是在耍我吗?”
    他像个疯子一样死劲挠头怪叫。
    如果这是梦,请让我醒过来吧!
    接着万德华开始用头磕墙,沉闷的撞击声一下一下在空旷的地道里回荡,如同虔诚的僧侣敲响礼佛的钟声。
    居然不疼啊!
    磕了半天,小万只是觉得头有些重,有些沉,却不觉得疼。
    “怎么会不疼呢?”小万涕零着,因为如果感觉不到疼,恶梦就无法醒来。
    疼啊!我要疼啊!
    小万暴起,豁出全身力气把头撞向墙体。
    这日里,最鸣亮的钟声响起,岩石稀里哗啦碎落一地。
    小万楞了,自己什么时候练成了铁头功?
    他小心的摸上头,额头高高肿起,感觉有点麻,等等,开始有点痒了……
    “好疼!”
    他疼的尖叫起来,声音有些沙哑,却尖细了很多,接着头一歪,眼前世界天旋地转。
    “看来我这是要晕了。”
    小万想也是,墙都撞坏了岂有不晕的道理,然后他就又一次晕了过去。
   
    ……
   
    为什么说又呢?
    因为在上一次晕过去的之前,小万还在那“海蓝天碧沙儿白,阳光美女衣服少”的夏威夷享受生活,醒过来就到了这莫名其妙的迷宫之中。
    按说以小万这种有维护世界和平志向却无实践理想机会的宅男,是绝对没有机会去这种人间天堂,可是好运气来了谁也招架不住不是?
    上个月我们小万大爷,难得出门走走,一时兴起买了张彩票,花两块钱,破了连续三十八期没人中过的记录。
    万德华一击中的,奖金池一泻如注,小万至今都没算明白,那缴税扣除的几千万,究竟占奖金多少比例。
    于是有了钱,小万先先给老妈孝敬,给老妹分红,再悄悄往正在更年期里挣扎的老爸塞上买酒都能洗澡的钱,又给全家办了夏威夷半月游,不光找旅行社单独开团,还订了4000美金一夜的酒店别墅。
    结果,出发前一家人胡吃海喝好几天,除了万德华统统换上了H2N2流感,愁得万德华他妹躺在病床上还要拉着哥的手,又抹鼻涕又抹眼泪,生怕万德华不被传染似的。
    含泪挥别了家人,万德华就在家人的祝福和嘱托中,带着无敌的好运气来到了盛产碧海白沙的夏威夷。
    一周过去了……
    两周过去了……
    小万孤单的抱膝坐在沙滩上焦虑而有寂寞的看着海面。
    “明天就要回国了。”
    小万悲哀的想到,在这些日子里潜水、帆船、滑翔伞、高尔夫、斗地主、三国杀……小万把除了wow以外的事都玩了一遍,可是整整十四天,除了导游跟酒店工作人员,他连半个游客都没有见着,更别说美女沙滩比基尼了。
    “唉,在这里,我们都是孤独的。”
    硕大一个沙滩上,小万看着不远处那顶半个月前插在那里引诱比基尼美女的太阳伞,伞下铺上了地垫,准备了饮料——除了没有太阳油。
    根据小万在乡下抓麻雀的经验,这样贴心完美的布置一定能吸引美丽的比基尼女郎前来筑巢的。
    可现在它依旧孤零零的立在那里,下边还半个人影都没有。
    这让一心寻找大波妹的万德华欲哭无泪。
    辛辛苦苦跑到赤道,结果该死的金融危机不光卷走的大笔大笔的钱,还顺道带走大把大把的软妹子。
    就在万德华对这个连比基尼都看不到的世界就要绝望的时候,一抹醒目的嫣红走入了那支太阳伞底的世界。
    看身段没有九头身也有八头身,腿长腰幼屁股翘,长发及臀隔遮着背也遮着胸,不过看胸型的轮廓还在接受范围内。
    有这身段,不是美女还有天理么?
    “乌啦!”
    小万看到美女远远的趴到毯子上解开比基尼,让光滑健康的背部接受阳光的照耀,不由欢呼起来。
    但是小万还是拥有一个宅男应该有的矜持,他立即蹲下来,捡起身边的树枝在沙滩上计算起来。
    根据他的计算,只要达到每秒30米的速度,于距离美女五米的时候猛地收脚,就能以单膝跪地的姿势滑到美女面前,然后他将掏出准备已久的杂志附赠版高级太阳油送到佳人面前,露出一嘴的好牙口,柔情的说一声:“小姐,在这么寂寞的沙滩上,寂寞的你晒着寂寞的阳光,请让我帮你抹上太阳油,抵抗寂寞吧!”
    计算无误,按计划执行。
    小万踢掉脚上的人字拖(老妈觉得酒店一次性拖鞋穿着不舒服放进行李的),活动活动手脚,最后整理衣衫。
    “李阿宝,一给马死!”
    小万跑起来。
    近了近了,看着远处的美女好像不断放大的精选美图般放大,小万心情澎湃。
    不好,太阳油放哪里了?
    小万连忙手忙脚乱的在花衬衫口袋里翻找起来。
    DV?
    丢掉。
    单反相机?
    丢掉。
    哪来的PSP和NDSL?
    丢掉。
    M8?
    垃圾,我是苹果族的!
    全年份的电攻?
    我出国带这玩意干嘛!丢掉。
    支票簿?信用卡?护照?
    丢……丢不得。
    这怎么还有项链、戒指、手镯?
    哦,是给老妈老妹买的贝壳版特产。
    太阳油呢?小万找到了印度神油、红花油、风油精,可就是没有太阳油。
    一定是忘记在房间了,怎么办?
    距离已经不够了,速度和加速度已经达到峰值,变化姿态临界点还差5秒、4秒、3秒……
    小万咬咬牙,抓起红花油,心说希望美女不懂中文,就说这是神秘东方的秘传太阳油。
    达到距离临界点,变形开始……
    但预想总是离现实差那么一点点,小万跌倒了,虽然也是非常帅气的以狗吃屎的传统姿势摔倒在地,但身体在粗糙的海砂上的摩擦让他苦不堪言,如同一头冲向大海的海狗般抱着大堆莫名其妙的东西扑向美女。
    “死多普!闹!”(stop,now!)
    就在小万即将触及太阳伞下的空间时,四道黑影齐刷刷的拦在身前。
    “我我我,停不下来了……”小万泪流满面的说道。
    海浪装在礁石上,溅起漫天的水珠。
    随着精心准备的搭讪计划破灭,小万羞愧到想把自己埋进沙子里。
    “阿二、阿三,放他进来。”妹子软软的声音响起。
    “想羞辱我吗?”
    小万拔腿就要跑,却让不知道是阿二还是阿三的黑衣老外给抓了回来。
    “你要干什么!”小万双手十字交叉挡在胸前,结结巴巴的用英文到。
    “我还想问你想干什么呢。”妹子似乎有点气喘,脸颊微红着摊开手掌,“裸克,哇吃热死!”
    “戒指啊。”
    小万疑惑的看过去,妹子的手又白又细,顺着关节小巧的手腕看上去,小臂、肩膀、锁骨、脖子、精致的下巴、湿润的嘴唇、大眼睛、长睫毛,一头光泽有弹性的赭色卷发垂落胸前……
    极品啊,东方的脸庞西方的身材,没三五百年的混血怎能造就出这等尤物呢?
    唯一让小万略感失望的是,她为什么要抓起浴巾遮住胸呢?
    “你跑过来给我戒指有什么用意吗?”美女循循善诱道。
    “没……有,没有……”情急之下,小万用中文说道。
    美女却说:“噎死,哎肚。”
    周围的阿二阿三还有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出来的阿四阿五,纷纷鼓起掌来。
    “搞什么?”小万一头雾水。
    “你不是送上戒指,又说‘marry you’求婚吗?”美女红着脸颊一副害羞的表情。
    “你会说中文啊。”小万嗅到了阴谋的味道,“我刚才说的是没有,没~有~~”
    “就是marry you啊,我找了这么多年可算找到一个愿意跟我走的男人了。”美女说道,然后她走过来拉住小万的手,“既然你愿意嫁给我,那我们就结婚吧。”
    结婚?
    几乎容不得小万反抗,四个黑衣人就把他拉到最近的一家教堂,托金融危机的福,教堂在三十分钟内准备完了所有的活。
    万德华人模狗样的穿上礼服,跟神父站到十字架下。
    一个黑衣人充当亲友团,两个黑衣人分列两旁,一个黑衣人坐在钢琴边弹起结婚进行曲。
    音乐响起。
    在第五个不知道从哪里出现的黑衣老头的牵扶下,身穿粉红婚纱头戴鲜花环的新娘步入礼堂。
   
    “……介于双方恋人的要求,我简短的问一下,你!就是你,你愿意娶她吗?是?不是?是还是不是?你不说我就当你说是了……那么小姐,你愿意嫁给他吗?哦,愿意啊,如果没有人反对,那么我就在神的面前宣布你们成为合法夫妻。按照男方的习惯,接下来入洞房,我就不参合了,你们谁来把帐结了,不收支票……”
    “等等……”
    被四个壮汉像捉小鸡一样丢进蜜月套房的小万才醒悟过来大喊,但为时已晚,新娘进屋后就把门紧锁上,微笑着坐到床边。
    “还等什么,你已经在神面前发誓做我的丈夫……”美女的中文略带生涩,说着就要扑过去。
    小万连忙闪开,他算是看出来了,多半被算计的是自己。
    “哟,还害羞呢。”美女隔着床对小万说。
    “那个……”
    小万一时也不知道怎么拒绝的好,一夜情他接受,花钱的也没问题,可就这么莫名其妙结婚,宅男也顶不住啊。
    “什么?”
    “我连你名字都不知道啊。”
    “没关系,我也不知道你的名字。”
    “不如我们先自我介绍一下,然后聊聊天,出去散散步,喝点酒,彼此了解了解,再谈后面的事如何?”
    小万开起闪避躲过又一次攻击。
    “我先说,我叫万德华,亿千万的万,刘德华的德华。无业,是个宅男,家有二老一妹,爹妈都是工人已经退休了……退休就是没钱你明白吗?”
    小万打定主意,专挑自己的弱点说。
    “没关系,我不在乎钱。”
    “可是我在乎,我很小气还很吝啬,每天只吃两顿饭,什么便宜吃什么,基本不吃肉。”
    “我也不吃肉,饭量也很小,很好养的。”
    “我结婚了要跟爹妈一起住。”
    “照顾老人家是东方人的美德。”
    “可是我连房子都买不起。”
    “挤在一起热闹,你也可以跟我一起住。”
    “我胸无大志。”
    “我喜欢顾家的男人。”
    “我学历低。”
    “有能力就好。”
    “我有脚臭。”小万咬牙说道。
    “我身体也有问题。”美女含羞回应。
    小万闻言一愣,心想也是,天妒红颜,漂亮的人儿多半都有心脏病什么的。随即一想,不对,看她活蹦乱跳的模样,多半是装柔弱骗取自己同情,顿时豁出去了。
    “那你说吧,看上我什么,我改还不行吗?”
    美女嫣然一笑,道:“你运气好。”
    小万倍受打击,哪有男人被人说喜欢运气好的?可他还真运气不错,且不说中彩票,从小到大考试乱写都有60分,春游生病学校肯定出车祸,上班第一天就被老板看上提拔分股票给红利还安排海外工作,结果小万一狠心,说做个宅男算了,刚领薪水第二天公司倒闭老板被捕,在家啃老没出半个月,中彩票了。
    这优点说出来,小万都没法改,只能叹一口气:“那说说你吧。”
    美女想了想柔声说道:“老公,人家叫本莎芭,是厄运女神……啊,那个附体。”
    “就是说你很倒霉了?”小万顿时有了优越感。
    本芭莎点点头,两眼泪汪汪的:“真的很倒霉啊,长这么大都叫不到男朋友的,要不是遇上你都没人敢娶我,成天被老头说,被姐姐笑,我恨死他们了。”
    “不会吧,你这么漂亮……”小万看着芭莎可怜的表情,不禁有些动摇,连忙振作,心说这话说出她自己信吗?
    “老公你也觉得我漂亮啊?”
    芭莎被小万夸得甜甜一笑,“有很多人连走也不到我旁边,不是被车撞就是掉水沟,连说话的都很少。以前有个刚说了两句话,天上掉下个马桶就把他砸死了。”
    “豁别个,天上怎么可能掉马桶!”小万不信。
    “他倒霉啊,那天苏联太空站拆除,一不小心卫生间掉下来,偏偏经过大气层后还剩下个马桶,他就壮烈牺牲了。”芭莎忿忿道。
    听她一说,小万赶紧往墙角缩:“你就别谋财害命了,我很怕死的!”
    芭莎捂住脸,双肩抖动起来。
    “……我知道靠近我的人都会倒霉,我妈不要我,我爸不疼我,姐姐欺负我……可我也是女孩子,也想恋爱结婚,难得遇上个可以不受影响的人,他还不要我……呜呜呜。”
    然后芭莎仰起头大声哭起来。
    一时间,珠落碎玉盘,雨打梨花树,闻者伤心见者落泪。
    虽说小万不是妇女之友,但也不是什么铁石心肠的人,想到接触了不止一下,自己还健在足以说明问题,不免起了恻隐之心。
    小心的靠过去正说安慰两句,就被情绪激动的美女抱个满怀。
    美人儿在怀里哭得凄惨,小万也舍不得推开,感觉到胸口的颤动的身体也挺软的,想既然自己运气这么好,分点给这可怜的女孩子又何妨呢?反正都中了彩票,下辈子倒霉点也不一定挥霍的完。
    “好了好了,别把睫毛膏眼影都哭花了。”
    “我都卸妆了。”
    芭莎双眼红肿的抬起头,果然一张满是泪痕的俏脸,颇有邻家小妹的感觉。
    “那以后怎么办?”芭莎搂着小万问。
    “那个……”
    小万刚一犹豫芭莎的眼泪就又要掉出来,心软上加软,想豁出去大不了回去投身2D世界。
    “都结婚了,明天跟我回国扯证吧,顺便见见爹妈。”
    “这可是你说的!”
    芭莎这才破涕为笑,说来也怪,她一开始笑,沉闷的房间里顿时有种拨云见日的感觉。
    “再说你也在神面前发过誓了要不离不弃爱我一辈子的,你可不许嫌弃我!”
    这时小万已经有了破罐子破摔的觉悟,哄女人的话张口就来。
    “我决不嫌弃你,嫌弃你什么我就变成什么,像垃圾一样被人丢掉。”
    芭莎大眼睛转了转,低声道:“这可是你说的,在神面前的许诺可是很灵验的……”
    “你说什么?”
    小万没听见芭莎的嘀咕,而芭莎却摇头说没什么,接着她就像一个饥渴了好几千年的怨妇一样把小万推倒在床上。
    “你干嘛?”小万大惊。
    “你都点头了,我们就不要浪费时间了,做爱做的事情吧。”
    然后芭莎就开始给小万脱衣服,脱完小万的礼物又开始解自己的婚纱。
    “需要这么急吗?我可是第一次啊。”
    小万满头大汗,这婚纱谁设计的,真他娘的难脱。
    “没关系,我也是第一次,熟能生巧……不脱了,撕掉撕掉。”
    芭莎也脱的心烦意乱,手下用力,一下从群脚将婚纱撕成两截,一尊温玉少女落在小万的眼中。
    可小万却一脸呆滞。
    “老婆……”
    “什么?”
    “你的胸部呢?”小万看着那一抹水波不兴的地方,皱起眉头。
    芭莎脸色瞬间就白了,边抬脚向小万踢去边骂道:“你真的开始嫌弃我了!”
    小万眼前一花,被踢得往床下坠去,等他清醒过来时,已经是另一个世界了。

嘀咕?!
最新文章
豆瓣!?
最新留言
类别
搜寻栏
RSS连结
连结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