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成为贝壳

我想成为贝壳
I Want to Be a Shellfish

文/重庆 小能


精英团的汉子,都是万中无一的真汉子。
真汉子是什么?那是从娘胎出来就在骨髓里养了二十几年的寂寞!
个个都是光着膀子就敢跟单刷英雄副本,战士、猎人、法师一个比一个硬气,谁在世界频道吼一声杀部落,能从荆棘谷一直追到雷霆崖。还一个比一个能熬夜,在他们里头三天不睡觉那只是入门,建号到满级最慢的也不超过两周。
但是,为了今天他们已经三天没有看毛片折腾双手,还睡了十五个小时以上,现在精神好到跟伊利丹比瞪眼,都能把这个强大的瞎子z累死。
精英团的妇女,都是千娇百媚的纯爷们。
纯爷们是什么?那还是养了二十多年不抛弃不放弃不轻易让人占便宜的寂寞!
人人都是技术流,“是男人就坚持30秒”她们不是男人但能玩三分钟,谁敢在公会频道吼一声杀部落,她们说服教育的唾沫能把塔纳利斯浇灌成费伍德。奶牧、奶德、奶骑个顶个的挺拔端庄,连萨满都拿着奶锤,还一个比一个有容……呃,奶大。
但是,为了今天她们已经两天没有看韩剧没瞎流眼泪,零食库存增加了2.5个基数,现在心情好到能把希尔瓦娜斯从黑暗游侠奶回光明游侠。
这样龙精虎猛的姑娘小伙聚在一起,组成最强的精英团,一路披荆斩棘走到最后一关前才停下整备,为得就是零守护世界首杀上古之神尤格萨隆。
前面偶尔的团灭不是问题,偶尔的OT也不是困难,偶尔的MT掉线更不是退缩的理由。
站在尤格萨隆门口,看着连同自己在内的25个从行会里精挑细选出来的精英面前,会长大喇喇感到一股无法形容的澎湃从腹部一直涌到喉头,在这样的时刻,他不得不说点什么。
“各位……”
大喇喇嘴张了又合,一通激昂的战前鼓舞说完,转眼就被聊天信息瞬间刷出去好几屏,翻回去好几页都找不来复制。
防战跟狂战站在一起比胸肌比腹肌比叉腰肌。
猎人遛坐骑遛宝宝还把宠物放出来到处跑,马戏团都没有他们收集的动物多。
火法冰法奥法你看我我看你谁都看不惯谁,好几面决斗大旗就从天而降,空蓝空血又自己搓水做面包。
几个术士聚在角落里,一脸淫笑的不知道聊什么。
小猫三两只的DK在人群中来回穿梭,边穿边刷屏:“金币换点卡,有换的密。”
那些奶大奶多的妇女们做了好些魔法餐桌,拿饼干不当干粮,边吃边聊八卦,说个极品花美男,妇女就双眼发光,似乎隔着电信和网通不可跨越的距离都有如亲眼所见。大喇喇从她们旁边走过,最近守在JJ看后宫穿越文的七八个人还齐齐称颂“会长大喇喇千岁千岁”。
大喇喇气急败坏,一挥手:“走,开组了,刷屏的直接扣光DKP!”
频道里顿时安静下来,这次所有人都注意到会长了。
“我们今天要争取在那个星什么公会之前,零守护FD尤格萨隆那王八羔子,你们准备好了吗?”
“报告会长,我们都回家吃过饭了。”
“那就好。”
大喇喇点点头,招呼MT:“你上去开怪,我们在后边支持你。”
MT寂寞的看看这一大票人,含着泪冲向万恶之源,打定主意死也要让这帮人10%的耐久陪葬。
但冲到一半,他却停了下来。
大喇喇切换着光环跑来问:“咋不冲?大家宅了那么久,就是为了今天……”
MT抬起手指——“会、会长,尤格萨隆不见了……”



号称“世界管理者”的天神们,居住在遥远的神界,作为唯物世界唯一公认的神祗,快乐的生活着。
据经常同天神打交道的神棍们说,那是一个充斥着方便面味道的美好国度。
传说中整个游戏世界的天神是以意识形态存在的,无法捉摸又无所不在。
通常这些拥有神格的意志们,都有一颗善良的心,只要你诚心祷告,然后选择求助GM的选项,就能得到他们的帮助。
如果没有,那么他一定是个坏天神,你可以去各大主城刷世界频道咒骂他——放心,很多人都那样做过,他们有神奇的力量。
大喇喇在尤格萨隆空旷的巢穴前诚心祷告一番,似乎冥冥中的主宰听到了他的心声,在他按下求助GM后,一个威严的声音出现在他的脑海里。
“你好,GM008能为你做些什么?”
大喇喇诚惶诚恐的将情况说了一遍,威严的声音沉默了许久,然后他说:“你的问题已经上报,我们会在三个工作日内给你答复。”
然后声音便消失不见。
当“尤格萨隆不见了”——这个消息被逐层上报给大天神时,掌管天神的领导者开始困扰起来。
作为世界中硕果仅存的两个Old God之一,尤格萨隆和他携带的T8套都是世界宝贵的财富。天神们的力量虽然强大,但也不能凭空制造历史,哪怕求助创世神,还需要冒被自称“合理党”的信徒们耻笑的风险。
于是大天神向世界的所有位面派出天神寻找失踪的尤格萨隆,但一无所获。
随后,颂咏天神解释尤格萨隆为何消失的祷告声越来越多,越来越密集,甚至有的信徒开始威胁天神,要组织示威游行活动抗议。
不得已,大天神只得至高神汇报。
至高神那来自大洋彼岸的飘渺之音,有如天籁。
“我亲爱的大天神,尤格萨隆是上古创世所留下的义人,他的消亡昭示着子民们均已堕落,整个世界正迈向混乱崩溃的边缘,是该重新创世的时候了。”
“仅听您的吩咐,伟大的世界所有者。”大天神谦卑的道。
于是至高神用伟大的意识吩咐:
“大天神啊,我赐予你重塑世界的力量,你须知道,我要将所造的人和走兽并昆虫以及空中的飞鸟都从地上消灭。要使洪水在地上泛滥,毁灭天下,凡地上有血肉、有气息的活物无一不死。”
说完,至高神回归彼岸的极乐世界继续他的休假,大天神得到了解决的办法。
在所有天神的见证下,大天神亲手按下了RESET,于是天神开始歌唱,合唱的颂歌从神界播洒到人间。
拿着号角的天使一个个现身,陨石烈火日月星辰在他们的号角声中坠落翻滚,当第七个天使吹响号角时,世界归于一片黑暗。
一天之后,世界重启,之前世界所有的一切回归原位,玩家们纷纷重入世界。
但当他们再一次来到尤格萨隆的巢穴门口时,依旧不见尤格萨隆。
玩家们的怨念有如利刃纷纷飞至,装着奇怪的白色液体的瓶子,有白色粉末的包裹,自己会滴答滴答响得盒子被神通广大的FedEx放到天神们的办公桌上。
大天神只得躲到老板桌下,凄凉地呼喊:“快请创世神!”




和所有创世神话描述的一样,创造这个世界的神祗也是一位母爱泛滥的单纯家伙。
因为他的一时高兴,就创造出了芸芸众生。
这世界的每处都是他所爱的,对他来说,将一景一物的精雕细刻,远比管理这些东西来的有趣。
这也就注定,无论他有多么伟大的力量,创世神是永远坐不稳统治地位的,这才会有至高神。
但要知道,哪怕是神力无穷的至高神也没有随意施展神力改变世界的权力。
并不是说至高神和他的手下不能改变世界,而是这个过程太过于麻烦。
简单来说,如果有人跌入了某处无法离开的时空陷阱,找到天神救命,这个天神想施展瞬移大法把这人从陷阱里移开,他需要怎么做?
首先,他要填超过两百页的使用神力申请,然后送到神罚仲裁委员会审查,接着仲裁委员会将在七个工作日内派出调查员,调查天神和即将惩罚的对象。在调查员向仲裁委员会汇报以后,仲裁委员会签署后的申请书将转交给神力管理中心,管理中心会在八个工作日内对施法者进行精神评估。
当仲裁委员会的大小负责人签字后,申请书会移交到神恩人口统计局,他们需要计算出在神力施展后会造成的直接与间接后果,当然这个也是需要九个工作日以上的,等到他们签字以后,还需要大概十三个部门的调查研究分析,最终才能得到一份有效的申请。
这还没有完,申请人还要拿着签完字的申请书前往种族联席办公处,届时办公处将邀请天神工会、人类保护组织、世界元素团体、位面商人社团、精灵,多家机构召开听证会,申请人在听证会上说服各个机构代表以后,他们会投票表决,得到结果的联席办公处做最后批示。有了批示和签完字的申请书,申请人带上所有证件去神迹展示部备案,十个工作日内神迹展示部会通知申请人所在的地方部门派出监督人员跟随申请人一起去执行。
需要注意的是,如果这个申请是在今年4月1日以后上交的,还需要神力不扩大化部门的认可,并派遣监督人员同往。
这样的手续对于每一个天神都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且不说各部门是否拖延办事时间,调查评估人员能否及时到位,技术设备能否正常使用,听证会能否凑齐那么多机构,光是最后的听证会就有三种结果。
一种情况是通过,意味着申请者再签署一份一切后果自行承担的“认命书”就可以去办事了。
二种情况是驳回,代表着申请者劳苦奔波大半年统统做了无用功。
无论是通过还是驳回,都是极少出现的几率,而第三种情况的押后再议。简单说,这样做的目的就是给申请者一些希望,但实现之日遥遥无期,好像各部门常说的那样:你可以放弃,但绝对不是我们工作不到位的缘故。
这样的结果无论是这位天神放弃申请,还是等候批复,都需要耗上七八个月的日子,而陷阱里的人这时要么自己爬了出来,要么干脆自行了断比较快。
所以,大天神在穷途末路的时候,唯一想到的就是找到唯一可以自由施展力量的创世神,而不是那个永远都在休假中的至高神。
创世神永远是最关心世界变化的,大天神很快就找打了他。
当大天神的意志和创世神的意志触碰到一起时,大天神感到心中说不出的平静,千分之零点零一秒后,创世神已经扫描完了整个世界,并且得出了答案:
尤格萨隆并没有消失,它依旧存在于这个世界。
“为什么无所不在的我们也找不到它呢?”大天神问。
因为你们的眼睛欺骗了你们。
大天神不明白,但创世神没有解释,只是凭空幻化出降临在游戏世界的身躯.
接着他对大天神说:“从现在起叫我比尔鲍勃吧,我们去找尤格萨隆。”




尤格萨隆的巢穴空无一人,看守这里的守护者也都提前下班。
硕大的泰坦基地奥杜尔,只有满地狼籍的杂物和玩家们发泄愤怒留下的满眼涂鸦。
大天神的意志跟随着化身比尔的德莱尼人步入洞穴,那一汪囚禁尤格萨隆的寒池,倒影出德莱尼人特有的蓝色皮肤。
“尤格萨隆啊,你在不在。”比尔大声喊道。
蓝色的池水荡漾起来,大天神满心期待的等着尤格萨隆露出它长满唇齿的丑陋身躯,但直到池水恢复平静,也没有看到尤格萨隆露出一根触手。
“创世神比尔啊,尤格萨隆在这里吗?我没有看见它。”大天神弥漫在空气中的意识无比消沉。
“我说过,是你们的眼睛欺骗了你们。”比尔笑起来,栖身于最满意的德莱尼人中让他心情舒畅。迈动羊蹄状的粗腿,比尔走到池边拾起一个有着粉红色纹路的小贝壳来。
比尔将小贝壳捧在手心,瓣状壳自动打开,露出里面柔软的蚌肉。
尤格萨隆的声音从壳里穿出来:“我在这里,创造万物的神。”
大天神震惊了,他完全没有想到当前版本最强Boss居然会变成一只蚌,还是粉红色的。
“告诉我们,为什么你会变成一只蚌?”比尔把尤格萨隆放回池边,站到一旁问道。
“是因为寂寞。”尤格萨隆如是说。
“不可能,我们在这里安排了四个守护者,外面还有12个Boss外加无数的小怪,如果他们有工作忙不过来,那特地为陪你聊天所安排的观察者阿加隆也会来陪聊的,你怎么会寂寞呢?”大天神质问道。
“但你不觉得,我是这里长的最丑的吗?”尤格萨隆话音里带着哭腔,“强大的古神尤格萨隆,除了触手就是头,连眼睛都没有,全身上下连块整齐的皮肤都没有,你叫我怎么能不寂寞?”
“别急别急,慢慢说。”比尔安抚着情绪激动的小贝壳。
但大天神依旧不依不饶,他不能接受尤格萨隆用这么简单的理由就将他打发。
“作为上古之神,你跟克苏恩都是相似的,如果你觉得丑,你怎么不考虑一下克苏恩的感受?”现在已经很少有人去安其拉了,大天神也不在乎克苏恩被伤及自尊,直接用它来劝说尤格萨隆。
“别给我提克苏恩,我能跟它比吗?它有眼睛,还有身漂亮的壳,你知道有多少小姑娘为它倾倒么?没有躯体的天神,是不会明白现实生物感受的。”激动之余,小贝壳没忘向比尔报以歉意的眼神,“再说,有理智的人怎会跟比自己差的比?从弱者身上寻找自尊的人,根本就没有自尊可言。知道有优秀的目标却不去追赶,还谈什么进步,谈什么发展?如果跟环保装比就能得到满足,谁还会来找我战斗。”
大天神被挤兑有些词穷,他的意识在空中摇摆不定:“可是你变成贝类生物也没有眼睛啊。”
“那是我已经习惯了没有眼睛的生活。”尤格萨隆得意的回答。
“你知道现在的世界是多么的荒诞和危险吗?行走于道路上,没有地方是安全的,就连荒地里的一只青蛙一条蛇随时都可能被利用冲锋逃命的战士斩杀。城市里也不安全,雷霆崖不下雨就全城停水,暴风城一下雨就全城积水,幽暗城到处是破坏环境的污染源却拆不掉,铁炉堡新修的期房却老垮掉。再看看那些发任务的,动不动就是邪恶入侵大脑世界即将灭亡的高纬度战栗,从头到尾哪有半点真的,当玩家都是一样智商无底线么?这只会让人相互不再信任,产生更多的误解。还有永远都在标红的延迟,你们就那么像把这个游戏搞成单机版吗?”
“这只是暂时现象,你就不能对我们天神有一点信心!”大天神被一个为自己工作的NPC教训的很不爽,但却不得不好言相劝:“我们就是为了管理好这个游戏世界而存在的,让我们携起手来赚更多玩家的点卡吧,赚了钱就会给你打一个美容的补丁包。”
“天神啊,我已经没有安全感了,你的话总是空洞而无力,这让我不得不提防。我知道,在这个版本我或许是重要的,当你们升级游戏后,我就会如克苏恩般被你们抛弃。其实这才是最适合我的模样——把善良柔软的心保护在坚硬的壳里,这才能找到安心的感觉啊。”
尤格萨隆从水中的倒影里欣赏自己的外貌,百看不厌。
“没有比做一只贝壳更幸福的事情了。”
“你不能这样做!你这是辜负我们对你的培养!这是背叛,是出卖,是陷我于不仁不义。”大天神咆哮起来,他是在无法面对玩家们的责难。
“不,你错了,这不是背叛。”
久未说话的比尔冷不丁开口,“无论尤格萨隆没有辜负任何人,因为创造这个世界是我,而不是天神们。”
创世神的话让大天神哑口无言,只能看着化成德莱尼人的创世神同一只贝壳玩水。
半晌,大天神尴尬的重新开口:“可是尤格萨隆的工作怎么办?”
尤格萨隆翻了翻壳,露出里面的白色。
“等你们通得过审查再说吧。”
嘀咕?!
最新文章
豆瓣!?
最新留言
类别
搜寻栏
RSS连结
连结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